2007年11月9日星期五

古今一味的佛法

一 天,曼童子問佛陀,「宇宙是否永恆?宇宙是有限還是無限?身與心是否是同一物?佛陀死後是否繼續存在……每當人們向你問起這些問題時,你總是將之擱置一邊,沉默不語,令我無所適從,無法安心修道。」佛陀耐心地開導曼童子,「假使有一個人被毒箭所傷,他的親友帶他去看醫生,但此人堅持說:我不願把這毒箭拔 出來,除非我知道是誰射我的,他是貴族還是平民,他的身材是高還是矮,他的膚色是黑色、白色、棕色還是金黃色,他來自哪一個城市或鄉村……我不願取出此毒箭,除非我知道我是被什麼弓所射中,弓弦是什麼材料所製,箭簇又是哪種毛製的……曼童子,你覺得此人堅持得對嗎?」曼童子回答道:「被毒箭所傷,十分危 險,當務之急是取出毒,等到生命無憂之後再思考這些問題也不遲啊。」佛陀以讚許的口氣繼續說:「同樣,由於人生是短促的,而形而上學的問題既多又複雜,如果整天為這些問題所困擾,追根窮源,在還未弄明白這些問題的答案之前生命已告結束,結果仍然是一無所獲。」

由 以上故事可知,佛教對玄而又玄的形而上學方面的問題根本沒有興趣。不僅如此,佛陀四處遊化弘法之本意,也不是為了建立一整套抽象而又深奧的理論,而是為了 解除眾生精神上的煩惱。正如佛陀在巴利三藏《中阿含》中明確告誡弟子們,他一生四處教化眾生的目的只有兩個:一、讓人們了知生命痛苦的普遍性,二、生命的痛苦是可以解脫的。由於眾生的煩惱千差萬別,佛陀對機說法而設八萬四千法門。弟子們將這些法門輾轉傳至後世,最後結集成經、律、論三藏,其目的只有一個, 教導眾生離苦得樂。從這種意義上講,佛法是一味的,即解脫之味。無數經論中對此都有明確的論述。《大般若波羅蜜多經》云:「種種法門皆同一味——解脫 味。」《大寶積經》云:「文殊師利,我所說法皆是一味——解脫味。」 (http://www.buddhistdoor.com/)

愚子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