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17日星期一

上個世紀二十年代,歐洲上流社會最有名氣的人不是某某貴族或某某富豪,而是珠寶大盜——阿瑟‧貝里。他幾乎光顧過所有名流的保險箱、收藏室。當時,如果哪位名人從未被貝里偷過,上流社會圈子裡甚至會瞧不起他。

但法網恢恢,「技藝精湛」的盜賊還是被捕了。十八年後,刑滿出獄的貝里已是兩鬢斑白。他獨自搬到一個小鎮上,隱姓埋名過著平靜的日子。小鎮居民們對他的過去一無所知,都覺得他為人謙虛,是個可敬的紳士。轉眼三年過去了,偶然間,貝里的真實身分被發現了。消息不脛而走,報社來人採訪舊日的江洋大盜。談話中記者的一個問題是:「你可記得當年得手的最貴重的東西是什麼?是誰的?」

「當然記得……」貝里眼中流露出無限悲哀,「被我偷得最厲害的人叫阿瑟‧貝里。我偷他的東西是無價之寶,叫光陰。當我想歸還贓物時,卻發現已經不可能了。」

以貝里的頭腦,他有可能成為一個專家學者、一個成功的商人……他的一生本可以很有價值,但因為貪婪,大好時光在偷盜和監牢中虛度了。悔不當初的貝里在最後只說了一句話:「現在我才意識到,我是花了一輩子時間來搶劫自己!」

貪慾是因。對貝里來說,果曾經是眼前的、短暫的物質財富和享受;後來又添了十八年的牢獄生涯和終生的懊悔。種如是因,得如是果;貪也不例外。

(http://www.buddhistdoor.com/MingPo/index.html#SubT1)

李焯芬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