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28日星期一

Ajahn Khemavaro---Impermanence: Everything Will Be Allright

http://www.bswa.org/

http://www.bswa.org/audio/mp3/Khemavaro_2008_06_27.mp3

Ajahn Khemavaro在這講座提到感恩(gratitude)和知足(contentment),指出假如人懂得這兩點的話,人便可生活得開心。他說了一個故事來解釋以上的道理。話說有個牧師每朝都會跳步,路邊有個小童在售賣東西,牧師見他的顧客並不多,因此經過時會放下二十仙,但沒有拿走任何東西,如是這過了一段時間。有一次,當牧師放下錢後,小童便追上來,牧師便笑說:「你是否想知我每次都不要你售賣的東西便離開?」小童答道:「不是這樣,而是我賣的東西現在已經加價了!」

「執着」和「放下」

定慈法師在一次講座談到「執着」和「放下」,如我們沒有執着,便沒有任何東西要放下。當我們發覺有些東西是我們負擔不來,懂得放下是一件好事。但若一早洞悉對事物不存執着,日後就不必要經歷放下的過程。

2008年7月23日星期三

接納一切,努力但不勢著

Q:記者          A: 詠給明就仁波切

Q:現在很多人都覺得,現實生活很艱苦,前景看不到出路,該如何尋找出路?

A:基本上人生是有很多選擇的,只要我們夠努力的話,絕對可以達到一些目標和結果。雖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能力,但是你的期待如果過度的話,那你就會覺得處處是阻礙,如果有這種太好高騖遠的目標,超過能力範圍,你也會覺得非常的沮喪。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的能力,你可以很適量的、符合自己能力看著辦。對自己要有合理的期待,才不會造成不必要的沮喪。

Q:可是我們常不了解自己,不知道自己的能力在哪裡?

A:你自己的能力、力量,你自己要慢慢的去看,更要看到自己在做什麼。一般人生活著,不可能百分之百的發揮,或是達到自己想要的目標;但也不會百分之百什麼都沒有,什麼都做不到,所以你大概都是一個在那百分之五十五十,好像達到某一些,另外某一些沒達到。

Q:可是如果一直達不到自己所想要的,不是會產生很多沮喪感嗎?

A:但是你也要看看自己達到了哪一些啊!所以我一直強調的是,一生當中有些事你是達到的,有些是達不到的。只不過我們常朝負面的去想。

Q:如同仁波切所說,人生有不好的時候,也有好的時候,那我們該怎麼面對不好的時候?像現在有很多的問題,就是因為不能接受負面的狀態,我們的生活就是負面的比快樂的多很多。

A:最重要的是,我們必須了解生活就像股票市場一樣。我們要能夠接受和認識這點,就已經是很大的力量了。

Q:雖說我們了解要「接納一切」,可是有些人在低潮的時候,就去自殺了!在低潮的時候,人常會做出不可挽回的事(例如放火燒自己、殺小孩),現在就充斥這樣的新聞事件,我們該怎麼辦?

A:那就需要禪修了。我們要掌握自己的心,因為我們沒有辦法控制外在環境,所以我們必須通過禪修來控制我們的心。

閱讀全文:http://www.buddhistdoor.com/DeerPark/iss21-interview.html

2008年7月17日星期四

心結如獄

一個從納粹集中營裏逃生的人,去看一個曾和他關在一起的難友。

當他見到朋友時,驚異地看到朋友紅光滿面、精神煥發,似乎比當年還年輕。他激動地迎上去和朋友握手,朋友卻呆呆地看他,一臉的迷惑,若不是他說出自己的名字,朋友怎麼也想不到眼前這位白髮蒼蒼、形容憔悴的老人就是當年在集中營裏曾關心和幫助過自己的那個青年。兩個人緊緊擁抱在一起。之後,他急切地問朋友:「你已經忘記了那段痛苦的經歷,忘記了那幫殘暴的傢伙了嗎?」

「是的,過去的就讓它過去,為什麼還要把它牢記在心裏折磨自己呢?」

「我可做不到。我永遠也忘不了那段痛苦的經歷。我恨透了那幫傢伙;他們害得我們家破人亡。至今我一想起那幫沒人性的傢伙就咬牙切齒,恨不得將他們千刀萬剮……」

聽了他的話,朋友靜靜地說:「若是這樣,那你還沒有逃出集中營,他們仍監禁你呢。」

一個人心中結滿了仇恨或煩惱,就如同把自己囚禁在牢獄之中,不可能快樂和自由地生活。只有打開心結,才能給自己鬆綁啊。

李焯芬 (http://www.buddhistdoor.com/MingPo/index.html#SubT1)

天堂和地獄不在一些遙遠或不能預知的地方,它們都由我們自己構造,想活在天堂還是地獄是可自行決定的。

2008年7月14日星期一

Meditation

Venerable Anuruddha talked about the purposes of meditation in one of his talks. There are two kinds of meditation, namely calming-down meditation and insight meditation. The first one can help us concentrate and calm down our mind. The second one can help us realize the truth of life, that everything in this world is interdependent and impermanent. The calming-down meditation is the perquisite for practicing the insight meditation. when the mind is not calm and concentrate, you can start to meditate on the impermanence of life. It is similar to teaching a baby how to walk. Asking him to run will be impossible until he can walk.

2008年7月7日星期一

廣結善緣

「廣結善緣」是一個由觀成法師主講的佛法講座,在新城財經台晚上播出,每集約三四分鐘,法師以日常生活的例子介紹佛教的道理。有關節目的錄音可到以下的網頁下載或收聽:

1. 普賢佛教影音網站

2. 廣結善緣

3. 國際佛教觀音寺

2008年7月2日星期三

佛教與占卜星相

《西藏並不神秘》其中一集的內容講到達賴請神諭,詢問應否逃離西藏,神喻的結果是馬上離開。這處帶出了一個問題,就是佛教對神喻、占卜和看相等方面的觀點。Ven. K. Sri Dhammananda在What Buddhists Believe有這樣的解釋:

Consulting mediums is a fairly common practice amongst the public in certain countries. The Buddhist attitude towards consulting mediums is non-committal. It is difficult to verify whether what the medium conveys is correct or not. The practice of consulting mediums is not a Buddhist practice; it is just a traditional practice that some people believe in very strongly. Consulting mediums is for worldly material gain; the Teaching of the Buddha is for spiritual development. However, if people believe what the medium conveys is true, there is no reason for Buddhists to object to such practices, especially if there is no animal sacrifice involved, or others are not disadvantaged. But, if a person really understands and practises the Teachings of the Buddha, he or she can realise the nature of the problems. Problems can be overcome without consulting any medium.

佛教講的是業力(Kamma),人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不相信他力的影響。占卜星相這些行都是依靠他力來解決個人的問題或尋求指引,信奉佛教的人都不會做。

止息的方法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在一次課堂時談到令心止息/心境平靜的幾個方法。首先,我們可以把注意轉移到另一樣東西,如對某樣事情產生憎惡時,可把思想轉到其他方面,因為我們的思想不可能同時存有兩樣的想法,法師稱這為change of the subject。第二個方法是reflecting on the disadvantages of keeping the subject on the mind,即是深思「憎惡」的害處,憎惡污染我們的心,令我們的心不能平靜。若知道它對我們沒有益處,便要立刻把它拋棄。Try to forget the subject是第三個方法,當我們知道某樣東西帶給我們苦痛,嘗試把它忘記。第四個方法是follow an opposite attitude,做相反的事情,如我們不喜歡行,便可告訴自己為何不坐下來,那麼行走帶來的不愉快便會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