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22日星期一

清水

Water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講解心的特點。心可像清水般清澈,但當我們加入紅色或藍色的墨水,清水會轉成其他顏色,把水污染了。同樣,各樣世界不善的事物,亦能把心污染。要保留水的清澈,遇是把它變成其他顏色,全掌握在我們的手中。《法句經》就有以下的偈語:

By oneself, indeed, is evil done; by oneself is one defiled. By oneself is evil left undone; by oneself indeed, is one purified. Purity and impurity depend on oneself. No one purifies another.

Ven. Nàrada, Dhammapada

2009年6月18日星期四

善與不善

Ven. Dr.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 講解甚麼是污染的心 (polluted mind)。

當心受三毒 (又稱三不善根) — 貪、瞋、癡影響,心便被污染。貪是指貪愛,瞋是發怒,痴是愚痴無明。當人受到三毒影響時,不要作出任何的行為或說話,因為身體和口把心的想法帶出來,可能做出對人或社會不好的事情。因此我們要控制自己的心。與此同時,人心亦有三善根 — 不貪、不嗔、不癡,人應培養善根,除去不善根。善與不善,只在一念之間。

2009年6月17日星期三

Dhammapada

Dhammapada是一個巴利文,中文解作《法句經》。根據Ven. Dr.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 的解釋,Dhammapada分為Dhamma和Pada兩部分,前者解作佛法 / 法,即佛陀的教導,而後者則有三個意思,通往佛法的道路、步向佛法的步伐及佛法的陳述。《法句經》被稱為「佛教徒的手冊」,在上座部佛教的國家,比丘在出家時會被考核對該經的認識。

《法句經》於佛陀涅槃後編集,從佛經中抽取重要的部分組成。最初只有偈,註釋是在五世紀由覺音尊者(Ven. Buddhaghosa)加上,他把當時的註釋翻譯成巴利文。

佛法由佛陀清楚解釋出來,給人們在現生體證,用作修習,不是單純的信仰。佛法超越了時間,不受時間限制,是永恆的真理。它邀請所有人來學習,對所有人公開的,不局限於佛教徒,具有普世性。它能帶領我們到預期的目的地,即淨化我們的內心。當人淨化後,世間也得以清靜。佛法由智者自我體證,它存於我們的心中,不在外間。

佛法也解作四聖諦,即苦(Dukkha)、集、減、道。Dukkha有苦痛和無常變化的意思。四聖諦與人生有關,探討人生的真理,佛教的中心點是人類。Dukkha的英文多翻譯作suffering,因此令人覺得佛教是一個悲觀的宗教。但其實佛教是最快樂的宗教,佛陀、比丘和佛教徒的表情都是十分安詳,並留露出笑容。此外,佛教亦是一個如實觀的宗教,客觀地指出世界的真實一面。

白蘭花

白蘭花

白蘭花在夏、秋兩季開花。香港很多地方都種了這種樹,很易嗅到它的香味。白蘭花帶有一種淡淡的怡人香味,夏天時放一兩朵在衣袋便能發出陣陣的清香,可驅散夏天的炎熱,以往的婦女愛把白蘭花夾在頭上,就好像抹香水一般。校園種了多棵白蘭樹,在等候上課前喜歡坐在樹下的木凳,感受一下清風吹來的芳香氣味。

2009年6月15日星期一

十三課

法師在課堂講解了Gāthā 伽陀。

伽陀是九分教的其中一項,九分教是佛經的分類方法。

  1. Sutta 修多羅
  2. Geyya 祈夜
  3. Veyyakarama 記說
  4. Gāthā 伽陀
  5. Udana 自說
  6. Itivuttaka 本事
  7. Jataka 本生經
  8. Abbhutadhamma 未曾有
  9. Vedalla 方廣

    伽陀是根據音韻格式寫的偈頌,每偈由四句組成。佛經中的《法句經》 (Dhammapada)、《長老偈》 (Theragāthā)、《長老尼偈》(Therigāthā) 和相應部(Samyutta Nikāya) 中的《有偈品》(Sagāthāka Vagga) 便屬於伽陀。

    伽陀源自古印度傳統,以《吠陀經》為代表,人們都是以口耳相傳的方法來流傳經文。他們相信文字記錄會扭曲經文的原意。直到十九世紀末,德國宗教學家繆勒 (Max Müller) 從印度找來四為熟識《吠陀經》的學者,才把經文以文字記錄下來。

    《法句經》包括423首頌,記錄了佛陀的說法,被視為佛教徒的手冊,所有重要的佛教義理都可從中找到。《法句經》由比丘記錄,概括了佛陀講解的佛法,以偈語的方式表達,方便背誦和記憶,是伽陀的代表。在一般情況,一次說法有一個偈,但亦可能有多個,例如第1偈屬於前者,而188-192偈則屬於後者。

    第1偈

    Manopubbangamā dhammā
    manosetthā manomayā
    Manasa ce padutthena
    bhāsati vā karoti vā
    Tato nam dukkhamanveti
    cakkam'va vahato padam.
    Mind is the forerunner of (all evil) states. Mind is chief; mind-made are they. If one speaks or acts with wicked mind, because of that, suffering follows one, even as the wheel follows the hoof of the draught-ox.

    第188-192偈

    Bahum ve saranam yanti
    pabbatani vanani ca
    aramarukkhacetyani
    manussa bhayatajjita.

    Netam kho saranam khemam
    netam saranamuttamam
    netam saranamagamma
    sabbadukkha pamuccati.

    Yo ca buddhanca dhammanca
    samghanca saranam gato
    cattari ariyasaccani
    sammappannaya passati.

    Dukkham dukkhasamuppadam
    dukkhassa ca atikkamam
    ariyam catthangikam maggam
    dukkhupasamagaminam.

    Etam kho saranam khemam
    etam saranamuttamam
    etam saranamagamma
    sabbadukkha pamuccati.

    To many a refuge fear-stricken men betake themselves - to hills, woods, groves, trees, and shrines.

    Nay no such refuge is safe, no such refuge is supreme. Not by resorting to such a refuge is one freed from all ill.

    He who has gone for refuge to the Buddha, the Dhamma, and the Sangha, sees with right knowledge the four Noble Truths - Sorrow, the Cause of Sorrow, the Transcending of Sorrow, and the Noble Eightfold Path which leads to the Cessation of Sorrow.

    This, indeed, is refuge secure. This, indeed, is refuge supreme. By seeking such refuge one is released from all sorrow.

    Ven. Nàrada, Dhammapada

    當人們生起恐懼時,很多時會到高山森林、公園、樹木與寺院尋求歸依或保祐,透過祈禱來減低恐懼。宗教的出現大多源於人們的恐懼,假若沒有恐懼的話,便不會有信仰。佛陀是一個沒有恐懼的人(akuto bhaya),對事實有如實的認識,思想已完全淨化,恐懼不能侵襲。有次提婆達多 (Devadatta) 與阿闍世 (Ajatasattu) 以發狂的大象襲擊佛陀,但佛陀以無畏的態度走向大象,兩眼發出慈悲的力量,把大象馴服。透過研習四聖諦,能夠幫助我們明白恐懼的成因,對世間萬物有如實的認識。四聖諦並同時教導我們消除各種恐懼的方法。

    2009年6月10日星期三

    不鬆不緊

    佛陀提倡中道,避免任何極端的行為,執重某一面都是沒有益處的。中道在日常生活中也能應用。佛陀以簡單的例子說明了中道的重要性。

    佛陀對樂師說:「奏琴的時候,琴弦拉得太緊或者太鬆,你知道奏出來的琴音是不太好聽的,所以琴弦不能夠拉得太緊或太鬆。」佛陀用的另一個比喻是:如果你想捉住一隻小鳥,捉得太緊,牠會死去,捉得太鬆,牠會飛掉。佛陀亦用他自己游泳渡河的經驗來作比喻。當你太過用力,你會感到疲倦;當你完全不用力,你會沉到水裡去。

    葛榮居士 (http://www.godwin.org.hk/presentation/19951023.html)

    2009年6月8日星期一

    第十二課

    法師在課堂講解八正道的意思。

    八正道又稱中道,意指避免極端的行為,在所有的活動中,如說話、行路、飲食、睡眠採取適中的做法。中道是可以實踐的,也適用於精神發展之上,可應用於修習思想五根 (Indriya) — 信、勤、念、定、慧。

    上一堂提到一個名為跋迦梨 (Vakkali) 比丘的故事,他對佛陀的信是極端的,佛陀對此並不欣賞。佛陀於是著跋迦梨離開,不要再來。由於信是一種深厚的宗教情感,當跋迦梨聽到佛陀的說話後十分傷心。佛陀的做法是要把跋迦梨帶回解脫的道路,不能偏重於信之上。在跋迦梨離開時,佛陀給了他以下的教導:

    Yo dhammam passati, so mam passati (假如見到佛法,即是見到我)

    佛陀的實相是存於佛法當中,而不是任何的外在事物。

    信、勤、念、定、慧之間的關係可分成以下三項,信與慧相連、勤與定相連,而念則是共通因素,與其餘四項相連。修習它們可達到高層次的精神境界,取得很大的力量 (Bala)。

      1. 信 saddhā         x          
      2. 勤 viriya           +
      3. 念 sati              ---
      4. 定 samādhi      +
      5. 慧 paññā          x

    中道亦是一種平衡的方法,五根要平均發展,不能偏重於某一項。信和慧不應超越對方,信過多的話便出現愚蠢,慧多的話則變成狡猾,只有再者均衡才可促進精神發展。勤和定的關係亦同樣,勤多會導致思緒煩亂,不能平靜,但若定過多又會令人懶散。念是正念,在修習其餘四根時都應保持正念。

    Sati panna balavati, sabbattha vattati (powerful mindfulness is valid everywhere 強大的正念存於所有地方)

    《小象跡喻大經》  Cula-hatthipadopama Sutta (The Shorter Elephant) 指正念就如大象的腳印,可以包括其他動物的腳印,喻意正念可包括所有東西,佛教亦可稱為正念。正念是把思想放在好的心境上心境,達至心一境性。這如像攝影機對焦一樣,若焦點準確便能拍攝出好的照片。又例如閱讀小說,精神集中的話便不會受外間事物影響。《法句經》提到正念的重要性:

    Appamado amatapadam  / mindfulness / heedfulness is the step to the immorality 正念 / 不放逸是通往不死的道路

    正念好像汽車的軑盤,能把人帶到想到的地方。法師以馴服野牛的故事作比喻。農夫把野牛以繩綁在大樹,防止牠逃回森林。幾日後,農夫把野牛與某他已馴服的牛關在一起。由於已被馴服的牛習慣了農場的生活,牠們不會逃回森林,更會阻止野牛逃跑。一個未經培養的心就好像野牛一般,森林就如日常的習氣。正念如大樹把我們的心牽著,使它平靜下來。我們的心受習氣影響,正念能調伏它們。

    觀察呼吸是訓練正念的基本方法,呼吸是人的主要特徵,吸氣是生命的開始,呼氣是生命的終結。透過出入息念能夠培養正念,衍生定和智慧。當正念達到高的層次時,人甚至可預知自己的壽命何是結束。有一位專門修習出入息念的比丘,他問身邊的比何有否見過人去世時的姿勢,有人說是睡覺、坐著或行路時。該比丘說要向他們展示另一種死亡的姿勢,他說當他來回一次後便會死亡。果然,他回到起點便死了。若果人在去世時保持平靜,沒有困惑就是善終,可有好的再生。

    定是正定,是心境的集中一點的境界。我們的心存有強大的力量,好像大陽一樣,若果以放大境在陽光聚焦起來,便能產生鉅大的能量。若果我們適當地訓練我們的心,能對世界作出貢獻。心時刻起伏變化,有如一隻不停在樹上跳躍的猴子。當心集中時,心境會平靜下來。正定能培育智慧,使我們擁有如實知見的能力,看到事物真實的一面。智慧是一種洞察力和客觀的知識。一個未經訓練的心只能看到事物的表面。

    1. Saddhāya tarati ogham / The flood of sense pleasures can be crossed by faith     信心使人跨越感官享樂的泛濫
    2. Appamādena annavam  / The ocean can be crossed by mindfulness
      正念使人跨越海洋
    3. Viriyena dukkham acceti / By endeavour, one can go beyond dukkha
      努力使人超越苦
    4. Paññāya parisujjhati / One is purified by paññā 智慧使人淨化

    Step by step

    The essential steps of the path to the removal of suffering--to Nibbana--are pointed out by the Buddha. It is the way of careful cultivation of the mind so as to produce unalloyed happiness and supreme rest from the turmoil of life. The path is indeed very difficult, but if we, with constant heedfulness, and complete aware­ness, walks it watching our steps, we will one day reach our destina­tion. A child learns to stand and walk gradually and with difficulty. So too have all great ones, in the march to perfection, moved from stage to stage through failure to final success.

    Piyadassi Thera, The Buddha's Ancient Path

    2009年6月5日星期五

    佛學課程

    Though one should live a hundred years without comprehending how all things rise and pass away, yet better, indeed, is a single day's life of one who comprehends how all things rise and pass away.

    Dhammapada 113

    志蓮夜書院每年都開辦多個佛學課程,由資料的老師教授。在上座部佛教方面,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將會繼續講解《法句經》(Dhammapada)。各課程現接受報名,約九月初開學,每星期上課一日。詳情可致電查詢或瀏覽書院的網頁。

    clip_image002

     

    地址:九龍鑽石山志蓮道五號志蓮中心四樓

    電話:2354 1731

    網頁:http://www.chilin.edu.hk/col/index.a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