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8日星期一

第十二課

法師在課堂講解八正道的意思。

八正道又稱中道,意指避免極端的行為,在所有的活動中,如說話、行路、飲食、睡眠採取適中的做法。中道是可以實踐的,也適用於精神發展之上,可應用於修習思想五根 (Indriya) — 信、勤、念、定、慧。

上一堂提到一個名為跋迦梨 (Vakkali) 比丘的故事,他對佛陀的信是極端的,佛陀對此並不欣賞。佛陀於是著跋迦梨離開,不要再來。由於信是一種深厚的宗教情感,當跋迦梨聽到佛陀的說話後十分傷心。佛陀的做法是要把跋迦梨帶回解脫的道路,不能偏重於信之上。在跋迦梨離開時,佛陀給了他以下的教導:

Yo dhammam passati, so mam passati (假如見到佛法,即是見到我)

佛陀的實相是存於佛法當中,而不是任何的外在事物。

信、勤、念、定、慧之間的關係可分成以下三項,信與慧相連、勤與定相連,而念則是共通因素,與其餘四項相連。修習它們可達到高層次的精神境界,取得很大的力量 (Bala)。

    1. 信 saddhā         x          
    2. 勤 viriya           +
    3. 念 sati              ---
    4. 定 samādhi      +
    5. 慧 paññā          x

中道亦是一種平衡的方法,五根要平均發展,不能偏重於某一項。信和慧不應超越對方,信過多的話便出現愚蠢,慧多的話則變成狡猾,只有再者均衡才可促進精神發展。勤和定的關係亦同樣,勤多會導致思緒煩亂,不能平靜,但若定過多又會令人懶散。念是正念,在修習其餘四根時都應保持正念。

Sati panna balavati, sabbattha vattati (powerful mindfulness is valid everywhere 強大的正念存於所有地方)

《小象跡喻大經》  Cula-hatthipadopama Sutta (The Shorter Elephant) 指正念就如大象的腳印,可以包括其他動物的腳印,喻意正念可包括所有東西,佛教亦可稱為正念。正念是把思想放在好的心境上心境,達至心一境性。這如像攝影機對焦一樣,若焦點準確便能拍攝出好的照片。又例如閱讀小說,精神集中的話便不會受外間事物影響。《法句經》提到正念的重要性:

Appamado amatapadam  / mindfulness / heedfulness is the step to the immorality 正念 / 不放逸是通往不死的道路

正念好像汽車的軑盤,能把人帶到想到的地方。法師以馴服野牛的故事作比喻。農夫把野牛以繩綁在大樹,防止牠逃回森林。幾日後,農夫把野牛與某他已馴服的牛關在一起。由於已被馴服的牛習慣了農場的生活,牠們不會逃回森林,更會阻止野牛逃跑。一個未經培養的心就好像野牛一般,森林就如日常的習氣。正念如大樹把我們的心牽著,使它平靜下來。我們的心受習氣影響,正念能調伏它們。

觀察呼吸是訓練正念的基本方法,呼吸是人的主要特徵,吸氣是生命的開始,呼氣是生命的終結。透過出入息念能夠培養正念,衍生定和智慧。當正念達到高的層次時,人甚至可預知自己的壽命何是結束。有一位專門修習出入息念的比丘,他問身邊的比何有否見過人去世時的姿勢,有人說是睡覺、坐著或行路時。該比丘說要向他們展示另一種死亡的姿勢,他說當他來回一次後便會死亡。果然,他回到起點便死了。若果人在去世時保持平靜,沒有困惑就是善終,可有好的再生。

定是正定,是心境的集中一點的境界。我們的心存有強大的力量,好像大陽一樣,若果以放大境在陽光聚焦起來,便能產生鉅大的能量。若果我們適當地訓練我們的心,能對世界作出貢獻。心時刻起伏變化,有如一隻不停在樹上跳躍的猴子。當心集中時,心境會平靜下來。正定能培育智慧,使我們擁有如實知見的能力,看到事物真實的一面。智慧是一種洞察力和客觀的知識。一個未經訓練的心只能看到事物的表面。

  1. Saddhāya tarati ogham / The flood of sense pleasures can be crossed by faith     信心使人跨越感官享樂的泛濫
  2. Appamādena annavam  / The ocean can be crossed by mindfulness
    正念使人跨越海洋
  3. Viriyena dukkham acceti / By endeavour, one can go beyond dukkha
    努力使人超越苦
  4. Paññāya parisujjhati / One is purified by paññā 智慧使人淨化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