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7日星期六

The envious are not at peace, the unevious are at peace

People give according to their faith and as they are pleased. Whoever therein is envious of others' food and drink, gains no peace either by day or by night.

But he who has this (feeling) fully cut off, uprooted and destroyed, gains peace by day and by night.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妒忌令心焦慮不安,使人沒有一刻能平靜下來。人類社會存在不公平的現象,社會階層、經濟或宗教差異等可能使人生氣妒忌心,並對對別人產生怨恨。妒忌源於人們不懂得知足的道理。

法師說了一個關於心中感到不足的故事。一名富翁出家成為比丘,後來成為阿羅漢。國王詢問他出家的原因。比丘說了三個原因。首先,他感到不能主載自己的人生,一切事物都出於因緣條件。第二個原因是所有累積的財物,到死後都不能帶走,人生沒有任何意義。最後,心總存在不足的地方,心被渴愛(taṇhā, craving)所奴役。

以上的偈誦與一名不知足的年青比丘有關。這比丘常批評信徒布施的物品,完全不存感激。其他比丘對他的行為產生疑問,懷疑他的思想出了問題,於是查訪他出家前的生活情況。他們發現該比丘生於貧困的階層,對社會有很多的怨氣,憎厭社會的不公。在出家之後,這種心態便展露出來。

人由於信仰和歡喜而布施(dāna)。有一次信徒給孤獨長者 (Anathapindika)向佛陀請教在甚麼時候進行布施。佛陀沒有著他布施給僧團,而是說在他感到歡喜時便可。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