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5日星期三

One day of experiencing the deathless is better than a century without such experience

Though one should live a hundred years without comprehending how all things rise and pass away, yet better, indeed, is a single day's life of one who comprehends how all things rise and pass away.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事物的起落盛衰是自然的法則,亦即是佛教所說「無常」(anicca)的道理,所有事物也一樣。例如人由出生、長大和死亡正好顯示無常的情況。佛陀教我們要認識世間的無常。

四念住(Satipaṭṭhāna)包括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心無常和觀法無我,當人修習四念住處,心能保持正念,進入正定,從而得到智慧。

這偈誦與比丘尼波她卡娜(Patacara)有關。

舍衛城有一名富翁,他有一名女兒,她過著舒適的生活,不知人生的艱苦。長大後,她愛上一男僕。她的父母按照習俗,為她找一名丈夫。當婚禮準備妥當後,她與男僕說父母要她出嫁,若果他愛她的話便帶她離開家庭。男僕與她約定明日一起出走。早上,她打扮成僕人,偷偷離開住所。

男僕是一名貧窮的人,以務農來養活妻子和自己。不久後,她懷了孕,打算回父母家中待產。她向丈夫說出了自己的想法,但他不敢一同回去。最後,她趁丈夫落田工作時,單獨一人起程。丈夫發覺妻子不見了,鄰居說她已經上路回娘家。他急忙追上妻子。她在路上誕下兒子,丈夫終於在路上找到她,一起回家,沒有繼續前往舍衛城

幾年後,她再次懷孕,這次她亦希望回舍衛城產子,但同樣被丈夫拒絕。最後,她帶同兒子上路。當日天氣轉壞,下著大雨。丈夫追上了她,而她也快要分娩,她吩咐丈夫準備一個地方讓她產子。他在樹林搭建了一間茅屋,但在取樹葉時意外地被毒蛇咬死了。在等候丈夫期間,她誕下嬰兒。她帶著兩名兒子進入樹林,發現他已經死亡,十分傷心,認為是自己害死了丈夫。

她繼續上路回舍衛城,途經一條河流。她抱著嬰兒過河,然後再帶另一名兒子過河。當時,一隻大鷹奪走了嬰兒。她大聲呼喊,在另一岸邊的兒子以為母親叫喚自己,於是走入河中,結果被河水沖走。她在短時間內失去了丈夫和兩名兒子,非常悲傷。她向路經的人詢問在舍衛城的父母,路人說他的房屋在大雨中倒塌 ,屋內的人壓死了。她聽到這消息後精神崩潰,在街上四處奔跑,也沒發覺身上的衣服脫掉了。

一個善心的人帶她到了佛陀的寺院。她抱著佛陀的雙腳,請求佛陀的幫助。佛陀著她保持鎮靜,旁人亦拿衣服給她穿著。佛陀然後對她說:「當時間到了,所有人都會離開,記著這是自然的法則。」她聽後心境平靜下來,向佛陀表示想出家。

成為比丘尼後,她努力修習,觀想無常的道理。有一日,她在住宅門口洗腳,把水倒在腳上時,發覺水在地上流動,再倒流遠一些,再倒又流遠一些。看著水的流動,她的心集中起來。她在屋中燃起油燈,當把燈芯移入油中時,燈火隨之熄滅,這令她明白了無常的道理,心中的貪、瞋、癡也除去了。

2009年11月24日星期二

A short but virtuous life is better than a long but immoral life (II)

Though one should live a hundred years, immoral and uncontrolled, yet better, indeed, is a single day's life of one who is moral and meditative.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當佛陀(Buddha)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居住時,三十個人來到寺院,希望出家為比丘,佛陀接納他們為弟子。根據上座部佛教的傳統,人們在過了二十歲才能正式出家,接受具足戒(upasampadā),正式成為比丘或比丘尼。二十歲以下出家(pabbajjā)的人稱為沙彌,不算是僧團的正式成員。在具足戒的儀式中,要有兩名老師在場,分別負責教導佛法和戒律。成為比丘或比丘尼後,他們要跟隨受戒師學習戒律五年。

這三十個比丘在完成學習戒律後,回到寺院見佛陀,準備到森林進行修習。佛陀詢問他們想去哪處,並用天眼觀察這地方,發現會有危險發生。佛陀知道舍利弗(Sāriputta)的徒弟沙彌沙其卡(Samkicca)是一名阿羅漢,能夠幫助這些比丘避過危險,因此吩咐他們先前往見舍利弗。然後,佛陀根據各人的性格和能力,給予他們不同的修習題目。他們向舍利弗轉告了佛陀的指示,舍利弗同樣知道他們將遇到危險,於是指派沙其卡同行。他們說這彌沙會擾亂他們的修習,但由於舍利弗的說話,他們便帶同沙其卡起行。

離開寺院後,他們來到一個村落,附近有一個很大的森林。村民留比丘在森林居住,並提供小屋和食物給他們。比丘決定在化食和晚上討論時才見面,其餘時間各自修習,若有意外則敲鐘召集各人。

有一日,他們出外化食後路過一條河流,眾人在河邊吃飯。期間有一名老翁經過,他正前往第二個女兒家中居住。他向比丘請求給予食物,各比丘從缽中分了一些給他。食物中有各樣的東西,他吃得很開心,心想若跟著這些比丘,每日就有好的食物。他於是向長老表示能照顧他們的起居,以換取食物。長老同意讓他留下。

兩個月後,他想探望女兒,但沒有通知比丘們便離開。他穿過森林,遇上盜賊,數目有五百名之多。盜賊向天神祈禱,若天神保祐他們,他們會以人作為祭祀的犧牲。老人對盜賊說自己的身份卑微,天神不會接受自己作犧牲,告訴他們附近有一些身份尊貴的人。盜賊於是跟老人到了比丘居住的地方,老人著他們敲鐘,比丘便走了出來。盜賊說明來意,要求其中一名比丘作為犧牲。各比丘均願意捨身來保護其他人。後來沙其卡堅持跟盜賊離開,並說不會有任何意外。

當盜賊的首領準備殺害沙其卡的時候,沙其卡迅速進入禪定,盜賊兩次下手都失敗。盜賊感到很驚訝,紛紛跪在地上請求沙其卡原諒,並說希望成為他的弟子。沙其卡首先回森林見其他比丘,他們看到他安全回來都很高興。沙其卡帶這些五百個比丘回舍衛城見佛陀。佛陀說出了以上的偈誦。

2009年11月23日星期一

A short but virtuous life is better than a long but immoral life (I)

Though one should live a hundred years, immoral and uncontrolled, yet better, indeed, is a single day's life of one who is moral and meditative.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一些學者認為佛教是一個道德倫理制度,它強調倫理道德的重要。佛教的目的是在道德、精神和知識方面發展人格。在課堂完結時誦的偈誦就包括了以上的目的。

Sabbapapassa akaranam 諸惡莫作 ---道德

Kusalassa upasampada 眾善奉行 ---道德

Sacittapariyodapanam 自淨其意 ---精神和知識

Etam buddhana sasanam 是諸佛教

佛教的生活方式就是遵從八正道。八正道又稱為中道,是指避免任何極端。世間上有各種極端思想和行為,佛陀(Buddha)摒棄它們,教人建立正確的觀念。

這首偈誦強調道德和修習。

在道德方面,佛教徒要遵守五戒—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五戒是佛教道德的根本,不守五戒就不是佛教徒。在精神方面,人應學習禪修,鍛鍊自己的心。人心依靠感官提供資訊,這是心得以生存的方法,若果沒有感官提供食物,心就會死亡。又或感官提供壞的食物,心便會生病。因此佛教認為要小心保護心,不讓它受污染。透過時刻保持正念(sati, mindfulness),人能夠控制感官,使心不受外界污染物的侵害,這就是保護心的方法。

禪修分為止觀(Samathabhāvana)和內觀(Vipassanā)。

止觀令心不會混亂,很以平靜下來。除去五蓋(pañca nīvaraṇāni),即貪欲、瞋恚、睡眠(懶惰)、掉悔和疑惑後,心便會平靜。心好像太陽一樣,而五蓋則如雲,它們能遮蓋太陽的光亮。人心本來是光明的,但污染的東西從感官進入心中,並把心弄污。貪欲是追求感官享樂,滿足各感官的欲望。當人心存有貪欲或瞋恚時,心就會被遮蓋。懶惰是指心變得呆滯,不能發出光亮。掉悔是焦慮不安。當一輛汽車駛經塵土飛揚的道路,它會沾滿塵埃。同樣,焦慮生起就如塵土飛揚的道路。疑惑是懷疑佛陀的覺悟和佛法等。

心的鍛鍊有不同的層次,最基本的是控制感官,接著便是修習禪定。當人進入四禪,心會變得非常清晰和集中,去除所有的污染,甚至不用飲食也能生存一段時間。佛陀在覺悟後的一個月,坐在樹下進入禪定,也不需飲食。

進入禪定後,六通(abhiññā)會在心中出現,即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神足通和漏盡通。天眼通可看到遙遠地方的事物;天耳通可聽到各處的聲音;他心通是讀取別人思想的能力;宿命通是明白過去事情;神足通是能到達任何地方和隨意做出各樣神異的行為;漏盡通(āsavakkhayañāṇa)是指除去所有的污染。

內觀是清除心中所有污染的方法,能令人格變得純潔,得到解脫,完成所有的修習。

2009年11月20日星期五

A moment’s honour to the worthy is better than long continued honour to the unworthy

Though month after month with a thousand, one should make an offering for a hundred years, yet, if, only for a moment, one should honour (a Saint) who has perfected himself - that honour is, indeed, better than a century of sacrifice.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佛陀指出尊重值得尊重的人比祭祀更重要和有價值。在古印度,由於婆羅門文化的影響,祭祀的風氣很盛行,耗費大量的財物,人們甚至會以人和動物作犧牲。婆羅門屬祭師階級,在社會的地位很高,亦從祭祀中獲取很大的利益。佛陀反對浪費和殺生的祭祀儀式,認為它們是沒有意義的,應該停止。佛陀教人幫助有需的人,認為這比祭祀更有意義。

舍利弗 (Sāriputta) 的叔叔是一名婆羅門,他每月都會大肆祭祀,希望自己死後能往生天堂。佛陀不同意他的行為,勸告他不要這樣做,指出這些祭祀都是沒有無益處的。

另外兩首偈誦的意思亦相近,分別與舍利弗的侄兒和朋友有關。舍利弗的侄兒也是一名婆羅門。有一日,他來到見佛陀。佛陀問他日常會做甚麼事情,他回答會以動物來祭祀。佛陀指這樣的祭祀是沒有益處的,尊敬值得尊敬的人更有意義。

  • A moment’s honour to the pure is better than a century of fire-sacrifice
Though, for a century a man should tend the (sacred) fire in the forest, yet, if, only for a moment, he should honour (a Saint) who has perfected himself - that honour is, indeed, better than a century of fire-sacrifice.
  • Better than sacrificial slaughter of animals is honour to the pure ones

In this world whatever gift or alms a person seeking merit should offer for a year, all that is not worth a single quarter of the reverence towards the Upright which is excellent.

2009年11月19日星期四

A brief life of reflection is better than a long life of non-reflection

Though one should live a hundred years idle and inactive yet better, indeed, is a single day's life of one who makes an intense effort.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佛教提到修習要具備五根—信(saddha)、勤(viriya)、念(sati)、定(samādhi)和慧(paññā),它們能令心提升到不同的層次。信是一種很深的宗教感情,人必須具有信才能成為宗教信徒,對佛、法、僧三寶有信心。勤亦作精進,人要有決心去除去不善和培養善,就如做事要努力才有成功的機會。念是把思想集中一點,安住在一東西上,以調伏內心。定是安住的境界。慧是由內生生起的智慧,要通經禪修體會,不是憑讀書學習或推理所得。

正精進 (sammā-vāyāma) 是八正道中的其中之一,它主要與善和不善有關,應努力修善斷惡。善是指好的事情,例如布施。當我們贈送東西給別人或進行布施,在社會方面能增進人們間的良好感覺,有助促進社會和諧;在個人方面,它能削弱渴愛或貪欲對人的影響。贈送東西給別人是好事,需要為此作出努力。布施就好像一場戰爭,因為人的心中有兩種敵對的心理力量,即捨棄與不捨棄,人要努力除去後者,令前者得以伸展。例如當我們想著是否給予東西給別人,兩股力量便會角力,若果願意的力量較大,我們才會把東西送出去。

2009年11月18日星期三

Be rather a victor of yourself than a victor of others / None can turn into defeat self-victory

Self-conquest is, indeed, far greater than the conquest of all other folk; neither a god nor a gandhabba, nor Mara with Brahma, can win back the victory of such a person who is self-subdued and ever lives in restraint.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佛教提出「無我」的觀念,反對靈魂的學說。然而,佛教仍會使用「我」來解釋一些日常的事情和在溝通之用。戰勝自己self-conquest是指克服個人的性格 (individuality),包括思想、感覺、態度和生活模式等。

性格中存有三種因素—渴愛、我慢和戒取。渴愛是貪欲的意思;我慢帶有傲慢和量度的意思,在日常生活人會以自己的標準作出各樣的價值判斷和決定;戒取是遵從不正確的宗教觀念和行為。凡夫很難除去這三樣東西,只有克服了自己的佛陀和阿羅漢能夠,他們不再有「我」的想法。

有一日,一名婆羅門對佛陀說:「你常說好的東西,請你說說對人不好的東西。」佛陀於是講了一些日常對人沒有益處的事物,婆羅門聽後感到很喜悅。佛陀問他以甚麼職業維生,婆羅門回答自己是一名賭徒。佛陀再問他是否常常贏還是輸。他回答輸贏不定。佛陀對他說,假若他能戰勝自己,便永遠是勝利者。

2009年11月17日星期二

Better than a hundred useless words is one word of the dhamma / Self-conquest is the best of all conquests

Should one recite a hundred verses, comprising useless words, better is one single word of the Dhamma, by hearing which one is pacified.

Though one should conquer a million men in battlefield, yet he, indeed, is the noblest victor who has conquered himself.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日常生活中要使用有適當詞彙,不要使用沒有意義的詞彙。一句有意義的說話比一百句無意義的說話更重要。當我們聽到後心境感到平靜的說話就是有意義的說話,心不會感到混亂。

佛陀認為人生最有意義的勝利不是打敗別人,而是戰勝自己。Sangama Sutta有以下的偈誦:

Winning gives birth to hostility. Losing, one lies down in pain. The calmed lie down with ease, having set winning & losing aside.

勝利招來戰敗者的仇恨。凡人的心常煩亂不安,受到各樣的問題纏繞,令它不能平靜,若能保持心境安靜是極大的成就。心中存有各種力量,它們互相攻伐,仇恨是慈悲的敵人,而慷慨則是吝嗇敵人,心就如戰場一樣,甚至在夢境也無法靜止下來。佛陀在覺悟前同樣面對這問題,他教導人要調伏心境,這樣才能享受生活的喜悅。心境混亂的情況就好像一個身體上的傷口,令人感到痛苦。心中煩亂的人不能入睡,相反調伏內心鬥爭的人可安睡。

佛教對勝利和失敗不感興趣,它強調戰勝自己。有一次,佛陀成道後坐在樹下休息,三十個男人來到森林尋找一名女子,因為她偷取了他們的財物,他們詢問佛陀有否看到她經過。

他們問道:「修行人,你有否看見一名女路過?」

佛陀回答:「為甚麼要關心找尋這名女子,找尋自己吧!」

他們不明白佛陀的說話。佛陀於是向他們說法,教導他們要認識自己,戰勝自己比戰勝別人更重要。

以上的偈誦與一女子拘達娜(Kundalakesi)有關。

舍衛城有一名富翁,他有一名獨生女,她過著舒適的生活。有一日,她在樓上看到警察捉拿著一個小偷,正被送往刑場處死。該男子是國師的兒子,當他出生時,正是人們認為是凶日的日子,當地人相信在這日誕生的人都會成為盜賊。長大後,他喜歡偷盜東西,國師於是趕他出家,但他沒有因此改變偷盜的習慣。有一次,他被警察捉獲,並被國王判處死刑。由於他長得很英俊,女子對他一見鐘情,要求父親救出小偷。父親感到很驚訝,因為他是一名被判刑的罪犯。富翁為滿足女兒,便行賄官員救了小偷,而官員殺死了另一人向國王覆命。

小偷與富翁的女兒結婚,偷盜的性格仍然沒變,還打算偷取妻子的所有財物。他對妻子捏造了一個謊言,說在被行刑前曾向山頂的天神許願,若天神幫他脫險的話,他會答謝天神。他吩咐妻子帶同財物上山頂祭祀天神,她沒想到丈夫會殺害自己和盜助自己的財物。抵達山頂時,丈夫喝令她拿出財物,並說會殺死她。她是一名聰明的人,她想著如何脫險。她向丈夫說要繞過他三次,以表達最後的敬意,最後趁機把丈夫推下山。當時,有一樹神看到了整個情景,樹神稱讚她的聰明才智。

現在,她擔心事情會為父母帶來麻煩,於是決定出家修行。她到了一間寺院,跟隨外道想習各樣的辯論技巧,然後便四處找人辯論,打敗了很多人。有一次,舍利弗(Sāriputta)在村中化食,她決定找他辯論。她問了舍利弗很多問題,但全被答對了。舍利弗接著提問「世間上甚麼是第一的」。她不懂回答,便向舍利弗請教。舍利弗解釋這是佛陀的教導,她決定成為比丘尼。佛陀說一的意思就是所有的生物都要依靠食物生存。

2009年11月13日星期五

衰老

Jara Sutta記錄了佛陀(Buddha)晚年的身體狀況,佛陀就如普通人一樣會生病和衰老。

有一次,佛陀住在舍衛城附近的寺院。阿難陀(Ananda)用手按摩佛陀的四肢,突然說:「真是驚人和令人震驚!佛陀的膚色不再清晰和明亮,四肢鬆弛和出現皺紋,背部彎曲,他的眼、耳、鼻、舌和身的感官出現明顯的變化。」

「阿難陀,情況就是這樣。當人年輕時遇到衰老,健康時遇到疾病,活著時遇到死亡。」

2009年11月12日星期四

One useful verse is better than a thousand useless verses

Better than a thousand verses, comprising useless words, is one beneficial single line, by hearing which one is pacified.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佛教著重偈誦的意思,而不是偈誦的文字,部分文字只有聲韻而沒有意思。內容的質素和意思比數量重要。法師說了一個例子來解釋。

舍利弗(Sāriputta)出家前的名字是優波提沙(Upatissa),曾跟隨外道散若耶(Sanjaya)學習。一日,優波提沙在路上遇到五比丘之一的馬勝比丘(Assaji),被他的光彩面貌和端正行為所吸引,於是上前問了幾個問題。

優波提問:「朋友,你為甚麼人而出家?你的老師是甚麼人?你遵從甚麼教導?」
馬勝比丘說:「我出家跟隨佛陀學習。」
優波提沙問:「你能告訴我你老師的教導嗎?」
馬勝比丘說:「我是初學者,不太清楚有關的教導。」
優波提沙說:「我不注重內容的多少,只關注內容的質素和意思。你把所知的告訴我便可。」

馬勝比丘說了以下有關緣起法的偈誦,總結了佛教的中心思想。

Ye dhamma hetuppabhava tesam hetum tathagato aha, tesañca yo nirodho evamvadi mahasamano
諸法因緣生
如來說其因
諸法滅亦然
是大沙門說

這偈誦與一名阿羅漢有關。有一個人他乘坐的船沉沒,只有他一人生還。漂流到岸上後,他以樹葉造了一件衣服,坐在樹下休息。在古印度,有很多修行的人,他們都坐在樹下修行。人們看到以為他是阿羅漢,帶各樣東西給他,他於是裝成一名修行者。為了使別人相信自己是阿羅漢,他拒絕接受人們的奉獻,以顯示自己有異於常人,結果人們真的對他更加敬仰。有一晚,一位天神來到他面前,這天神在前生是該人的朋友,曾經一同修行。天神希望指示他正確的道路。天神說他作虛弄假,利用宗教欺騙別人,是一個虛偽的人,不是阿羅漢,也未曾踏上正確的道路。他聽到後便請天神教導他應如何做。天神著他前往跟隨佛陀學習。

幾經辛苦,他來到舍衛城,向寺院中比丘請問佛陀在哪裏。比丘說佛陀在城中化食,可留下等候佛陀回來。他說時間無多,決定入城找佛陀。他在路上遇到佛陀,但佛陀正在化食,不是適當的時間說法。在他的再三請求下,佛陀停下說了幾句:

當你看到某東西,只用明白這東西;當你聽到某聲音時,只用明白這聲音;當你的感官感接觸任何東西,只用明白這東西,不要有任何的感覺,不要生起任何的喜惡。

人透過感官來認識世間的事物,假如對事物生起感覺,便會被事物所牽引和影響,各樣的感覺會積聚在心中。

在聽到佛陀的說話後,他明白了當中的道理,成為阿羅漢。他請求佛陀接受他為比丘,佛陀著他準備僧袍和缽。在找尋衣缽時,他被一頭牛撞死。佛陀說他是一名阿羅漢,吩咐比丘把帶他的屍體帶回寺院火化,並建立佛塔來供奉他。比丘們問佛陀為甚麼他能在短時間內成為阿羅漢,佛陀解釋一句有意義的說話便能使人的心寂靜下來。

2009年11月10日星期二

One useful sentence is better than a thousand useless words

Better than a thousand utterances, comprising useless words, is one single beneficial word, by hearing which one is pacified.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這偈誦與一名劊子手有關。一日,一紅眼的人來到森林,向森林中的盜賊表示希望加入他們。盜賊的領袖看到他的面目兇惡,於是拒絕了他。後來,紅眼人與其中一名盜賊熟略了,領袖最終讓他加入。

國王的軍隊捉拿了所有的盜賊,並準備處死他們,但城中卻沒有行刑的人。國王於是問盜賊中誰願意負責行刑,若果願意的話便可得到赦免。盜賊的領袖和其他人均不願殺死同伴。最後,紅眼人表示願意執行死刑,因此得到自由,並成為朝廷的劊子手。紅眼人一生的職業中處死了很多人,到他年老不能再執行斬首的工作,國王便著他退休。當時,他已經無法一刀殺死罪犯,為罪犯帶來很大的痛苦。雖然他已經獲得自由,但心中常記著殺人的血腥工作,感到很懊悔,無法獲得心靈的解脫。

有一次,紅眼人看到舍利弗(Sāriputta),便把食物供養舍利弗。舍利弗向紅眼人說法,但由於他心中存有極大的懊悔,時刻想起行刑的情景,因此不能集中精神。舍利弗知道他的情況後,問他行刑是否自己的意思。紅眼人說這是國王的命令,他只是執行。舍利弗於是告訴他這不是他的責任和罪過。聽到舍利弗的說話後,紅眼人的心就平靜下來。

2009年11月9日星期一

Delightful are the forests to the pasionless

Delightful are the forests where worldlings delight not; the passionless will rejoice (therein), (for) they seek no sensual pleasures.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阿羅漢不追尋感官享樂,心中沒有貪欲和瞋恚。貪欲和瞋恚與感官有關。當感官受到外界吸引,貪欲便會從心中生起。而當感官受到外界壓迫,瞋恚便會出現。阿羅漢與常人一樣飲食、說話和睡覺,但他們的心與常人完全不同,常人的心受貪欲和瞋恚影響。

魔(Māra)是惡的象徵,貪欲、瞋恚與其他污染心的東西也屬於魔。當魔想擾亂比丘禪修,它會以各種模式出現。但若禪修者辨別出魔,魔就會消失。這方法也適用於常人的日常生活,假如慾望出現時,人能察覺出慾望的話,它便會消失。瞋恚亦同樣。

森林人煙稀少,十分寧靜,是修習的理想地方。在午飯過後,比丘們在盲樹林中禪修。一日,一名比丘在森林禪修,不同的魔(誘惑)在他心中出現。佛陀看到這情況後,便問比丘是否被引誘,結果令比丘能重新專注起來。

佛教徒是一些懂得微笑的人,面孔不會如其他宗教信眾般嚴肅。他們懂得無常的道理,不會太著意世間的事情。

2009年11月4日星期三

Outside there are no saints who have released Nibanna, there are no aggregates which are eternal

In the sky there is no track. Outside there is no Saint. Mankind delights in obstacles. The Tathàgatas are free from obstacles.

In the sky there is no track. Outside there is no Saint. There are no conditioned things that are eternal. There is no instability in the Buddhas.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這首偈誦是佛陀快將進入涅槃時,對蘇跋陀(Subhadda)所說。佛陀在生命將盡的一刻,仍然堅持向人講解佛法。有關佛陀涅槃前的記錄見於《大般涅槃經》(Maha-parinibbana Sutta)。

古印度的宗教和哲學分成兩大範疇 — 婆羅門和沙門(samana)。婆羅門是種姓制度下的最高級階層,負責祭祀的工作。他們也是社會的領袖、精英和學者,懂得各種經典。印度人相信火是神,因此家中長期燃點火種,祭祀的儀式也環繞火進行。婆羅門會以動物作祭獻,以屠宰動物的鮮血倒在火中,視產生的煙作使者,把信息帶給天神。祭祀時,婆羅門會唸誦咒語。

沙門是修行者,不在種姓制度之內。佛教和六師外道都屬於沙門的類別。他們反對婆羅門文化,不認為婆羅門是較其他人優越。沙門反對祭祀時殺生動物。根據佛教,只有制服了心中不善的人才算是沙門。

蘇跋陀是一名外道遊方者,他知道佛陀到了拘尸那羅,便前往請教佛陀一些問題。當時佛陀患上痢疾,正在娑羅樹園內養病。阿難陀阻止蘇跋陀入內,以免阻礙佛陀休息。佛陀聽到兩人的對話,便讓蘇跋陀入來。蘇跋陀對佛陀說:「城中有很多稱為導師的人,他們都宣稱得到覺悟,這是否事實?」佛陀指這是沒有意義的問題,於是說出以上的偈誦,指只有在八正道才能找到沙門 (四果聖者)。蘇跋陀聽後希望成為比丘,他是佛陀最後的一位弟子。

最後,佛陀勸告各比丘要明白因緣所成的事物都是無常的,各人應精進努力來尋求解脫。

2009年11月3日星期二

Delightful is the spot where arahants dwell

Whether in village or in forest in vale or on hill, wherever Arahants dwell - delightful, indeed, is that spot.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這偈指出人與環境的關係,人能影響環境。阿羅漢生活的地方表示善人的出現,能對當地產生良好的影響,令環境變得美好。

人的行為受到遺傳因素和環境因素的影響。假如父母是有教養的人,子女自然遺傳父母的優點,因為父母會給予子女正確的教導。若環境良好,生活其中的人亦會好。一處盜賊橫行的地方,好人不能在當地生活,人們亦會成為盜賊。

有一次,女信眾毘舍佉(Visàkhà)向佛陀請教。毘舍佉是虔誠的信眾,家中常準備了座位給佛陀和比丘。一名老比丘來到毘舍佉家中,毘舍佉問他有否與佛陀到一處地方,哪地方的環境怎樣。老比丘說這地方很差。後來,一位年輕比丘到來,毘舍佉再問同樣的問題。年輕比丘回答該處地方的環境很優好。兩位比丘的說法相反,毘舍佉決定佛陀到來時詢問為甚麼有這分別。

離婆達(Revata)是舍利弗(Sāriputta)的弟弟。舍利弗的姐弟都出家,只剩一位弟弟離婆達在家,而母親則信奉其他宗教。她常懷疑舍利弗會帶走這位兒子,當離婆達還是幼年時,她便決定以婚姻來束縛兒子,令他不能離家。她為離婆達安排了一段婚姻,兒童婚姻在當時很普遍。結婚當日,她和離婆達來到新娘家中,接新娘回家。儀式期間,人們說希望新娘學習她的祖母。離婆達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因此想看一看她的祖母。新娘的祖母非常年老,離婆達看見後便想自己的妻子將來會變成一樣,因此不願意和新婚妻子生活。回家途中,離婆達多次說要到森林小解,人們沒有注意。最後,離婆達逃走了,到了森林一座寺院。

舍利弗早前向各寺院表示,若果他的家人來到寺院,便替他剃度出家。當離婆達走到寺院時,表達了出家的願望。比丘著離婆達說出家庭資料,離婆達說自己是舍利弗的弟弟。比丘們於是幫離婆達剃度。在寺院生活幾年後,離婆達擔心親友會到寺院帶自己回家,決定到更遠的森林,跟隨森林的比丘學習禪修。舍利弗知道弟弟出家後,希望佛陀批准自己前往探望。佛陀說離婆達正在修習,在等到他成為阿羅漢後大家才去。

佛陀與比丘前往探望離婆達,在毘舍佉家中停下。佛陀向毘舍佉解釋,阿羅漢居住的地方會是很漂亮的。老比丘不喜歡森林,因此說該地方不漂亮,而年輕比丘則相反。

2009年11月2日星期一

Like the earth arahants resent not

Like the earth a balanced and well-disciplined person resents not. He is comparable to an Indakhila. Like a pool unsullied by mud, is he; to such a balanced one life's wanderings do not arise.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它與佛陀的上座弟子舍利弗(Sāriputta)有關。

Indakhila是古印度人放在門戶的石頭,作為關門時放門橛用。

在佛陀時代,比丘習慣在結夏安居後到各地說法。有一名比丘不喜歡舍利弗,當舍利弗離開寺院後,該比丘向佛陀誣告舍利弗打自己。佛陀知道舍利弗是清白的,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佛陀派人召回舍利弗,詢問他有否打過該比丘,並著他作出道歉。舍利弗跪在該比丘前說:「假如我對你做了甚麼錯事,請你原諒。」該比丘對舍利弗的謙遜行為感到非常震驚,因為對方是上座弟子,而自己只是一名年輕比丘。該比丘感到很慚愧,於是坦白說出是自己誣衊舍利弗。佛陀說舍利弗就好像大地一樣,人們在地上作出各種惡劣行為,大地也不會表現出憤怒。舍利弗又如門柱般穩固,又像沒有淤泥的池水般清澈。

2009年11月1日星期日

The sense-controlled are dear to all

He whose senses are subdued, like steeds well-trained by a charioteer, he whose pride is destroyed and is free from the corruptions - such a steadfast one even the gods hold dear.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lokadhamma世間法,包括四對順逆的人生經驗 — 利、衰、稱、譏、譽、毀、樂、苦。人生有很多轉變,如有得有失,有喜有悲,有時被稱讚,有時被批評。tadi是心境平靜的人,們的不受世間法的影響,佛陀和阿羅漢就屬這類人。

感官為即身體和思想兩方面。身體感官包括了眼、耳、鼻、舌、身,人們有透過它們來接觸外界。思想感官則包括信(saddhā)、勤(viriya)、念(sati)、定(samādhi)、慧(paññā)。偈誦提到的是身體感官。

感官接觸到很多外界事物,人要訓練和調伏這些感官。聰明人的眼睛只看有益和必要的東西,避免那些擾亂心的事物,以維持心的健康。人應時刻保持正念,用心來控制各感官,正如駕雙輪馬車的人馴服的馬匹一樣。

māṇa慢,是計度 (meaurement) 的意思。人們會按照自由的準則對各人給予不同的評價和價值,把它們分成高、平等和低三級。「我」的觀念存在人的心中。佛教認為人成為阿羅漢後便可除去「我慢」。

āsavakkhaya解作無漏或漏盡,指除去心中所有煩惱和污染,用作形容阿羅漢。漏 (āsava) 分為四類:

  • 欲漏 (kāmāsava):感官欲樂
  • 有漏 (bhavāsava):重生的欲望
  • 見漏 (ditthāsava):不正確的宗教見解、邪見
  • 無明漏 (avijjāsava):缺乏對事物的如實知見,不明白四聖諦

這首偈誦與帝釋(Sakka)有關。帝釋是眾神之首,也一名佛教徒,他常向佛陀請教。帝釋很仰慕佛陀的其中一名大弟子摩訶迦旃延 (Maha Kaccayana)。摩訶迦旃延以闡釋佛陀的說法聞名,比丘有不明白的地方會找他解釋。摩訶迦旃延自南方蠻荒之地,自成為阿羅漢後,他回到家鄉宣揚佛教。有些時候,摩訶迦旃延會到舍衛城的寺院見佛陀,寺院的講堂留有座位給他。有一時,帝釋到來聽佛陀說法,不久摩訶迦旃延亦出現。帝釋看到後便上前禮敬摩訶迦旃延。其他比丘認為帝釋偏心,因為他並沒有禮敬其他人,於是把這事告訴佛陀。佛陀著他們不要有這樣的想法,指出摩訶迦旃延是一阿羅漢,因而受到帝釋的尊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