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8日星期三

Be rather a victor of yourself than a victor of others / None can turn into defeat self-victory

Self-conquest is, indeed, far greater than the conquest of all other folk; neither a god nor a gandhabba, nor Mara with Brahma, can win back the victory of such a person who is self-subdued and ever lives in restraint.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佛教提出「無我」的觀念,反對靈魂的學說。然而,佛教仍會使用「我」來解釋一些日常的事情和在溝通之用。戰勝自己self-conquest是指克服個人的性格 (individuality),包括思想、感覺、態度和生活模式等。

性格中存有三種因素—渴愛、我慢和戒取。渴愛是貪欲的意思;我慢帶有傲慢和量度的意思,在日常生活人會以自己的標準作出各樣的價值判斷和決定;戒取是遵從不正確的宗教觀念和行為。凡夫很難除去這三樣東西,只有克服了自己的佛陀和阿羅漢能夠,他們不再有「我」的想法。

有一日,一名婆羅門對佛陀說:「你常說好的東西,請你說說對人不好的東西。」佛陀於是講了一些日常對人沒有益處的事物,婆羅門聽後感到很喜悅。佛陀問他以甚麼職業維生,婆羅門回答自己是一名賭徒。佛陀再問他是否常常贏還是輸。他回答輸贏不定。佛陀對他說,假若他能戰勝自己,便永遠是勝利者。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