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30日星期三

相會是緣

能在眾多人中相會是一種緣份。

世界上有千千萬萬的人,是甚麼能使他們在人海相遇,成為師生、朋友、兄弟、夫婦或同事?是緣份。緣份是一種很奧妙的東西,不是我們凡人所能洞悉。

佛教教人要廣結善緣。

佛教認為一切事物都講求條件的配合,緣聚則生,緣散則滅。中國人有句話「天下無不散之筵席」就是這樣的意思。人們聚在一起飲宴,可能是由於慶祝某樣事情。慶祝過後,各人自然會離開,亦即是促成宴會的「條件」已經消失,不能強行要求繼續下去。當相聚飲宴時,便應好好利用這段時間,歡歡喜喜地暢飲一番。

同樣,當彼此相遇就應珍惜,那怕可能只是短暫的一刻。

2009年12月22日星期二

執輸行頭慘過敗家

早上乘地鐵上班,進入車相坐下不久,座位亦大多滿座。當對面的一名男子正想坐下唯一的空座時,一名年約六十的婦人以極快的速度佔據座位,速度之快,身手之敏捷實令人「刮目相待」,車相中人無不「驚訝」。男子只說了句「不用急,讓給你坐吧!」我想那男子真的要多多鍛鍊了,他自能怪自己動作太慢,又太禮讓!

2009年12月16日星期三

Silence alone does not make a sage / By suppressing evil one becomes a sage

Not by silence (alone) does he who is dull and ignorant become a sage; but that wise man who, as if holding a pair of scales, embraces the best and shuns evil, is indeed a sage.

For that reason he is a sage. He who understands, both worlds, therefore, called a sage.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muni牟尼解作聖人,也是指修習靜默的人。佛陀的另一個名字是釋迦牟尼Sākyamuni,即釋迦族聖人的意思。早在佛陀出現前,古印度人已經使用牟尼來形容那些保持靜默的人,代表著一種靜默的文化。

佛陀認為單以靜默不足表示該人是牟尼,只有那些洞悉此岸和彼岸,懂得思索善與不善,以及除去所有不善的人才能稱作牟尼。佛陀教人們不要只憑外相來判斷和評價一個人,內心的質素更為重要。

這個偈誦與一些指責佛陀和僧團的外道有關。古印度有很多修習苦行的人,他們在得到人們的布施後,會說一些祝福的說話以表達謝意。比丘們則會保持安靜,在領取布施的東西後便離開。當外道看到這情景就開始批評佛教,指責比丘們不向布施者道謝。佛陀知道便吩咐弟子在接受布施後要向人們說法,這做法得到人們的歡迎。外道發現這轉變後又再批評佛教,指比丘們說話太多,只有他們保持沉默的人才是牟尼。佛陀於是說出了以上的做偈誦,解釋怎樣才算是真正的牟尼。

2009年12月15日星期二

人人為我,我為人人!

「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和「人不為已,天殊地滅」是相對的俗語,反映了兩種截然不同的心態。前者是互相幫助和關懷,值得推崇和效法。後者則是自顧私利,甚至犧牲別人的利益,應予以擯棄。

A shaven head does not make one a monk / He is a monk who have overcome evil

Not by a shaven head does an undisciplined man, who utters lies, become a monk. How will one who is full of desire and greed be a monk?

He who wholly subdues evil deeds both small and great is called a monk because he has overcome all evil.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沙門和婆羅門是兩個不同的階層。沙門是指出家人,他們放棄了世俗的生活,尋找精神上的解脫。沙門泛指古印度的各類修行者,例如佛教和六師外道,他們信奉各自的宗教教義,但同樣反對婆羅門文化。婆羅門是社會的精英,是世襲的階層,負責祭祀的工作,在祭祀儀式中可能用動物和人作祭品。

剃頭是沙門的特徵。然而,佛陀不認為單憑剃頭便能算是沙門。真正的沙門應除去貪欲和執著,以及平息各種的惡行。

2009年12月14日星期一

摩登伽女

近日聽到一首名為《摩登伽女》的歌曲,歌詞用的都是佛教內容,心想莫非主唱的樂隊改變路線,開始主唱佛教歌曲。翻查發現摩登伽女 (Matanga) 的故事原來與阿難陀 (Ananda) 有關。

阿難陀年青英俊,但這亦為他帶來點麻煩。有一日,他在舍衛城中化食,在回程時看到一口井,一位農家女子摩登伽正在打水。阿難陀感到口渴,於是請她給一點水。

摩登伽認出面前的年青比丘正是阿難陀,她很害羞地說:「尊者,我是一名地位低微的農民,不適合供養任何東西給你。」阿難陀聽到後,便安慰她:「女士,我是一名比丘,我對富有和貧窮的人都一視同仁。」

摩登伽被阿難的外貌和溫柔的說話深深吸引,她甚至夢想嫁給他。第二日,她穿上新裙子和梳起新髮型,站在路旁等候阿難陀。當她看到他便一直跟著,不讓他離開。阿難陀感到很擔憂和無奈,回到寺院把所有事情告訴佛陀。佛陀吩咐他帶這女子進來。

摩登伽聽到佛陀要見自己,感到很驚呀,但為了得到阿難陀,於是鼓起勇氣前往見佛陀。佛陀看到她後,便對她說:「阿難陀是一名修行的比丘,若要成為他的妻子,你需出家和做一年比丘尼,你願意嗎?」

為了成為阿難陀的妻子,摩登伽歡喜地剃頭成為比丘尼。出家後,她用心聆聽佛法和跟隨佛陀的指導修習,欲望和情感逐漸平靜下來,在不到半年,她認識到過去對愛情的追求是羞愧的行為。她跪在佛陀前含淚懺悔:「佛陀,我現在醒悟了,我不會如以往般愚昧,我很感謝你,你為了教化好像我這樣無知的人,作了很大的努力。由現在開始,我將永遠做一位比丘尼,仿效佛陀成為一位真理的使者。」

翻譯自http://www.buddhanet.net/e-learning/history/db_04s.htm

參閱:

1. 《佛說摩登女解形中六事經》

2. 〈阿難與摩登伽女〉 

By harmlessness one becomes a noble (ariya)

He is not therefore an Ariya (Noble) in that he harms living beings; through his harmlessness towards all living beings is he called an Ariya (Noble).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Ariya解作聖者或尊貴的人,它有兩個意思,分別是種族和宗教方面。古印度社會奉行種姓制度,北方的屬於高種姓民族,而南方的人則屬於低種姓,兩者的屬色不同,前者的皮膚較白,後者則較黝黑。這是從種族方面的界定。

佛教反對種姓制度,認為人的尊貴與否與種姓無關。佛教的聖者是指在修習上取得成果的人—入流果(初果sotāpanna)、一還果(二果sakadāgāmī)和不還果(三果anāgāmī)和阿羅漢(四果arahant)。

這首偈誦與一名漁夫有關。有一次佛陀與弟子出城化食,看到一漁夫正在釣魚。漁夫放下魚竿,站在一旁以示尊敬。佛陀停下,開始詢問各比丘的姓名,他們逐一回答佛陀。漁夫心想佛陀很好亦會問自己的姓名。最後,佛陀果然問他的姓名。漁夫說自己的姓名是「聖者」。佛陀說這是一個很好的姓名,但並不適合他,因為他作為漁夫正在傷害其他生命。佛陀指出,一個真正的聖者是不命作出傷害任何生命的行為。

法師參選總統

從Shravasti Dhammika的網址看到一篇文章,說斯里蘭卡將有一位名為Battaramulle Seelaratana法師參加總統大選,這是該國歷史上首位參加總統競選的法師。Battaramulle Seelaratana的名字好像有點熟識,是否就是在新加坡旅行時遇到的Ven. Battaramulle Seelarathana Thera呢?結果發現果然是同一人,只是譯名稍有不同。

以下是法師在接受報章訪問時談到的政綱。

Monk also to contest election

By Yohan Perera

The Venerable Battaramulle Seelaratana Thera of the Warana Rajamahavihara is hoping to contest for the presidency as a candidate from his own political party ‘Janasetha Peramuna’ and said he would handover his nomination once the date was set.

He said he was approached by several political parties in the government and the opposition but he would contest on his own under the party symbol ‘tractor’.

The Ven. Thera said he would welcome the support of any political party which accepted his party policies.

He said he felt that the executive presidency should remain in place to ensure Sri Lanka’s stability.

“The 30 year old war was won because of the executive presidency and therefore it should remain,” he said.

The Ven. Thera said his party was for securing the rights of all communities and religions while giving the foremost place to Buddhism and pledged to make Sinhala, Tamil and English state languages.

He said his economic policy was based on developing agriculture and on the restriction of vehicle imports and public servants would be compelled to use locally manufactured vehicles.

The Ven. Thera said his party had been organized in 10 districts and a large number of party men would come forward to support him once he hands over nominations.

The Venerable Battaramulle Seelaratana Thera will be the first Buddhist monk in Sri Lanka’s history to contest for the presidency.

2009年12月12日星期六

2009年12月11日星期五

By its effects evil is known, by its effects good is known

Even an evil-doer sees good as long as evil ripens not; but when it bears fruit, then he sees the evil results.

Even a good person sees evil so long as good ripens not; but when it bears fruit then the good one sees the good results.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它講述了業和果報概念。

種植芒果樹,由生長到結出果實需要一段時間,要數年時間才能長出芒果。我們日常中做出各樣的行為,若果不是甚麼強烈的行為,它們的結果可能不會即時顯現,在往後的日子才出現。《法句經》的七十一偈同樣提到業力的概念,指出業要的成熟要一段時間。

Evil takes effect at the opportune moment

Verily, an evil deed committed does not immediately bear fruit, just as milk curdles not at once; smouldering, it follows the fool like fire covered with ashes.

有時候人們看到一些作惡的人消遙法外,還過著愉快的生活,他們會質疑為甚麼還要奉公守法和作各種善行,因為就算作奸犯科也不會得到懲罰。佛陀指這些惡人的業力還未曾顯現,但當成熟時便會受到感受到業力的惡報。同樣,善行也要時間才可生出良好的果報。

給孤獨長者 (Anathapindika) 名字的意思是給予貧窮人士食物的人。給孤獨長者 是一名富翁,他是佛陀的虔誠信徒,他在舍衛城建築了祇樹給孤獨園給佛陀。後來,他生意失敗,損失了很多的金錢。他遭遇多次的不幸事情。首先,他借款給一個朋友,但這人沒有償還貸款給他。另外,他把部分財物埋在地下,財物在一次泛濫中被大水沖走。

每日早上,給孤獨長者如常到寺院探望佛陀,沒有向佛陀說出自己損失財富一事。佛陀知道他失去了很多財富,問他是否仍然布施給僧侶和幫助窮人。給孤獨長者說雖然沒有能力布施很好的食物,但仍給一些普通和便宜的。佛陀稱讚給孤獨長者的善行。

晚上,在給孤獨長者家中的居住天神出現,建議他不要再布施,要專注在營商方面。給孤獨長者聽到後驅趕這天神離開,不準留在他的家中。這天神變得無家可歸,於是向其他天神求助。最後,天神帝釋教祂幫財給孤獨長者找回失去的財富,並請求他的原諒。給孤獨長者因此再次變得富有。

2009年12月10日星期四

Do good again and again

Should a person perform a meritorious action, he should do it again and again; he should find pleasure therein: blissful is the accumulation of merit.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當一行為重覆時,它會成為習慣。習慣會影響個人和社會,例如吸煙的習慣,它對個人和社會都有害。當吸煙的行為持續,就會成為習慣,心會習以為常,習慣就能控制人的行為,人成為了習慣的奴隸。飲酒也是一種壞習慣,它會損害身體的健康。佛陀曾說飲酒會削弱人的理解能力,變成愚蠢的人。根據現今的醫學,飲酒會破壞腦細胞。有時人習慣了說謊,小孩子可能認為這很有趣,但不經不覺會變成習慣。說謊是一種壞習慣,人在有意識或無意識下說謊。

Ambalatthika-rahulovada Sutta 記錄了佛陀教導羅睺羅 (Rahula)的故事。羅睺羅在很年幼便出家,佛陀知道小孩子覺得說謊很有趣,於是教導他不要養成這壞習慣,指出說謊會損害個人在別人眼中的人格。佛陀把載滿水的水桶倒轉,然後吩咐羅睺羅再倒轉水桶。

佛陀問道:「羅睺羅,水桶最初是載滿水的,現在還有多少?」

羅睺羅回答:「水桶只有很少水。」

佛陀問道:「羅睺羅,這就正如一個說謊的人,他的人格就如少量剩餘的水。」

習慣在某程度是一種業力,它由重覆的行為造成,而行為則是業力,習慣是業力的象徵。

這首偈誦有關一位女神,她是大迦葉 (Maha Kassapa) 的支持者。大迦葉住在森林,過著刻苦的禪修生活。有一次,大迦葉進入禪定,維期七日。在出定後,他到村中化食。一名婦女看到他,知道他是一名修行人,於是把一些食物給了他。根據佛教的說法,任何人供養出定後的比丘能帶來善業。雖然她只布施了很普通的食物,但因善心而在死後成為天神。

有一日,這天神回想起前生的情景,記起曾布施食物給大迦葉,希望能成為他的僕人。早上,她到了大迦葉居住的森林,變身成人打掃大迦葉的茅屋。後來大迦葉發覺有人為他打掃,最後終於看到她,便問她為甚麼會打掃他的住所。大迦葉吩咐她不用再來為他服務,因為他喜歡單獨生活。

2009年12月8日星期二

曹溪寺 Jogyesa

曹溪寺位於首爾市中心,是一所禪宗的佛寺,有不少善信到來參拜和耹聽佛法。附近的仁寺洞有很多售賣韓國手工藝品、文房四寶和線裝書的店鋪。大院君的府邸雲峴宮則位於另一邊。

Do not do evil again and again

Should a person commit evil, he should not do it again and again; he should not find pleasure therein: painful is the accumulation of evil.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不道德的行為是指對個人和社會都有害的行為。我們日常生活作出各種的行為,若同時有益於個人和社會就是好的行為,只對個人或社會一方有利則不是,這是佛教判斷行為好壞的其中一個標準。佛陀教人不要作出不善的行為,不僅要避免重蹈覆轍,還要打消所有重犯的念頭。這好像法官在判決時勸告犯人不要再犯案,否則會被重罰。

佛陀教人要消除不善的想法。不善的念頭先在心中生起,再經身體或說話附諸實行,這就是佛教所指的身、口、意三業。在道德方面,單有念頭而沒有行為不算是違反道德或犯錯。然而,從宗教的角度,生起不善的思想已是錯誤的。

佛教只為僧侶制定戒律,規範他們的行為,而對在家人只提出建議。在佛陀說法的初期,僧團並沒有甚任何戒律,因為各人的操守非常好,只按照當時的習慣規範。社會有很多的法律,人若違反的話就會受到懲罰。另外,社會亦有很多的習俗,當人作出有違習俗的行為會受到別人的批評,但不會受到懲罰。

佛陀指假如某行為有違內心良知,就不要再做同樣的行為,當生起再犯的想法時要立刻制止。偈誦的故事講述一名比丘違反了戒律,他被帶到佛陀面前,佛陀勸解告他不可再犯。

2009年12月7日星期一

Be quick in doing good, suppress evil

Make haste towards the good and check the mind for evil. The one who’s is slow to make merit delights in the evil mind.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佛陀教人們在想到作出善行時,要馬上行事,不要猶疑,因為心一猶疑的話,不善的想法便可能生起。

舍衛城內有一對貧窮的婆羅門夫婦,他們只有一件外衣,當其中一人需外出時,便會披上外衣,而另外一人則需留在家中,因此他們從未曾一起外出。這人的姓名是Ekasataka,即「只有一件外衣的人」的意思。在古印度,由於沒有工廠的大量生產,布匹對窮人來說是奢侈品,甚至僧侶也要從墳場找碎布來縫製衣服。

有一次,佛陀在他們村落附近的寺院弘法,夫婦二人都想聆聽佛法,由於只得一件外衣,兩人只好分別在早上和夜晚到寺院。雖然他們是婆羅門,但也非常喜歡聽佛陀宣講佛法。丈夫在聽過佛法後,感到滿心喜悅,希望把外衣布施給佛陀,但回心一想夫婦只有這件外衣,若果真用作布施的話,妻子便無法外出。經過多番的考慮後,他最終決定把外衣獻給佛陀。

這事件很快傳到國王的耳中,國王深受感動,很欣賞他的慷慨行為,於是派人賞賜很多件外衣給他們,但夫婦認為一件外衣已經足夠,把餘下的都送給佛陀。國王知道後,再賞賜二人,最後這對夫婦成為一戶富裕的人家,過著快樂的生活。

2009年12月4日星期五

One day of perceiving the dhamma is better than a century without such perception

Though one should live a hundred years not seeing the Truth Sublime, yet better, indeed, is a single day's life of one who sees the Truth Sublime.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這首偈誦與一名年老的母親有關,她後來出家成為比丘尼。

巴戶普提卡 (Bahuputtika) 有七名兒子和七名女兒。在農業社會,兒女被視為重要的勞動力和家庭的財產,可落田工作,有助改善生活。丈夫去世後,她成為一家之主,掌管家庭的財富。兒女長大後,開始抱怨母親管理家財,要求她把財產分配給他們。他們不斷的要求使她感到困擾。她認為自己拿著這些金錢也沒有甚麼用途,最終把全部財富平均分配給各人,沒有留一點給自己,因為她相信兒女會照顧自己日後的生活。

有一日,她到長子的家中生活,因為他是自己最痛愛的兒子。她有十四名兒女,可在各家住一個月。長子已經成婚,他的妻子不喜歡婆婆,於是向丈夫說他自得到一分財產,問為甚麼婆婆不到其家兒女家中居住,於是設法使她離開。當她在其他兒女家時,遭受到同樣的對侍。由於自己沒有財產,她變得無處容身,決定到寺院出家。

每次聽完佛陀的說法後,她都努力實踐佛法和修習禪定。佛法應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否則學習佛法便沒意義。

2009年12月3日星期四

One day of perceiving the deathless is better than a century without such experience

Though one should live a hundred years without seeing the Deathless State, yet better, indeed, is a single day's life of one who sees the Deathless State.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涅槃是超越生死輪迴的境界,人能透過修習來體驗涅槃。

公元前六世紀,古印度婦女的地位很低,沒有任何權益,假如她們在婚後不能誕下兒女,便會被社會鄙視。另一個影響女性地位的因素是家庭,若果她們來自富裕的家庭,處境會較好一些。貧窮家庭的婦女得不到社會的尊重。這首偈誦就是與一名貧窮和沒有兒女的婦女有關,她的姓名是吉舍瞿曇彌 (Kisa Gotami)。

吉舍瞿曇彌來自貧窮的家庭,結婚後誕下一名兒子,因此獲得社會的稱讚,她亦以兒子為榮。她的地位依靠自己的兒子,但可惜兒子很年幼便去世了,她感到非常悲哀,整個人崩潰了,不能接受兒子死亡的事實。她抱著兒子的屍體,到處請人幫助。

一位善心的人帶領她前往見佛陀。佛陀說他會救她的兒子,她聽到後感到很安慰,因為佛陀是唯一答應幫助她的人。佛陀說會給一些藥物給她,吩咐她從沒有親人逝世的家中取一些芥子,這就能救活她的兒子。芥子是古印度常用的香料,很容易找到。她所到的每家人都不能符合佛陀提出的條件,她明白到死亡不僅發生在兒子身上,死亡對所有人都是平常的事情。她回去見佛陀,佛陀問她有否找到芥子,她回答找不到。佛陀向她說法,她聽完後決定出家為比丘尼。

吉舍瞿曇彌在比丘尼的寺院生活,負責打掃寺院和整理油燈的工作。在燃點油燈時,她凝視著燈火,發覺燈火的燃亮和熄滅,心隨即集中起來,佛陀在這時出現。佛陀對她說出了以上的偈誦,讓她明白到佛法的真諦。

人的生命長短不一,就如樹上的果子在不同時候成熟和跌落地上,又或在成熟前已掉落生命是不確定的,但死亡則是肯定的。(life is uncertain, death is certain.) 人們懼怕死亡,也忌諱與聯繫到死亡的事物,如中國人就不喜歡「四」,因為它與「死」同音。儘管人們嘗試忘記死亡,但死亡是人生必經的階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