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4日星期五

One day of perceiving the dhamma is better than a century without such perception

Though one should live a hundred years not seeing the Truth Sublime, yet better, indeed, is a single day's life of one who sees the Truth Sublime.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這首偈誦與一名年老的母親有關,她後來出家成為比丘尼。

巴戶普提卡 (Bahuputtika) 有七名兒子和七名女兒。在農業社會,兒女被視為重要的勞動力和家庭的財產,可落田工作,有助改善生活。丈夫去世後,她成為一家之主,掌管家庭的財富。兒女長大後,開始抱怨母親管理家財,要求她把財產分配給他們。他們不斷的要求使她感到困擾。她認為自己拿著這些金錢也沒有甚麼用途,最終把全部財富平均分配給各人,沒有留一點給自己,因為她相信兒女會照顧自己日後的生活。

有一日,她到長子的家中生活,因為他是自己最痛愛的兒子。她有十四名兒女,可在各家住一個月。長子已經成婚,他的妻子不喜歡婆婆,於是向丈夫說他自得到一分財產,問為甚麼婆婆不到其家兒女家中居住,於是設法使她離開。當她在其他兒女家時,遭受到同樣的對侍。由於自己沒有財產,她變得無處容身,決定到寺院出家。

每次聽完佛陀的說法後,她都努力實踐佛法和修習禪定。佛法應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否則學習佛法便沒意義。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