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9日星期日

聚餐

IMG_0837[4]IMG_0836[4]

12月18日,同學們為法師舉辦歡送聚餐。法師將會返回斯里蘭卡,要到明年才回香港授課。 

2010年12月17日星期五

See no wrong in what is not wrong / See wrong as wrong and right as right

Beings who imagine faults in the faultless, and perceive no wrong in what is wrong, embrace false views and go to a woeful state.

Beings knowing wrong as wrong and what is right as right, embrace right views and go to a blissful state.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眾生視沒有過失的地方為過失,視過失的地方不為過失,懷著邪見的人會往生地獄 / 惡趣。

眾生知道甚麼是錯誤和甚麼是正確,懷著正見的人會往生善趣。

佛陀教人要建立正見。

這首偈誦與一些外道信眾的孩子有關。

一家非佛教徒附近住了一家佛教徒,兩家人的小孩常一起玩耍。非佛教徒的家長告訴孩子可以和佛教徒的孩子玩耍,但不要到佛教的寺院。有一次,一位非佛教徒的孩子感到口渴,著朋友到寺院取些水回來,因為自己的父母吩咐不能前往寺院。這位信奉佛教的小孩到了寺院飲水,然後禮敬佛陀,並向佛陀說出來意。佛陀叫他把該小孩找來。各小孩都很喜歡佛陀。

後來非佛教徒的小孩回到家中,告訴父母到過寺院,父母知道後很生氣,認為孩子不再適合在家庭生活,於是把他們帶到寺院。佛陀為所有人說法,使這些非佛教徒成為了佛教徒。

2010年12月15日星期三

Be modest where modesty is needed / Have no fear in the non-fearsome

Beings who are ashamed of what is not shameful, and are not ashamed of what is shameful, embrace wrong views and go to a woeful state.

Beings who see fear in what is not to be feared, and see no fear in the fearsome, embrace false views and go to a woeful state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對不應羞愧的東西感到羞愧,對應羞愧的東西不感到羞愧,懷著邪見的人會往生地獄。

對不應恐懼的東西感到恐懼,對應恐懼的東西不感到恐懼,懷著邪見的人會往生地獄。

Cittena niyati loko 人 / 世間由心帶領

若果心是錯誤的,衍生的行為亦會是錯誤的,而行為的結果也是錯誤的。

這首偈誦與一些耆那教徒有關。

耆那教徒是笩駄摩那 (Mahāvīra) 的門徒,他又名尼乾陀‧若提子 (Nigantha Nātaputta)。耆那教是另一個印度的宗教,出現的時間較佛教早。笩駄摩那和佛陀一樣是釋迦王子。耆那教有兩個派別,分別是白衣和裸形外道 (Acelaka)。裸形外道相信四方就是衣服,因此他們不穿衣服。他們認為風會把微細的生物吹到衣服上,他們很容易會犯戒殺生。白衣則穿著白色的衣服。

有一次,一些比丘在街上看到尼乾陀的修行者。比丘回到寺院後談到耆那教和它的生活方式,認為裸形外道是不知羞愧的人。佛陀知道後說出了以上的偈誦。佛陀說在社會上人人都穿衣服,裸形外道是對應羞愧的事情不感到羞愧。

2010年12月14日星期二

Guard yourself like a fortified city

Like a border city, guarded within and without, so guard yourself. Do not let slip this opportunity, for they who let slip the opportunity grieve when born in a woeful state.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正如一個邊境城市內外防禦,你亦如此保護自己。不要錯過這時機,錯失時機的人在往生地獄時會感到悲傷。

根據注釋的解釋,我們生於佛陀在世的時代,這是歷史上罕見的時機,世間存有佛法,我們應利用佛法來改善人生。

這首偈誦與一些修習受到影響的比丘有關。

一些比丘向佛陀取得修習的題目後,便前往郊外進行修習。郊外的環境清靜,還有村民的供養,適合比丘修習。在第一個月,比丘們努力修習。但到了第二個月,他們生活附近的村落受到盜賊的掠奪,村民無法再供養他們。比丘們於是回到舍衛城,告訴佛陀盜賊的問題,以及村民築起城牆來防禦的事情。

佛陀聽到後說出了以上的偈誦,教導比丘要用佛法保護自己,不要錯失時機。重要的時機不是常常出現的,也可能是十分短暫,因此時機出現時要好好把握。

2010年12月10日星期五

Don’t do even a slight wrong

An evil deed is better not done: a misdeed torments one hereafter. Better it is to do a good deed, after doing which one does not grieve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不作惡行是較好的,惡行稍後會使人受折磨。做善行是較好的,做後人不會有任何的憂慮。

我們每日會做出各樣的行為,根據佛教的分析,行為分身、口、意三樣。無論我們做任何的事情,佛陀鼓勵我們要做好事,避免做壞事。當我們做壞事,結果會是壞的。當我們做好事,結果會是好的。因此,應盡量做好事。

佛教用三樣的標準來衡量行為的善或不善。

心是否污染或清淨

我們的行為是由心驅使的,人在思索後會把事情付諸實行。若果心受到污染,做出的行為就是壞的。若果心沒有受到污染,做出的行為就是好的。佛教認為心會受到污染物的染污,貪、瞋、癡稱為三毒,是不善的根源。貪是執著,瞋是抗拒 / 憤怒,癡則是愚蠢 / 無知。行為受到貪、瞋、癡的影響,它便屬於不善的行為。

行為的目的

我們的各樣行為都帶有目的,即「有目的的行為」,例如當我們到超級市場購物,或到課堂上課背後都存有目的。出於惡意的行為是不善,出於善意的行為則屬於善。

行為的結果

若果行為對個人、社會和兩者都有益,這就是好的行為。若果行為有損個人和社會,這便是壞的行為。

這首偈誦與一位女僕的投訴有關。

有一位女主人與女僕的相處很差。有一次,女主人發現丈夫與女僕有某種關係,心中十分憤怒。她割掉女僕的耳朵和鼻子,並把女僕關在房中。女僕受到很大的痛苦。女主人為掩飾對女僕的行為,於是建議與丈夫一起到寺院聽佛陀說法。

當兩人離家後,女僕的親人到來探訪,打開房間發現滿身鮮血的女僕。女僕知道主人夫婦到了寺院聽佛陀說法,於是趕往寺院,向佛陀和眾人說出女主人的暴行。佛陀聽到後說出以上的偈誦。

2010年12月9日星期四

Corrupt lives entail suffering / A life of dubious holiness is not commendable / What is proper should be done with one’s whole might

Just as kusa grass, wrongly grasped, cuts the hand, even so the monkhood wrongly handled drags one to a woeful state.

Any loose act, any corrupt practice, a life of dubious holiness - none of these is of much fruit.

If aught should be done, let one do it. Let one promote it steadily, for slack asceticism scatters dust all the more.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正如不正確拿著吉祥草 (gusa grass) 會割傷手,不正確地過沙門的生活會使人往生惡道 / 地獄。

任何放任的行為、污染的行為和受人質疑的梵行,它們都不會帶來大的果報。

應該要做的事情就要去做,還要精進地去做。若果怠惰的話會帶來越來越多的污染。

Kusa吉祥草是印度婆羅門用作祭祀的東西,草邊很鋒利,很容易會割割手。

 

 

 

 

這一首偈誦與違反戒律的比丘有關。

佛陀頒佈戒律來規管比丘和比丘尼的行為,他們每半個月便會背誦這些戒律。佛陀非常重視大自然,禁止比丘們污染環境和破壞樹木,又鼓勵多種植樹木。樹木在佛教具有特別的意義,佛陀在樹下覺悟,最後又在樹下進入涅槃。

有一次,一個比丘違反戒律拔走一棵小草。該比丘知道自己違反了戒律,心中生起悔疚,於是告訴另一位比丘。這比丘說這是小事,不用太認真。佛陀知道後,指出無論事情的大小,它們都是違反戒律,即使是小事也要認真對待。 雖然一支細小的火柴只能生起小火點,但若放在易燃物上,它能帶來嚴重的後果。

2010年12月7日星期二

Adultery is evil

Four misfortunes befall a careless man who commits adultery: acquisition of demerit, disturbed sleep, thirdly blame, and fourthly a state of woe.

There is acquisition of demerit as well as evil destiny. Brief is the joy of the frightened man and woman. The King imposes a heavy punishment. Hence no man should frequent another's wife.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放逸的人與別人的妻子交往,他將會面對四樣的不幸情況:得到罪、不能安睡、別人的辱罵和往生惡道。

通姦的人內心惶恐,得到的喜悅是短暫,他們會受到國王嚴厲的懲罰。

在每個國家,家庭都被視為神聖的,政府立法禁止通姦的行為,因為它會導致家庭制度的崩潰。

人們在社會生活,有別於一般的動物。社會是建基於習俗或法律,規範著人們的行為。社會由人建立,以抵抗大自然。遠古時代的人類在大自然中生活,他們不斷尋求改善生活的方法,學懂了使用火和發明各樣的東西。後來他們聚集一起生活,但問題亦隨即產生。為了解決聚居生活帶來的問題,他們制訂了習俗和法律。在社會和大自然中生活有很大的分別,人類無法返回大自然。

家庭是社會最基本的單位,它由社會關係組成,如父母、兒女和夫妻,這些關係是很珍貴的,因此人應盡力維持和保護。

這首偈誦與給孤獨長者 (Anāthapindika) 的侄兒差摩 (Khemaka) 有關。

差摩外貌英俊,吸引了很多女性,雙方更作出邪淫的行為。差摩因此多次衙差被捕。波斯匿王知道差摩是給孤獨長者的侄兒,因此沒有懲罰他。給孤獨長者想辦法教導侄兒,於是帶他前往見佛陀,希望佛陀能教化他。佛陀知道差摩的事情後說出了以上的偈誦,向他指出通姦帶來的害處。

2010年12月6日星期一

Be not immoral

Better to swallow a red-hot iron ball (which would consume one) like a flame of fire, than to be an immoral and uncontrolled person feeding on the alms offered by people.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假如沒有修持,道德行為非常壞,與其接受人們供養的食物,倒不如吞下熾熱的鐵球。

寧願吃下熾熱的鐵球死亡,比違反戒律來得到人們的佈施還好。

這首偈誦與一些比丘有關。

這些比丘住在一處艱苦的地方,化食時很難獲得食物。他們商量後,決定在見到人們時,會說某個比丘已經證得聖果,以吸引人們的注意和得到他們的供養。人們聽到後信以為真,於是提供了很多的東西給這些比丘。

比丘透過妄語 / 謊言來取得食物,是違反了佛教的戒律。他們只是普通的比丘,但謊稱證得聖果,欺騙人們的信任。這是非常嚴重的謊言,屬於戒律中的大妄語,觸犯四波羅夷 (catvāri pārājikā dhammā) 之一。

佛陀說出了以上的偈誦,以告誡比丘。

2010年12月2日星期四

首爾奉恩寺

IMG_0595 IMG_0638
IMG_0609 IMG_0634

奉恩寺位於首爾繁忙的商業區,附近高樓聳立,踏入寺院給人遠離煩囂的感覺。

http://www.bongeunsa.org/eng/eng_index.asp

The good can be seen though from afar

Even from afar like the Himalaya mountain the good reveal themselves. The wicked, though near, are invisible like arrows shot by night.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一個有修為的人,即使住在遙遠的地方,也能被人看到,就好像喜馬拉馬山一樣。沒有修為的人,雖然就在附近,但好像黑夜射出的箭沒有人看到。

這首偈誦與給孤獨長者 (Anāthapindika) 的女兒小善賢 (Cūlasubhaddā) 有關。

給孤獨長者有三名女兒,都是虔誠的佛教徒,給孤獨長者常帶她們到寺院。給孤獨長者有一位富翁朋友,兩人曾約定為子女聯婚。有一日,這朋友探訪給孤獨長者,並提起了這件事。給孤獨長者同意把小善賢嫁給朋友的兒子。

小善賢的夫家不是佛教徒,而是信奉耆那教。婚禮當日,婆婆叫小善賢出來禮敬裸形外道。耆那教分成裸形和白衣兩派,前者不會穿著任何衣服,相信東南西北四方便是衣服。小善賢看到這些裸形外道很害羞,於是返回樓上,沒有出席禮敬的儀式。賓客看到十分驚訝,公公很生氣,吩咐妻子著小善賢返回娘家。婆婆問小善賢為甚麼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小善賢解釋自己從未見過裸形外道,因此感到羞愧。婆婆明白了原因,勸丈夫不要怪責她。他們同意另外舉辦一次宗教活動,吩咐小善賢找熟悉的宗教人士來進行儀式。小善賢接受了他們的提意。

小善賢返回樓上,心想自己剛到這地方,不知道哪處可找到比丘。她採摘了一朵茉莉花,然後對佛陀說話,邀請佛陀前來接受供奉。

佛陀這時候住在舍衛城的祈樹給孤獨園。給孤獨長者前往見佛陀,看到很多的茉莉花,便問是誰人鋪上的。佛陀解釋這是由小善賢送來的。雖然她住在很遠的地方,但由於是虔誠的佛教徒,他能聽到她的說話。最後,佛陀說出了以上的偈誦。

2010年11月30日星期二

Corrupt monks suffer

Many with a yellow robe on their necks are of evil disposition and uncontrolled. Evil-doers on account of their evil deeds are born in a woeful state.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穿著袈裟的人做出壞事,沒有修持。由於惡業,日後會往生惡道。

惡業是違反五戒 (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人在來生會遭遇惡果。

這首偈誦與一隻餓鬼有關。

有一次,目犍連 (Mahā Moggallanā) 和勒卡那 (Lakkhana) 從靈鷲山 (Vulture Peak) 下來,勒卡那看到一隻全身被火燃燒的餓鬼,身上只有骸骨。目犍連說把這事情告訴佛陀,看佛陀有甚麼解釋。

目犍連和勒卡那禮敬佛陀後,便說出看見餓鬼一事。佛陀說這餓鬼前生是一位比丘,但他沒有以戒律約束自己,由於惡業死後成為沒有血肉只有骸骨的餓鬼。

2010年11月29日星期一

Liars suffer

The speaker of untruth goes to a woeful state, and also he who, having done aught, says, "I did not". Both after death become equal, men of base actions in the other world.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說不存在的事情 / 過往沒有發生的事情,這樣的人會墮入地獄。當人做了一些事情,但被問到時卻否認,這樣的人也會墮入地獄。兩者同樣是說謊的人。

佛教與基督教對地獄有不同的解釋。基督教認為人死後會接受上帝的審判,壞人會墮入地獄,好人則會到天堂。當人被上帝判入地獄,他便永遠不能離開,一直受苦。佛教相位人作惡後會往生惡道,但惡業完結後,他會再次輪迴。

佛教教導人若果不想死後往生地獄或惡道,今生就不要說妄語。

這首偈誦與一道謊言有關。

佛陀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居住。佛陀擁有大智慧 (mahāpañña) 和大悲心 (mahākarunā),因此沒有人能夠傷害佛陀。大智慧使佛陀明白世間的實相,大智慧和大悲心是佛陀的基本原則。當時印度沒有人能挑戰佛陀的智慧。佛陀是人們的榜樣,很多人被佛陀的教導吸引,每日到寺院向佛陀和比丘佈施。

一些外道對佛陀生起妒忌,設法打擊佛陀的威望。最後他們想出一個方法,指派女弟子孫陀利 (Sundari) 早晚到祇樹給孤獨園,每當人們問起便說前往見佛陀,以破壞佛陀的名聲。人們開始疑問為何孫陀利常到寺院。這時候,外道雇用一些罪犯殺死孫陀利,然後把她的屍首埋在祇樹給孤獨園。

舍衛城開始出現謠傳,人們談論為甚麼孫陀利沒有再出現。外道假裝找尋孫陀利,最後在祇樹給孤獨園找到她的屍體。外道於是於向人們說佛陀的壞話,誣陷佛陀和僧團。人們因此謾罵佛陀和比丘。比丘把事情告訴佛陀,佛陀說他們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當中定存有陰謀,指示比丘當受到人們指罵時,便說出以上的偈誦。人們聽到比丘的回應,對自己的說話產生疑問,思索自己的行為是否正確。

有一日,殺害孫陀利的兇手在酒吧飲酒,酒醉後說出兇案一事,他們的說話被國王的探子聽到。國王下令拘捕兇手,命令他們告訴人們事件的真相。人們知道真相後抨擊外道,國王下令拆毀外道的寺院,並把他們趕出祇樹給孤獨園的範圍。

2010年11月26日星期五

Alone one delights in solitude

He who sits alone, rests alone, walks alone, unindolent, who in solitude controls himself, will find delight in the forest.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日吃一餐,日睡一次,獨自遊行,不會怠隋,自行調伏內心,對森林生起喜悅。

這首偈誦描述比丘獨自在森林生活的情形,他每日只吃一餐,只在晚上睡覺,在森林內沒有任何的同伴,單獨四處活動。他不會懶散地生活,在沒有人的指導下調伏內心。

這首偈誦與一名在森林生活的比丘有關,他大部份的時間都用於修習。一些比丘告訴佛陀他離開僧團,獨自在森林生活。佛陀找來該比丘,沒有責備他,反而鼓勵他要對森林的生活生起喜悅。

佛陀早期也是四處生活,沒有固定的居所,甚至冬天也住在森林。其他的比丘亦效法佛陀,過著簡單的生活,只靠衣服、食物、住處和藥物四種基本的東西過活。佛陀覺悟後成為了遊方者,四出向人們宣揚佛法。後來一些虔誠的信眾為佛陀和比丘建築寺院,僧團才開始定居下來。

森林、樹底、水邊、洞穴、草堆中和山頂等都是早期佛陀和比丘居住的地方。食物和衣服由人們佈施,藥物則來自植物。這種生活稱為「輕鬆的 / 簡單的生活」(Sallahuka Vutti),意思是生活有很少的問題。當人的生活變得複雜,問題便會不斷增加。

佛陀鼓勵比丘到寧靜的地方修習,因為聲音會影響修習,使心不能專注。

2010年11月24日星期三

The devout are respected everywhere

He who is full of confidence and virtue, possessed of fame and wealth, he is honoured everywhere, in whatever land he sojourns.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擁有信、戒行、名聲和富裕的人無論到甚麼地方,都會受到人們的尊敬。

這首偈誦是佛教徒智多居士 (Citta Gahapat) 有關。

智多是迦尸國一位富翁,是著名的佛教徒,佈施了很多金錢給僧團。有一日,智多遇到五比丘的摩訶男 (Mahānāma),上前請教摩訶男所修習的法義。摩訶男向智多解釋生命出現的原因,並說明六根 (眼耳鼻舌身意) 與六塵 (色聲香味觸法) 的運作。智多明白了摩訶男的說話,成為三果聖者 / 不還果 (Anāgāmin)。智多興建了一座很大的寺院,佈施給摩訶男,很多比丘都在該處居住。

《智多相應》(Citta-Samyutta) 記載了有關智多的故事。根據《智多相應》,智多會向比丘說法。一些比丘到智多的家中接受供養,一起討論佛法,智多問他們結與結所繫法 (會束縛人的種種) 的分別 ,由於他們不知道,於是向智多請教。智多以一個比喻來解釋。一隻白牛和一隻黑牛被繩縛在一起,不是白牛縛著黑牛,或黑牛縛著白牛,而是被繩縛起來。意思是六根和六塵沒有縛著對方,眼耳鼻舌身意和色聲香味觸法是結所繫法,中間的貪著才是結縛。

有一次,智多帶著很多東西佈施給佛陀。比丘問佛陀是否因物質佈施使智多有這麼多的得著,佛陀說不是,然後指出人要具備信、戒行、名聲和財富四種質素才能得到人們的尊重。

2010年11月22日星期一

Hard is renunciation

Difficult is renunciation, difficult is it to delight therein. Difficult and painful is household life. Painful is association with those who are incompatible. Ill befalls a wayfarer (in Sasāra). Therefore be not a wayfarer, be not a pursuer of ill.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出家是不容易的,出家是指捨棄家庭生活。對出家生起歡喜心也是不容易的。家庭生活是不容易和苦的,與人一起生活是不容易的。

長時間 / 長途旅程的人落入苦當中,意指輪迴是找不到開始和盡頭,因此人不應門展開長途旅程 (輪迴),這樣便不會落入苦當中。

這首偈誦與一位毘舍梨的比丘有關。

一位比丘出家前感到在家生活不容易,因此選擇出家。當他在森林修習時,毘舍梨人正在附近舉辦喜慶活動,發出很大的噪音。比丘感到在家和出家的生活同樣是不容易的,在森林生活也會受到煩擾。

2010年11月18日星期四

The defilements of the conceited increase

The defilements of the conceited increase

What should have been done is left undone, what should not have been done is done. Of those who are puffed up and heedless the corruptions increase.

The defilements of the mindful decrease

Those who always earnestly practise "mindfulness of the body", who follow not what should not be done, and constantly do what should be done, of those mindful and reflective ones the corruptions come to an end.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應該要做沒有做,而做了不應該做的事情,他們的心是自大和放逸的,心中的污染會增長。人在社會生活,會因不同的能力被賦予不同的工作,以促進社會的進步。例如一位僧侶不向人宣傳道德,他便成為社會的負擔,心也不能清淨。

人經常修習身念,不做不應該做的事情,常做應該做的事情,這樣他的漏 / 污染會到了盡頭。

法師沒有說有關偈誦的故事,以下是取自達摩難陀法師的《法句經‧故事集》。

有一群住在跋提的比丘只對製作、穿著裝飾過的拖鞋有興趣,而疏忽修行。有人向 佛陀報告這件事,佛陀告誡這群任性的比丘:「比丘們!你們加入僧伽是為了要究竟解脫。但你們卻只知道製造並穿著有裝飾的拖鞋!」聽完佛陀的勸誡後,這群比丘痛改前非,精進地尋求解脫之道。

http://www.budaedu.org/story/dp292.php

http://www.tipitaka.net/tipitaka/dhp/verseload.php?verse=292

2010年11月17日星期三

Not hatred for hatred

He who wishes his own happiness by causing pain to others is not released from hatred, being himself entangled in the tangles of hatred.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假如一個人為了自己的快樂,而為別人帶來苦,他會受到苦和憎恨的糾纏。當人為別人帶來苦,身邊便會出現敵人,無法擺脫仇恨,也得不到快樂。

法師沒有說有關偈誦的故事,以下是取自達摩難陀法師的《法句經‧故事集》。

舍衛城中有一位婦人養了一隻母雞。每次母雞下蛋時,這婦人就打破雞蛋,惹得母 雞非常生氣,也因此,下一世時這隻母雞往生成貓,婦人往生成母雞,更湊巧的是,兩 人往生在同一棟屋子裡。貓於是吃光母雞生下來的蛋。再下一世時,母雞變成豹,貓變 成鹿,豹咬死鹿和它的子女。兩人之間累世的仇恨不斷地上演。佛陀在世時,他們又變 成一位婦女和一隻惡魔。

有一次,這婦女,她的丈夫和幼小的兒子一齊從娘家返回他們靠近舍衛城的家時, 在路旁的池塘邊休息,婦人的丈夫跳進池塘洗澡。這時候,她認出有個人是惡魔的化身 ,而且就是自己累世以來的世仇。她趕緊帶著孩子,急忙逃往佛陀正在講經說法的經舍 ,把孩子放在佛陀的腳下。這惡魔因此無法進入。佛陀叫惡魔進來,並且告誡她們兩人 :「今天,妳們兩人如果沒有來到我這裡,妳們累世以來的仇恨就永無止盡。仇恨無法 平息仇恨,只有慈悲才能止息仇恨。」仔細思量佛陀的教誨後,兩人明白仇恨確實一無 是處,並承認彼此的愚癡,便決定止息累世以來無意義的仇恨。

http://www.budaedu.org/story/dp291.php

http://www.tipitaka.net/tipitaka/dhp/verseload.php?verse=291

2010年11月15日星期一

Give up the lesser happiness for the sake of the greater

If by giving up a lesser happiness, one may behold a greater one, let the wise man give up the lesser happiness in consideration of the greater happiness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若果放棄細小的快樂能換來更大的快樂,智者因此會放棄前者。

這首偈誦與佛陀的前生有關。

有一次佛陀到了一個城市,受到當地人們很高的崇敬。佛陀解釋這是由於他過往生曾做了一件細小的事情,為現生帶來極大的樂果。

話說佛陀其中一生是一位婆羅門,他送兒子特叉尸羅 (Takkasilā) 讀書。特叉尸羅是學術城市,有很多著名的大學。婆羅門吩咐兒子前去找當地的一位朋友,跟隨他學習。婆羅門的朋友把知識傳授給這位世侄,他問老師在哪處能找到學習的終結。老師指示他到鹿野苑向該處的仙人請教。

他到了鹿野苑,請問辟支佛有關學習終結的問題。辟支佛說他們只會教授出家人,婆羅門的兒子於是出了家。辟支佛首先教導他戒律,然後再講述佛法和修習的方法。最後,他成為阿羅漢,但不久便入滅。人們把他的遺骸火化,並建築佛塔供奉。

過了一段時間,婆波門沒有兒子的消息,決定前往找兒子。當他到達時,只看到安放兒子遺物的佛塔,感到十分傷心。雖然塔安放的是兒子,但他已經是一名覺悟的人,羅波門向他表達崇敬,清除塔周圍的雜草,鋪上沙石和灑水。由於羅波門曾向阿羅漢致敬,因此後世得到人們的尊敬。

佛教中有佛陀 (buddha)、辟支佛 (paccekabuddha) 和無上正等正覺 (sammāsambuddha) 三種覺悟的人佛陀又稱為阿羅漢。辟支佛不會向人們宣講佛法,他們離開人群獨自生活。無上正等正覺指釋迦牟尼,在這時間只有一位。

2010年11月3日星期三

No protection from any at the moment of death

There are no sons for one's protection, neither father nor even kinsmen; for one who is overcome by death no protection is to be found among kinsmen.

Realizing this fact, let the virtuous and wise person swiftly clear the way that leads to Nibbàna.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當死亡到臨時,兒子、父親和親友也不能夠給予保護。智者明白這個道理,以戒律約束自己,很快踏上涅槃的道路。道路是指八正道,能帶人超越死亡。人出生時獨自到來,死亡時獨自離去。八正道應在日常生活中修習。

這首偈誦的故事曾在第八章出現,它與比丘尼波她卡娜 (Patacara) 有關。

舍衛城有一名富翁,他有一名女兒,她過著舒適的生活,不知人生的艱苦。長大後,她愛上一男僕。她的父母按照習俗,為她找一名丈夫。當婚禮準備妥當後,她與男僕說父母要她出嫁,若果他愛她的話便帶她離開家庭。男僕與她約定明日一起出走。早上,她打扮成僕人偷偷離開。

男僕是一名貧窮的人,以務農來養活妻子和自己。不久後,她懷了孕,打算回父母家中待產。她向丈夫說出了自己的想法,但他不敢一同回去。最後,她趁丈夫落田工作時,單獨一人起程。丈夫發覺妻子不見了,鄰居說她已經上路回娘家。他急忙追上妻子。她在路上誕下兒子,丈夫終於在路上找到她,一起回家,沒有繼續前往舍衛城。

幾年後,她再次懷孕,這次她亦希望回舍衛城產子,但同樣被丈夫拒絕。最後,她帶同兒子上路。當日天氣轉壞,下著大雨。丈夫追上了她,而她也快要分娩,她吩咐丈夫準備一個地方讓她產子。他在樹林搭建了一間茅屋,但在取樹葉時意外地被毒蛇咬死了。在等候丈夫期間,她誕下嬰兒。她帶著兩名兒子進入樹林,發現他已經死亡,十分傷心,認為是自己害死了丈夫。

她繼續上路回舍衛城,途經一條河流。她抱著嬰兒過河,然後再帶另一名兒子過河。當時,一隻大鷹奪走了嬰兒。她大聲呼喊,在另一岸邊的兒子以為母親叫喚自己,於是走入河中,結果被河水沖走。她在短時間內失去了丈夫和兩名兒子,非常悲傷。她向路經的人詢問在舍衛城的父母,路人說他的房屋在大雨中倒塌 ,屋內的人壓死了。她聽到這消息後精神崩潰,在街上四處奔跑,也沒發覺身上的衣服脫掉了。

一個善心的人帶她到了佛陀的寺院。她抱著佛陀的雙腳,請求佛陀的幫助。佛陀著她保持鎮靜,旁人亦拿衣服給她穿著。佛陀然後對她說:「當時間到了,所有人都會離開,記著這是自然的法則。」她聽後心境平靜下來,向佛陀表示想出家。

成為比丘尼後,她努力修習,觀想無常的道理。有一日,她在住宅門口洗腳,把水倒在腳上時,發覺水在地上流動,再倒流遠一些,再倒又流遠一些。看著水的流動,她的心集中起來。她在屋中燃起油燈,當把燈芯移入油中時,燈火隨之熄滅,這令她明白了無常的道理,心中的貪、瞋、癡也除去了。

人生的小經歷足以使人成為阿羅漢,但先決條件是心要作好準備。

2010年11月2日星期二

Death seizes the doting man

The doting man with mind set on children and herds, death seizes and carries away, as a great flood (sweeps away) a slumbering village.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執著兒女和財產,死亡會取去所有人,就像洪流沖走正在睡覺的村民。

人們很鍾愛兒女和財產,但當死亡時卻不能帶著任何東西。人的生命很短暫,沒有事物是永恆的,如果人不明白這道理便會生起很多的煩惱。一般人不知自己的壽命的長短,只有心得到修習,人才可預知生命的終點。當佛陀八十歲時,他知道自己的生命將會完結。

這首偈誦的故事曾在第八章出現。

公元前六世紀,古印度婦女的地位很低,沒有任何權益,假如她們在婚後不能誕下兒女,便會被社會鄙視。另一個影響女性地位的因素是家庭,若果她們來自富裕的家庭,處境會較好一些。貧窮家庭的婦女得不到社會的尊重。這首偈誦就是與一名貧窮和沒有兒女的婦女有關,她的姓名是吉舍瞿曇彌 (Kisa Gotami)。

吉舍瞿曇彌來自貧窮的家庭,結婚後誕下一名兒子,因此獲得社會的稱讚,她亦以兒子為榮。她的地位依靠自己的兒子,但可惜兒子很年幼便去世了,她感到非常悲哀,整個人崩潰了,不能接受兒子死亡的事實。她抱著兒子的屍體,到處請人幫助。

一位善心的人帶領她前往見佛陀。佛陀說他會救她的兒子,她聽到後感到很安慰,因為佛陀是唯一答應幫助她的人。佛陀說會給一些藥物給她,吩咐她從沒有親人逝世的家中取一些芥子,這就能救活她的兒子。芥子是古印度常用的香料,很容易找到。她所到的每家人都不能符合佛陀提出的條件,她明白到死亡不僅發生在兒子身上,死亡對所有人都是平常的事情。她回去見佛陀,佛陀問她有否找到芥子,她回答找不到。佛陀向她說法,她聽完後決定出家為比丘尼。

吉舍瞿曇彌在比丘尼的寺院生活,負責打掃寺院和整理油燈的工作。在燃點油燈時,她凝視著燈火,發覺燈火的燃亮和熄滅,心隨即集中起來,佛陀在這時出現。佛陀對她說出了以上的偈誦,讓她明白到佛法的真諦。

人的生命長短不一,就如樹上的果子在不同時候成熟和跌落地上,又或在成熟前已掉落。生命是不確定的,但死亡則是肯定的。(life is uncertain, death is certain.) 人們懼怕死亡,也忌諱與聯繫到死亡的事物,如中國人就不喜歡「四」,因為它與「死」同音。儘管人們嘗試忘記死亡,但死亡是人生必經的階段。

2010年11月1日星期一

The ignorant realize not the fear of death

Here will I live in the rainy season, here in the autumn and in the summer: thus muses the fool. He realizes not the danger (of death)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愚蠢的人會這樣想:我會在這處過雨季、秋季和夏季,全年都留在這地方。他沒有意識到死亡危險。

這首偈誦強調生命的脆弱,生命是不確定,死亡可隨時發生。人若認為可長久生活,不會改變,他就是愚蠢的人。

這首偈誦與一名商人有關。

一名波羅奈的商人帶著車隊到了舍衛城經商,到達時遇上雨季,無法售賣貨物。由於返回波羅奈會浪費時間,也賺不到任何金錢,商人於是打算留在舍衛城,等待雨季的結束。

有一日,佛陀和阿難陀在舍衛城化食,看到該名商人後微笑起來。阿難陀看到便問佛陀為甚麼會微笑。

佛陀回答:「你看到那個商人嗎?」

阿難陀說:「看到。」

佛陀說:「他不知道自己能活可久,他將會在七日後死去。」

佛陀擁有天眼 (Dibbacakkhu),能看到業力的運作。人的生命取決於業力,當業力完結後,生命亦會終止。

阿難陀把這消息告訴商人。商人知道後非常震驚,因為佛陀是不會說妄語的。商人決定在死前向佛陀和比丘佈施。佈施結束後,佛陀和比丘們離開,商人跟隨走了一段路,突然感到頭痛,不久便死去了。

佛陀教人觀察死亡,反思和接受死亡的事實,內心作出準備,這樣當死亡到臨時就不會驚慌。

2010年10月26日星期二

Develop the path of peace

Cut off your affection, as though it were an autumn lily, with the hand. Cultivate the very path of peace. Nibbàna has been expounded by the Auspicious One.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這首偈誦強調人要斷除愛著 / 自愛 (self-love)。對於常人來說,這是很難做到的,因為每個人都愛自己。當人對自己有愛著時,貪、瞋、癡和執著等便會存在心中。佛陀這個提議是針對比丘,不是在家人。

這首偈誦與一名年青的比丘有關。

這比丘是舍利弗 (Sāriputta) 的弟子。舍利弗心想弟子是一個年青人,心中定有很多的貪欲,想用方法除去他的欲念和愛念。舍利弗教導弟子修習不淨觀。這比丘到了一處寂靜的地方進行修習,由於題目並不適合,他無法專注,修習沒有進展。他回去告訴舍利弗,舍利弗重新向他講述不淨觀。然而經再次修習,他也沒有任何成績。舍利弗明白自己未能看清弟子的性向 / 隨眠 (anusaya),於是帶弟子前往見佛陀,因為只有佛陀才有這種能力 (潛在意向智 Āsayānusaya Ñāña)。

佛陀觀察這位比丘的心,然後根據他的性向給予修習的題目。佛陀首先以神通變出一朵蓮花,吩咐他專注在蓮花之上,心中反復念著「紅色、紅色」。比丘照著佛陀的指導,除去心中的污染物五蓋 (pañca-nīvaraṇāni),進入禪定。佛陀再施展神通令蓮花凋謝。比丘看著蓮花,明白到無常的道理,經修習成為阿羅漢。

五蓋

  • 貪欲 (kāmacchanda)
  • 瞋恚 (byāpāda)
  • 睡眠 / 懶惰 (thīna-middha)
  • 掉悔 (uddhacca-kukkucca)
  • 疑 (vicikicchā)

2010年10月25日星期一

Be without attachment / Mind is in bondage as long as there is attachment

Cut down the forest (of the passions), but not real trees. From the forest (of the passions) springs fear. Cutting down both forest and brushwood (of the passions), be forestless, O bhikkhus.

For as long as the slightest brushwood (of the passions) of man towards women is not cut down, so long is his mind in bondage, like the milch calf to its mother-cow.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斬除樹林,而不是樹木」這句話好像一個謎語,不應單從字面理解。樹林是一個集合名詞 (collective noun),它由很多的樹木組成。概念 (concept) 是由個別的事物組成,例如人集成起來便成為「人類」。句子的意思不要被集體名詞所迷惑,除去概念,而不是個別 (particular)。

概念在心中累積後,一個概念世界 (conceptual world) 就會出現,有別於外在世界 (external world)。當心中存有概念世界,心不會得到自由。概念世界是虛構的,佛陀教人消除概念世界,面對真實的世界。

我們的感官接觸外間時,例如看到一個人,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認知(percept) 便會生起。概念是構想出的,它與心有關,屬於心理活動。佛陀教人停止心理活動,停在認知的層面,如實看見事物就足夠,不要進一步思想,也不要附上任何的情感。我們進行思想時,概念會生起。概念世界可以是了無邊際的,人很容易迷失當中,正如人在樹林迷路一樣。佛陀教人要消除概念,清除戲論 (papañca)

佛陀在教導一名比丘時曾提到以上的法義。

一位商人乘坐的船沉沒,失去了所有衣服,走到樹林休息。人們誤會他是阿羅漢,紛紛送東西給他。他最初也拒絕別人的供養,但一段時間後,他也誤以為自己是阿羅漢。有一晚,一位天神來到他面前,指出他不是阿羅漢,也不知道修行的道路。他聽到後便請天神教導,天神著他前往跟隨佛陀學習。

他來到舍衛城,在路上遇到佛陀,於是上前向佛陀請教。佛陀當時正在化食,因此說不是適當的時間說法。在他的再三請求下,佛陀停下說了幾句:

當你看到某東西,只用明白這東西;當你聽到某聲音時,只用明白這聲音;當你的感官感接觸任何東西,只用明白這東西,不要有任何的感覺,不要生起任何的喜惡。

人透過感官來認識世間的事物,假如對事物生起感覺,便會被事物所牽引和影響,各樣的感覺會積聚在心中。

在聽到佛陀的說話後,他明白了當中的道理,成為阿羅漢。他請求佛陀接受他為比丘,佛陀吩咐他準備僧袍和缽。在找尋衣缽時,他被一頭牛撞死。

這首偈誦是為禪修者所說,教他們要空除內心。常人心中會不斷積累各樣的東西,不想拋棄。但在是日生活,如果沒有概念,我們就無法思想和生活。

樹林喻意心中的污染物。

這首偈誦與一些年老的比丘有關。

一些富裕的老人出家成為比丘,他們在寺院附近興建了一間房屋,沒有在寺院生活。每日中午到房屋吃飯,屋中有一名老婦照顧他們的飲食。他們很喜歡這位老婦。後來老師突然死亡,這些比丘很傷心。佛陀知道後說出以上的偈誦。

2010年10月20日星期三

Evil begets evil (III)

Mind is the forerunner of (all evil) states. Mind is chief; mind-made are they. If one speaks or acts with wicked mind, because of that, suffering follows one, even as the wheel follows the hoof of the draught-ox.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心理現象 (mental conditions) 是由心 (mind) 所主導,兩者一同出現,心處於主導的位置。所有的心理現象都是由意造成的。佛教把人的行為分成身、口、意三類,

假如人因污染的心做出不善的事情,痛苦便會隨之而來。

污染的心是指心與三不善根貪、瞋、癡連接,相反心受到不貪、不瞋、不癡的影響,心便得到淨化。貪、瞋、癡出現時,人不應做任何的事情,以避免做出錯誤或危險的事情。

《法句經》只有偈誦。五世紀時,覺音尊者 (Buddhaghosa) 把僧伽羅語的注譯翻譯成巴利文。注譯包括三樣的內容,分別是佛陀說法的背景、過去的故事和偈誦的解釋。

佛陀在中印度各處說法,目的是向人們宣揚止息苦的方法—八正道。佛陀在舍衛城會住了二十五年,講解了大量的經文。以上的偈誦就是在這期間講述的。這首偈誦與迦丘帕喇 (Cakkhupala) 比丘有關,Cakkhupala意思是盲眼的人。有關的故事:

2010年10月19日星期二

Act in such a way that you increase your wisdom

Verily, from meditation arises wisdom. Without meditation wisdom wanes. Knowing this twofold path of gain and loss, let one so conduct oneself that wisdom may increase.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修習能帶來智慧,沒有修習智慧便會衰敗。明白這個道理後,人會努力修習以增長智慧。

以上的偈誦強調修習的重要。佛教是一個注重修習的宗教,不是純粹的信仰系統。得到知識和通過修習取得智慧是兩方面,擁有知識在社會生活很重要,而智慧則是淨化心的要素。當我們認識佛教的知識後,就算不進行修習,也能談論佛教的概念。

這首偈誦與一位比丘有關。

在佛世時期,波思拉 (Potthila) 是一位有學識的比丘,他能分析佛陀講解的法義,並能向人們清楚闡釋佛法。每當見到波思拉,佛陀都稱呼他為「空洞的波思拉」。佛陀這樣叫他是要喚起他的思緒。波思拉最後明白佛陀的用意,雖然自己掌握佛陀的教法,但從沒有進行修習,因此自己的心是空洞的。

波思拉到了一所森林的寺院,希望跟隨住持學習修習的方法。住持說波思拉是一名學者,自己沒有能力教導他。很多比丘同樣拒絕作他的老師。後來波思拉找到一位沙彌。最初,這位沙彌也拒絕他的請求。經波思拉的再三請求後,沙彌說若波思拉遵從自己的指示,他才會答允教導。波思拉說自己願意聽從他的說話。沙彌為測試波思拉是否還如以往般傲慢,於是吩咐波思拉跳入池塘。波思拉聽到後立即跳入池塘。

沙彌給了波思拉一個修習的題目:

一樣動物走進了一個有六個入口的蟻穴,有甚麼方法把牠弄出來?

這個問題是一個比喻,六個入口喻意人的六根—眼、耳、鼻、舌、身、意,動物應代表心。波思拉不斷反思這個問題。有一日,佛陀知道波思拉正在修習,於是運用神通來到他面前,給予指導和鼓勵。波思拉最終成為了阿羅漢。

2010年10月18日星期一

Purify thoughts, words and deeds

Watchful of speech, well restrained in mind, let him do nought unskillful through his body. Let him purify these three ways of action and win the path realized by the sages.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人使用語言來溝通和表達意思。語言好像一把雙刃劍,能用於善和惡的用途上,因此要小心選擇,佛陀教人要節制和訓練我們的口舌。人應淨化身、口、意的行為,若人能明白這點,他就可領悟智者的道路。十善業包括:

  • 身行為: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
  • 口行為:不惡口、不兩舌、不妄語、不綺語
  • 意行為:不貪、不瞋、不癡

與十善業相反的是十不善業。

兩位老比丘在一條村落附近生活,兩人的關係很好。有一日,一位擅於說法年青的比丘來到,老比丘邀請他在節日向村民說法。村民亦很喜歡年青比丘的說法。一段時間後,年青比丘打算趕走兩位老比丘,以取得全部村民的供養。他在村中散播謠言,令兩位老比丘不能再留下生活。幾年後,兩位老比丘又遇上該年青比丘,知道他當年的行為,於是告知村民。村民最後趕走了該位年青比丘。

語言能破壞社會的和諧,人應小心說話。

2010年10月15日星期五

The slothful do not realize the path

The inactive idler who strives not when he should strive, who, though young and strong, is slothful, with (good) thoughts depressed, does not by wisdom realize the Path.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懶惰的人沒有在應努力的時候作出努力。雖然年輕和強壯,但由於懶散,他心缺乏活力,無法通往智慧的道路。智慧的道路是指八正道,人若跟隨八正道,最終能得到智慧。智慧不是世間的知識,它是源自內心的,不是來自外間。

Alavaka Sutta的經文中提到智慧的重要。

有一次,佛陀到阿拉維教化一名惡人。佛陀到了惡人的家門,著看門人讓他入內。看門人害怕擅自讓人進來會被主人責備,因此拒絕佛陀的要求。佛陀着他不用害怕。看門人最終打開大開,讓佛陀進人。

惡人回家中,看到佛陀坐在大廳,頓時十分憤怒,因為佛陀擅自進入自己的房屋。他叫佛陀離開。佛陀聽他的話離開後,他又叫佛陀入來。如是這三次。到第四次,佛陀拒絕他的要求。

惡人說會問佛陀幾個問題,若果佛陀無法回答的話,他會使用武力對付佛陀。佛陀說他有問題便問,自己不怕任何的威嚇。

惡人的問題

佛陀的回答

人怎樣能渡過流?

人怎樣能渡過大海?

人怎樣能止息苦?

人怎樣能得到淨化?

人有信能渡過流。

人能靠不放逸 / 正念渡過大海

人能靠精進止息苦

人從智慧得到淨化

流和大海在佛教喻意輪迴,即生死循環。佛教的信是建基於理性和對法義的認識,不是盲目的。正念是把心集中在一樣善的事物之上,心的力量便會生起。精進能幫助人清除心中的不善法,消除苦。智慧好像一把利劍,能斬除不善的東西,使心得到淨化。

智慧是佛教特有的觀念。人修習無常、苦和無我能帶來智慧。智慧好像溫泉,當出現適當的條件,溫泉會自然湧出地面。同樣當心修習無常、苦和無我,智慧生起的條件便出現,條件成熟後智慧就會生起。 

Venerable Bhikkhu Bodhi - Alavaka Sutta

Part 1

Part 2

Alavaka Sutta: Discourse to Alavaka

2010年10月13日星期三

Evil begets evil (II)

Mind is the forerunner of (all evil) states. Mind is chief; mind-made are they. If one speaks or acts with wicked mind, because of that, suffering follows one, even as the wheel follows the hoof of the draught-ox.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繼續簡介佛教。

佛法 (Dhamma) 具有以下的特點:

  • 佛法不是信仰,而是用來修習的。
  • 佛法超越時間和空間,過去、現在和將來都是正確的。
  • 佛法是開放給所有人的,屬於普世的真理,不只佛教徒能夠接觸和修習。
  • 佛法能帶領我們到預期的目標,亦即淨化人心。當心淨化後,所有的事物都得到清淨。
  • 佛法是給具智慧的人體證的,它存在我們的心中。

佛法 有多個的意思,要按文章的脈絡來解釋。

(一) 佛法可解作四聖諦 (Cattāri ariyasaccāni)。四聖諦是指:

  • 苦 (Dukkha)
  • 集 (Dukkha Samudaya):苦的成因
  • 滅 (Dukkha Nirodha):苦的止息—涅槃
  • 道 (Dukkha Nirodha Gamini Patipada Magga):止息苦的道路—八正道

苦有兩個意思,一是指痛苦,另一個是無常。佛教的中心點是人類,四聖諦亦與人生的真理有關。佛教處理人生的實際情況—轉變。轉變是一個過程,事物每刻都在轉變,沒有東西是靜止的,人生也是一樣。

由於佛教談論到苦,因此被人認為是悲觀的宗教。其實,佛教並不是悲觀或樂觀,而是如實觀的宗教。佛教徒是世上最快樂的人,他們面上常帶著笑容。

集是苦的成因。欲望是轉變和苦的動力。滅是涅槃,它指除去欲望,停止苦的境界。道是除去苦的方法,即八正道 (Aṭṭhaṅgika magga),從德行、智慧和心靈三方面提升人的質素。五戒是佛教德行的基礎,包括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

(二) 佛陀在菩提迦耶覺悟後,在當地留了一個月,期間沒有飲食,依靠解脫帶來的喜悅維持生命。佛陀清除了心中的三毒貪、瞋、癡。當人存有三毒,他很難明白四聖諦。除去三毒後,心便得到解脫,心中充滿喜悅,這些就是心靈的食物。佛陀向五比丘宣講佛法,他們也清除了三毒,成為了阿羅漢。後來佛陀又教化了五十五人,他們也成為了阿羅漢。佛陀對他們說:

我們清除了三毒,都是得到解脫的人,再沒有任何的束縛,為了世人的利益和快樂,你們要到各處向人們宣揚「佛法」。

這處的佛法用了「起點是善的、中段是善的、終點是善的」,因此應理解為八正道。八正道的戒律是起點,定是中段、慧是終點。

(三) 「如見緣起法,即見佛法」(Yo paticcasamuppádam passati so dhammam passati)。佛法在這指緣起法。世間事物是互相依緣的,緣起法由十二個因素組成,解釋了世界和人出現的原因。人是互相依靠的,若果各人能明白這道理,社會便會團結及和平。這是世間的真理。

(四) Dhamma解作道德操守,善法 (Kusala Dhamma) 和不善法 (Akusala Dhamma) 中的法就是這個意思。

(五) 「心是所有法的先導」(Manopubbangama dhamma),這處的法是指心的狀況。

2010年10月11日星期一

Transient are conditioned things / Sorrowful are conditioned things / Everything is souless

Transient are conditioned things

"Transient are all conditioned things": when this, with wisdom, one discerns, then is one disgusted with ill; this is the path to purity

Sorrowful are conditioned things

"Sorrowful are all conditioned things": when this, with wisdom, one discerns, then is one disgusted with ill; this is the path to purity

Everything is souless

"All Dhammas are without a soul": when this, with wisdom, one discerns, then is one disgusted with ill; this is the path to purity.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所有因緣和合的事物 (Saṅkhāra) 都是無常 (Anicca) 、苦 (Dukkha) 和無我 (Anattā) 的,透過智慧來明白這道理,人便不會對苦感興趣,苦在這指的五蘊,亦即是生命。若果人認識到人生每刻都在轉變,就不會產生執取,這是淨化心的道路。

苦有很多的意思,可解作五蘊和苦痛。感覺是心理過程的開始。人的感覺分為樂、苦和不苦不樂三類。當克服感覺後,心理過程就會停止。

無常、苦 和無我是佛教的基本教義,稱為三相 (signata),是萬物的本質。世間事物 (dhammas) 分成有為 (saṅkhata) 和無為 (asaṅkhata)。有為指因緣和合的東西。無為指涅槃,它是獨立和不受條件所限。所有的法都是無我的,涅槃也不例外。

Visuddhi是清淨的意思,magga是道路。除了八正道,佛陀還指出其他能淨化人心的道路。從無常、苦和無我的角度觀察事物是淨化心的方法,能除去心中的污染物。外間的污染物透過感官進人心中,掩蓋心原本的光芒。由於缺乏智慧和無明,凡夫不知道要淨化心靈,因此心受到污染。

以上的三首偈誦可作為內觀 (Vipassanā) 修習,使人認清事物的實相,得到清淨。任何人都可修習內觀,也不需特別的姿勢。人透過感官來接觸外間的事物,當看到一樣事物時,心會被它吸引或產生抗拒。例如看到一朋友時,心便會走到該對象,執取著它。但若眼前的是敵人,心會生起抗拒。污染由此生起。我們修習內觀能對事物有正確的態度,不讓心受到影響。

感官接觸外物後會產生感覺,感覺就是心理過程的開始,能勾起心底的隨眠 (Anusaya),例如儲藏在心底三毒貪、 瞋 和癡。隨眠會隨時從心底出來。我們要認識心的本質,感覺是個人和主觀的。超越感覺的方法明白它們是會變化,不會持久,這樣就不會執取它們。

有些時候感覺使我們的心變得頑固。當我們修習無常,心會變得柔軟和富彈性,不會固執。《法句經》有一個關於在日常生活修習無常的故事。

在佛世時期,一位將軍和妻子都是佛教徒。有一日,她在在家中準備向佛陀、舍利弗和阿難陀等佈施,期間僕人把一條字條交給她,告訴她的丈夫和兒子全被人殺害。她知道後把字條放入衣袋中,繼續佈施的工作。一位女僕拿着一瓶酥油走過,不小心打碎了瓶子,酥油倒在地上。舍利弗看到後安慰她,說所有東西都是會毀壞的。她聽到便把字條給舍利弗看,並告訴舍利弗自己在日常生活中修習佛法,心境沒受到影響。

《大念處經》(Maha Satipatthana Sutta) 提到另一種修習的方法—觀察身、受、心、法,以清除苦惱,得到清淨。修習五根 (indriya) 信、勤、念、定和慧 也能淨化人心。佛陀提到的各種道路是互相接連的。

如理思惟 (yoniso manasikāra) 是對事物正確的觀察和思考,能使心產生良好的效果。如理思惟是修習的要素。當感覺生起時,把它們辨別出來,感覺便會隨之消失。心中各種的不善稱為魔羅,生起不善時,不要把注意力放在引起不善的事物 (外境),應觀察不善本身。

2010年10月7日星期四

Evil begets evil (I)

Mind is the forerunner of (all evil) states. Mind is chief; mind-made are they. If one speaks or acts with wicked mind, because of that, suffering follows one, even as the wheel follows the hoof of the draught-ox.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首先簡介佛教。

當我們進行宗教修習時,若果清楚自己所做的東西,便能產生較好的效果。

《法句經》(Dhammapada) 是一本巴利文佛經,有別於中文的版本。佛教有很多的經文,巴利文佛經是其中一類。佛教有多個派別,各有自己的典籍。。巴利文佛經有三十一冊,分為三類:

  • 經藏 (Sutta Pitaka):佛陀宣講的佛法
  • 律藏 (Vinaya Pitaka):佛陀制定的戒律,用作規模比丘和比丘尼的行為
  • 論藏 (Abhidhamma Pitaka):闡釋佛法的文章

佛陀說法四十五年,內容均記錄在佛經。佛陀所說的說法稱為佛法 (Dhamma)。這處所指的佛陀是釋迦牟尼 (Śākyamuni),他在覺悟前稱為菩薩 (Bodhisatta)。菩薩解作將會覺悟的人,覺悟後成為佛陀,即覺悟的人。 釋迦牟尼在覺悟後活了四十五年。

經藏包括:

  • 長部 (Digha Nikāya):長篇的經文
  • 中部 (Majjhima Nikāya):中篇的經文
  • 相應部 (Samyutta Nikāya:長短不一的經文
  • 增支部 (Anguttara Nikāya):按數字排列的經文,一樣內容一類,兩樣內容另一類,如此類推,共分十一類
  • 小部 (Khuddaka Nikāya):雜類的經文,《法句經》是其中之一

Dhammapada由Dhamma和Pada組成,Dhamma的意思是佛陀的教法,而Pada則有三個意思:

  • 道路,Dhammapada是通往佛法的道路。
  • 步伐,Dhammapada是步向佛法的步伐。
  • 陳述,Dhammapada是佛法的陳述。

《法句經》被視為佛教徒的手冊,收錄所有重要的佛法教義。在上座部佛教,《法句經》是比丘學習的課本。長老會考核沙彌對該書的認識,例如背誦書中的偈誦,決定他們能否成為比丘。根據上座部佛教的傳統,比丘有責任向人們宣揚佛法,他們可從《法句經》選擇合適的偈誦。

《法句經》的偈誦由四句組成,以下的是例子:

  • Sabba papassa akaranam 諸惡莫作
  • Kusalassa upasampada 眾善奉行
  • Sachitta pariyodapanam 自淨其意
  • Etam buddhanu sasanam 是諸佛教

閱讀:

  1. Venerable Nārada, The Buddha and his teachings
  2. Tipitaka: The Pali Canon

2010年10月6日星期三

2010年10月4日星期一

The Eightfold Path is the best; Follow this path for purity; Following this path you can put an end to suffering; You must exert yourselves (II)

The best of paths is the Eightfold Path. The best of truths are the four Sayings. Non-attachment is the best of states. The best of bipeds is the Seeing One.

This is the only Way. There is none other for the purity of vision. Do you follow this path. This is the bewilderment of Màra.

Entering upon that path, you will make an end of pain. Having learnt the removal of thorns, have I taught you the path.

Striving should be done by yourselves; the Tathàgatas are only teachers. The meditative ones, who enter the way, are delivered from the bonds of Màra.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繼續講解上堂的偈誦。

在眾多宗教的解脫方法中,八正道 (Aṭṭhaṅgika magga) 是最優越的。在佛陀的時期,婆羅門和非婆羅門提出了不同的道路,以獲取解脫。

  • 祭祀之道 (Yañña-patha):婆羅門主張透過祭祀累積善業,死後得以升天。
  • 沉默之道 (Mona-patha):人們相信長期保持靜默便可得到解脫。
  • 智慧之道 (Ñana-patha):佛教亦屬於這類,佛教不提倡祭祀或終身保持沉默。

人的性格並不完美,擁有各種的缺點,跟隨八正道的目的是使人格達致完美。這正是佛陀說八正道較其他道路優越的原因。

四聖諦 (Cattāri ariyasaccāni) 是眾多真理中最優越的。

苦 (Dukkha) 指痛苦和指執取五蘊 (pañca-skandha)。執取由渴愛 (tanhā) 引起,是緊緊抓著不願意放手的意思。當我們對某事物生起渴愛時,便會想緊緊抓著它。例如我們走進商店,被一樣東西吸引著,並希望擁有它,執取就出現。

苦亦是轉變,指事物不斷的變化,由生起到毀壞。例如初生嬰兒日漸長大,最後死亡。

集 (Dukkha Samudaya) 是苦的成因,佛教認為苦源自渴愛。渴愛分為三種:

  • 欲愛 (kāma-taṇhā):貪求感官享樂,以滿足眼耳鼻舌身的欲望
  • 有愛 (bhava-taṇhā):貪求不斷重生
  • 無有愛 (vibhava-taṇhā):貪求涅槃或自毀

滅 (Dukkha Nirodha) 是苦的止息,亦即是涅槃。世間的快樂是短暫的,也依賴其他東西而來的,但涅槃卻是恆久的快樂。

道 (Dukkha Nirodha Gamini Patipada Magga) 是止息苦的方法,亦即是八正道。當人跟隨八正道,最終能消除苦和體證涅槃。

在眾多的事物中,涅槃是最好的。世間事物事分成有為 (saṅkhata) 和無為 (asaṅkhata)。有為指因緣和合的事物。無為指涅槃,是獨立和不受條件所限。

在眾人當中,擁有看到真理眼睛的人 (cakkhuma) 是最優秀的。Cakkhuma是指佛陀的。雖然我們擁有眼睛,但只能看到部份的真理,無法看到全部。

佛經註解指佛陀擁有五眼 (cakkhu),分別是:

  • 肉眼 (mamsa-cakkhu):人的眼睛
  • 天眼 (dibba-cakkhu):能看到各處的事物,不受空間的限制
  • 慧眼 (pañña-cakkhu):明白四聖諦,看到事物的實相
  • 佛眼 (Buddha-cakkhu):佛眼獨有的
  • 普眼 (samanta-cakkhu):當心集中時,能看到一切事物

魔王 (Māra) 是死亡之神,當人跟隨八正道,魔王便會感到迷惑,不再受到死亡的控制。八正道能幫助我們除去污染物,解除生死的束縛。

佛陀是一位導師,他向人們指出了八正道,是否跟隨八正道是個人的決定。

Dhammacakkappavattana Sutta: Setting in Motion the Wheel of Truth

2010年9月24日星期五

一日禪 (青年) 及 (大眾)

導師:烏普居士 Upul Gamage

1 . ( 青年) 2010年10月30日(星期六) 9:00 – 17:00
2 . ( 大眾) 2010年10月31日(星期日) 9:00 – 17:00
地點:城景國際酒店
香港九龍窩打老道23號5/F鑽石廰 ( 油麻地地鐵站A2出口 )

程序:
09:00 - 11:30 開示、研討、靜坐
11:30 - 13:00 午餐(免費素食午餐)
13:00 - 15:30 開示、研討、靜坐
15:30 - 16:30 瑜伽
16:30 - 17:00 總結
以上程序只供參考
語言:英語、粵語翻譯
費用:免費(隨緣樂助)
報名:2010年9月9日接受電話報名,額滿即止
入營須知

電話:9382 9944

綱頁:http://www.godwin.org.hk/index01.html

2010年9月20日星期一

The Eightfold Path is the best; Follow this path for purity; Following this path you can put an end to suffering; You must exert yourselves (I)

The Eightfold Path is the best; Follow this path for purity; Following this path you can put an end to suffering; You must exert yourselves

The best of paths is the Eightfold Path. The best of truths are the four Sayings. Non-attachment is the best of states. The best of bipeds is the Seeing One.

This is the only Way. There is none other for the purity of vision. Do you follow this path. This is the bewilderment of Màra.

Entering upon that path, you will make an end of pain. Having learnt the removal of thorns, have I taught you the path.

Striving should be done by yourselves; the Tathàgatas are only teachers. The meditative ones, who enter the way, are delivered from the bonds of Màra.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八正道 (Aṭṭhaṅgika magga) 是佛教的道路 (Buddhist Way),它使佛教與眾不同,成為獨特的宗教。八正道是聖者之道的,分成八部份和是一條道路,能帶領人前往止息苦的終點。佛教說人生是苦,也說苦的止息,苦的止息稱為涅槃。佛教認為人可從德行和心兩方面淨化人生,透過淨化人生體證涅槃,亦即最終的快樂。

八正道不是由佛陀創造出來,而是被佛陀發現的。八正道是一條古道,以往的佛陀都遵從,但後來沒有人知道它的存在,直到釋迦牟尼佛陀重新向人們宣示。同樣,佛法也只是由佛陀發現。四聖諦 (Cattāri ariyasaccāni) 是佛法的基礎,包括苦、集、滅、道四樣東西,最後的道諦就是指八正道。

在眾多的條路中,八正道是最優越的。八正道是聖者所行的道路。聖者是淨化了心,除去貪、瞋、癡三毒的人,如佛陀和阿羅漢。在《城喻經》(Nagara Sutta: The City) 中,佛陀就以發現古城來比喻八正道。經中指一名村民在森林漫步,偶然發現了一個破落的古城,他於是告訴國王派人前往發掘,重現古城的光輝。

八正道的起點是善的、中段是善的、終點是善的。戒律是起點,定是中段、慧是終點。戒律是修行的基礎,若果沒有戒律,修習很難進行和取得成果。當人品行良好,他便不會受社會問題困擾,與人的關係和睦,這樣心能較易集中,智慧亦能生起。

八正道又稱中道,包括了正見、正思維、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我們應把八正道當作生活的一部份,在生活中實踐,從而消除苦和帶來智慧。所有佛教徒要遵從八正道。當我們對佛法僧存有信、避免惡口、對社會作出貢獻、不傷害任何人、把心集中在善景之上,我們就是遵從八正道。雖然它分成八部份,但應同時修習。人不是完美的,但八正道能使人生變得完美,這正是八正道優越之處。

八正道十分重要,佛陀在涅槃前也再三強調。《大般涅槃經》(Maha-parinibbana Sutta) 記錄佛陀晚年病重,到了拘尸那羅的娑羅樹園養病。一名外道遊方者蘇跋陀 (Subhadda) 知道這消息後,便前往向佛陀請教一些問題。阿難陀阻止蘇跋陀入內,以免打擾佛陀。佛陀聽到兩人的對話,便讓蘇跋陀入來。

蘇跋陀對佛陀說:「城中有很多稱為宗教導師的人,他們都說自己已經覺悟,這是否事實?」

佛陀回答:「這是沒有意義的問題,若你看到八正道便能找到第一、第二、第三和第四沙門 (四果聖者)。」

蘇跋陀聽後希望成為比丘,他是佛陀最後的一位弟子。

在佛世時期,沙門 (Samana) 和婆羅門 (Brahmin)是兩個不同的社會階層沙門是有別於婆羅門的修行者佛教認為沙門是除去了心中所有不善的人。佛教提到四果聖人:

  • 入流果 (初果Sotāpanna):第一沙門
  • 一還果 (二果Sakadāgāmī):第二沙門
  • 不還果 (三果Anāgāmī):第三沙門
  • 阿羅漢 (四果Arahant):第四沙門

佛陀說法四十五年,說的就是八正道,在每篇經文都可找到八正道的精華。

在眾多的真諦中四聖諦(Cattāri ariyasaccāni)是最優勝的。四聖諦是指:

  • 苦 (Dukkha)
  • 集 (Dukkha Samudaya):苦的成因
  • 滅 (Dukkha Nirodha):苦的止息—涅槃
  • 道 (Dukkha Nirodha Gamini Patipada Magga):止息苦的道路—八正道

集、滅和道都是與苦有關。苦是指執取五蘊 (pañca- skandha),五蘊簡單來說就是身心,身心一起運作時苦便生起。執取共有四類:

  • 欲取 (Kāma-upādāna):取感官享樂
  • 見取 (Ditthi-upādāna):對真理的局部認識,會產生誤解
  • 戒禁取 (Sīla-bbata-upādāna):不正確的宗教觀念和儀式
  • 我語取 (Atta-vādupādāna):相信實我 / 靈魂的存在

渴愛 (Taṇhā) 是對事物的追求,我慢 (māna) 是自我中心的計量,兩都是生命開始的動力。當渴愛出現時,執取亦會生起。佛教認為生命只不過是五蘊,也就是苦,而八正道就是能平息苦的方法。

(篇幅太長,下回再說)

2010年9月13日星期一

Be pure in deed, word and thought

One should guard against misdeeds (caused by) the body, and one should be restrained in body. Giving up evil conduct in body, one should be of good bodily conduct.

One should guard against misdeeds (caused by) speech, and one should be restrained in speech. Giving up evil conduct in speech, one should be of good conduct in speech.

One should guard against misdeeds (caused by) the mind, and one should be restrained in mind. Giving up evil conduct in mind, one should be of good conduct in mind.

The wise are restrained in deed; in speech, too, they are restrained. The wise, restrained in mind, are indeed those who are perfectly restrained.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人應守護身的行為,節制身的行為,捨棄身不善的行為,以身作善的行為。

人應守護口的行為,節制口的行為,捨棄口不善的行為,以口作善的行為。

人應守護意的行為,節制意的行為,捨棄意不善的行為,以意作善的行為。

智者是節制身口意的人,是理想的人。

這些偈誦與一些比丘有關。

有一次,佛陀在寺院聽到嘈雜的聲音,便問阿難陀是由甚麼造成。阿難陀回答是由一些穿著木鞋的比丘行走時發出的。佛陀聽到後說出以上的偈誦,教導人要注意身口意的行為。

2010年9月10日星期五

There is none who is blameless in this world (II)

There is none who is blameless in this world

This, O Atula, is an old saying; it is not one of today only: they blame those who sit silent, they blame those who speak too much. Those speaking little too they blame. There is no one who is not blamed in this world.

There is none who is wholly blamed or praised

There never was, there never will be, nor does there exist now, a person who is wholly blamed or wholly praised.

The blameless are praised

Examining day by day, the wise praise him who is of flawless life, intelligent, endowed with knowledge and virtue.

Who dare blame the pure?

Who deigns to blame him who is like a piece of refined gold? Even the gods praise him; by Brahma too he is praised.

Ven. Nàrada, Dhammapada

這四首偈誦與佛教徒阿拘拉 (Atula) 有關。

有一日,阿拘拉想聽比丘說法,於是前往找離婆多 (Revata) 。離婆多是位修習靜默的比丘,很少與人談話。阿拘拉到來時,離婆多沒有向他說話,只靜靜地坐著。阿拘拉失望地離開,向人指責離婆多是一位不中用的比丘,只懂得閉上眼睛不發一言。

阿拘拉決定找一位有名的比丘,認為他定會向自己說法。阿拘拉前往見佛陀的首座弟子舍利弗。在僧團內,舍利弗的地位僅次於佛陀,以智慧見稱,精於阿毗達磨 (Abhidhamma),佛陀也常稱讚舍利弗。阿毗達磨是三藏 (Tipiṭaka) 之一,有系統地闡釋佛法。阿拘拉向舍利弗說出到來的原因,舍利弗於是向他講解阿毗達磨。阿毗達磨非常奧妙,阿拘拉無法明白。阿拘拉聽完後也很失望,四處向人批評舍利弗說得太冗長。

阿拘拉接著找阿難陀 (Ananda),相信他會說些適合的佛法給自己聽。阿難陀心想阿拘拉不喜歡長的法義,也不喜歡短的法義,於是決定說一些適量的。阿拘拉明白阿難陀的說法,但心想沒有得到任何東西,阿難陀說的也是沒有用的東西。

最後,阿拘拉前往見佛陀,說出了對三位比丘的感覺。佛陀聽到後說了以上的偈誦。

2010年9月9日星期四

There is none who is blameless in this world (I)

There is none who is blameless in this world

This, O Atula, is an old saying; it is not one of today only: they blame those who sit silent, they blame those who speak too much. Those speaking little too they blame. There is no one who is not blamed in this world.

There is none who is wholly blamed or praised

There never was, there never will be, nor does there exist now, a person who is wholly blamed or wholly praised.

The blameless are praised

Examining day by day, the wise praise him who is of flawless life, intelligent, endowed with knowledge and virtue.

Who dare blame the pure?

Who deigns to blame him who is like a piece of refined gold? Even the gods praise him; by Brahma too he is praised.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世上沒有人能避過別人的批評。人們批評保持沉默的人、批評常說話的人、批評說話適量的人。沒有人完全被人稱讚,也沒有人完全被人批評。

法師指由於各人的觀點、喜好和價值觀不同,一個人的言行是很難滿足所有人的,甚至佛陀亦曾被人無理責罵。有一次,佛陀和比丘們在祈樹給孤獨園居住,他們被人惡言斥責。佛陀和比丘們沒有理會,這些人亦隨即散去。

世上沒有人是完全善或全惡的,善惡很多時摻雜一起。佛陀曾說:「有時候他是個好人,但一段時間後就變壞了。有時候他是個壞人,但一段時間後就變好了。」這就是人的行為的本質。

(篇幅太長,下回再說)

2010年9月8日星期三

The Wanderer above a Sea of Fog

Wanderer above the Sea of Fog

The Wanderer above a Sea of Fog

The impression it leaves is contradictory, suggesting at once mastery over a landscape and the insignificance of the individual within it. We see no face, so it's impossible to know whether the prospect facing the young man is exhilarating, or terrifying, or both.

John Lewis Gaddis, The Landscape of History: How Historians Map the Past

2010年9月3日星期五

Real beauty

Ven.Dhammananda We are spending so much money today for cosmetics and what you call facials. How much is paid to beautify? But without spending single cent you can beautify yourself if you can develop your kindness, your honesty, your sympathy, your understanding. If these qualities are there, everybody looks at you with confidence, with love. Real beauty is there.

Venerable K. Sri Dhammanada

Purpose in life

Although there is no specific purpose in man's existence, yet man is free to have some purpose in life.

Venerable Nārada Mahāthera, The Buddha and his teachings

2010年9月2日星期四

The ever vigilant give up defilements

The defilements of those who are ever vigilant, who discipline themselves day and night, who are wholly intent on Nibbàna, are destroyed.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這首偈誦與一位女僕璞娜 (Punna) 有關。

有一日,主人吩咐她樁米,經過整日的工作,晚上她便在屋外休息。她看到一位比丘正帶領其他比丘走過。她想由於自己是奴僕,因此要整天工作,為甚麼這些比丘晚上還不睡覺,可能他們正在患病的比丘找尋藥物,又或有比丘被蛇咬傷,他們趕往找醫生。

這位帶領比丘的人達帕 (Dabba)。達帕的母親很早便去世了,他被送到寺院為比丘。在佛陀的指導下,達帕很年輕就成為了阿羅漢。達帕請求佛陀給予一些工作,希望負責安排寺院的住宿和飲食。佛陀清楚達帕的能力,同意了他的請求。當璞娜看到達帕的晚上,他正帶比丘往寺院休息。

翌日早上,璞娜煮了些簡單的食物,然後往另一處地方工作。她在途中遇到佛陀外出化食,決定把食物布施給佛陀。佛陀打開鉢,接受了璞娜的食物。她想自己的食物沒有價值,佛陀可能不會吃下,於是跟著佛陀看看他會否吃這些食物。佛陀知道璞娜的想法,吩咐阿難陀在樹下準備一個座位,接著開始進食。璞娜看到後很開心,她問佛陀為甚麼比丘們晚上不休息。佛陀解釋這是比丘的生活方式,正如她辛勤工作來維持生計,比丘們早晚修習以達到涅槃。

2010年9月1日星期三

The harmless attain the deathless

Those sages who are harmless, and are ever restrained in body, go to the deathless state (Nibbàna), whither gone they never grieve.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Muni是聖者的意思,指透過修習來訓練心的人munayo是眾數。Muni中文又譯作「牟尼」,如佛陀被稱為釋迦牟尼。

牟尼代表著靜默 (silence) 的文化,他們經常保持靜默。保持靜默是很困難的,內心常常煩亂不安,就算外界靜下來,但內心仍可能沒有安寧。佛陀重視靜默,有一次比丘在寺院發出噪音,佛陀吩咐他們返回所屬的寺院。佛陀每日都會進入禪定,體會平靜的喜悅,讓心得到止息,有時更會獨處三個月。

這首偈誦與一對婆羅門夫婦有關,他們視佛陀為自己的兒子。

有一日,佛陀外出化食,遇到一位婆羅門男人。當他看到佛陀時,便上前捉著佛陀的手,並稱佛陀為自己的兒子。他更拉佛陀回家給妻子看,她也說佛陀是自己的兒子。該對夫婦經常到寺院聽佛陀說法,後來成為了不還果 (anāgāmī) 和阿羅漢 (arahant)。

寺院的比丘談論到這件事情,為甚麼這對婆羅門夫婦會稱佛陀為兒子,佛陀的父母是淨飯王和摩耶夫人。佛陀知道後,解釋這對婆羅門夫婦前生曾是佛陀的父母,因此對佛陀存有愛。

佛教提到兩種東西會帶來突然出現的愛或感情。第一樣與過去有關,即過去的因緣。第二樣與現世的善意有關。

2010年8月31日星期二

Be truthful, patient and generous

One should utter the truth. One should not be angry. One should give even from a scanty store to him who asks. Along these three paths one may go to the presence of the gods.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人應實話實說、不應忿怒、給予東西給別人 (布施)

透過這三樣事情,人就可往生天界。

這首偈誦與目犍連(Mahā Moggallanā)從天界帶回的消息有關。

心有很大的力量,但被污染物所掩蓋,除去污染物後,力量就可顯現,亦即能擁有神通的能力。當心集中時,人就可運用神通。心不能集中的原因,是由於污染物存在心中。

人的心好像太陽,太陽有強大的力量。若果它被雲所覆蓋,光茫便看不到,心的情況也是一樣。佛陀曾說人心擁有明亮的特質,這些特質會被外界的污染物所遮蓋。五蓋 (pañca-nīvaraṇāni, Five Hindrances) 是貪欲、瞋恚、睡眠 (懶惰)、掉悔和疑惑,它們會把心蓋著。

目犍連與舍利弗是佛陀的一位上首弟子,目犍連以神通見聞,有時候佛陀會吩咐他運用神通,以解除人們的邪見。目犍連又會以神通前往天界,與天人見面。有一次,目犍連在天界看到一些天女,問其中一位生前做了甚麼善業,現在能往生天界。天人回答自己也沒有做很多的善業,但從不說謊。另一位的回答亦類似,但說從不發怒,努力忍受脾氣暴躁的丈夫。第三位也同樣回答,自己有一日把一些東西給了別人。

目犍連問佛陀是否這麼小的善業就可往生天界。佛陀反問他為甚麼要這樣問,這些天女不是給了答案嗎。佛陀於是說出了以上的偈誦。

Nyanaponika Thera

The Five Mental Hindrances and Their Conquest: Selected Texts from the Pali Canon and the Commentaries

2010年8月27日星期五

The mirror

Ven.Dhammananda

 

When we look at the face in the mirror, we can understand to a certain extent the nature of the mind. The face is the mirror for us to see the reflection of the mind.

Venerable K. Sri Dhammanada

2010年8月25日星期三

Overcome anger by love (II)

Conquer anger by love. Conquer evil by good. Conquer the stingy by giving. Conquer the liar by truth.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富翁想為兒子娶妻,他知道農夫有一名女兒,於是向農夫提親。農夫把婚事告訴女兒優它拿 (Uttara),但她不願意,因為富翁一家不是佛教徒。最終農夫接受了婚事,把女兒嫁給富翁的兒子。

優它拿為了空出點時間進行宗教活動,在得到丈夫的同意後,她聘請了一位女士絲蕊瑪 (Sirima) 來照顧丈夫。有一次,絲蕊瑪看到優它拿的丈夫向妻子笑,心中生起了妒忌和怒氣。當優它拿在廚房準備食物布施比丘時,絲蕊瑪把油潑向優它拿,工人馬上制止和各打傷她。

優它拿沒有生氣,並為絲蕊瑪敷藥。絲蕊瑪感到很後悔,請求優它拿原諒。優它拿說自己的原諒並不重要,著絲蕊瑪向自己的主人道歉。絲蕊瑪以為優它拿的丈夫就是她主人,但他卻說是另有其人,她的主人明天會來家中。

第二日,佛陀到來接受供養,絲蕊瑪向佛陀說出自己的行為,請佛陀寬恕。佛陀聽到後說出了以上的偈誦。

2010年8月23日星期一

Control your anger

Whoso checks his uprisen anger as though it were a rolling chariot, him I call a true charioteer. Other charioteers are mere rein-holders.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心中生起憤怒時,就如行駛中的馬車不斷加速,一個能駕馭馬車的車手,才是真正的車手,其他人只是執著韁繩。一個人能調伏憤怒,他就是能調伏心的人,不讓憤怒增強和爆發出來。

憤怒是非常有害的,能造成嚴重的後果。人的心中存有貪著 (attraction) 和抗拒 (aversion),是兩股相反的力量。貪著吸引著人到貪欲的地方,抗拒則使人離開不喜歡的地方。貪著帶來愛,抗拒則帶來恨。貪著和抗拒就如火車軌平衡地伸延開去。貪著有時候能做出好的事情,但憤怒只有破壞性,因此佛陀時經常強調人要能調憤怒。

法師指出,當人們生起憤怒時,應「察覺」(覺知 aware) 忿怒的出現,這樣它便會消失。同樣,對貪著也可使用同樣的方法。佛陀在得道前進行修習,心中生起各種的思緒,佛陀一一辨別它們,結果這些思緒相繼消失 (Padhana Sutta: The Great Struggle) 。

這首偈誦與一位天神有關。

一位天神對一位比丘很憤怒,想殺死該比丘。正當她要動手時,突然想起他是佛陀的弟子,若果殺死他佛陀便會不高興。最後,她調伏了心中的憤怒。

天神後來前往見佛陀,把這件事情告訴佛陀。佛陀聽到後說出了以上的偈誦,稱贊天神行為。

Overcome anger by love (I)

Conquer anger by love. Conquer evil by good. Conquer the stingy by giving. Conquer the liar by truth.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法師指佛教是一種「逆流」(paṭisotagāmin) 的宗教,當人生起憤怒時、貪欲、吝嗇和說謊時,佛陀教導人應有慈心、不貪、布施和誠實。順流而行十分容易,只要順應貪欲、執著和愚痴便可。逆流而上則要很大的勇氣、慈心和智慧。佛法與一般世俗事物是相反的,並且是很深奧。世俗人受貪欲和無明的蒙蔽,不能看見佛法。

這首偈誦與一位佛教徒有關。

有一日,王舍城舉行節慶,城中各人都在慶祝。富翁問農夫為甚麼不參加慶祝活動,農夫說自己要工作賺錢維生,請求富翁給予工作。富翁於是安排農夫到農田耕種。農夫回到家中,吩咐妻子準備午飯,中午時送飯給他。

舍利弗 (Sāriputta) 在田間附近修習,剛出滅盡定 (nirodha-samāpatti) 。農夫看到舍利弗,便打了點水給他。農夫的妻子拿著午飯給丈夫,途中遇到舍利弗。她心想平日家中有食物時,舍利弗沒有到來化食,但當沒有食物時,舍利弗卻到家中化食。今日手上食著食物,又能遇上舍利弗,於是決定把午飯用作布施。

舍利弗知道這些飯菜是送給農夫的,因此只接受了一半。農夫的妻子說這是一人的分量,堅持把全部午飯布施給舍利弗。然後她返回家中,再煮午飯給丈夫。農夫由於飢餓而生氣,她於是把遇到舍利弗和布的事情告訴丈夫。丈夫聽到後怒氣全消,並感到很高興,說自己早上亦遇到舍利弗。

吃過午飯後,農夫繼續工作,突然看到泥土中有些閃亮的東西,夫妻兩人確定這些是黃金。農夫趕往富翁的家中,告訴黃金的事情。富翁派人把黃金帶回家中,並問人們這些黃金的價值,眾人說很難估計。富翁又問應如何獎賞農夫,人們說應讓農夫成為富翁。農夫說自己是個貧窮的人,請富翁給自己一間房屋和一塊田便夠。

(篇幅太長,下回再說)

2010年8月21日星期六

Give up anger (II)

One should give up anger. One should abandon pride. One should overcome all fetters. Ills never befall him who clings not to mind and body and is passionless.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這首偈誦講述傲慢和忿怒的影響

佛陀的弟子阿那律陀 (Anuruddha) 是一名阿羅漢。有一次,阿那律陀到了迦毗羅衛國,當地的親屬知道後十分高興,紛紛到寺院與他見面,但他的妹妹蘿希妮 (Rohini) 卻沒有來。阿那律陀便問眾人蘿希妮在哪處。親友回答她身上有點問題,不想與人接觸。阿那律陀吩咐人把蘿希妮找來,並問她為何不肯前來。她說自己患有皮膚病,不想讓別人看到。阿那律陀問她有沒有金錢,蘿希妮說有一點。阿那律陀叫她用這些金錢建一間兩層的樓房,供過路的人休息。蘿希妮接受了阿那律陀的建議。

樓房建成後,人們邀請佛陀來接受供養。蘿希妮最初沒有出席供養,佛陀叫人把她找來。由於能夠幫助別人,蘿希妮心中生起喜悅,身上的皮膚病亦逐漸痊愈了

佛陀說出蘿希妮前生的事情。

蘿希妮前生是一位王后,性格很傲慢和容易發怒。國王很寵愛一位王妃,王后因而十分妒忌。王后找來一些發癢的果實,放在該王妃的床上,結果使該王妃患上皮膚病。由於以往的惡業,結果下一生患上皮膚病。

佛陀說忿怒是非常不好的東西,當人發怒時是最醜陋的。

注:Ven. Narada在故事提到的人物是目犍連 (Moggallàna),而Ven. K. Sri Dhammananda和Ven. W. Sarada的版本則是阿那律陀。目犍連和阿那律陀都是佛陀的大弟子。

2010年8月20日星期五

Give up anger (I)

One should give up anger. One should abandon pride. One should overcome all fetters. Ills never befall him who clings not to mind and body and is passionless.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捨棄忿怒,滅除我慢,便能解除結縛。不要執著名色,人就不會受苦。

法師解釋了結縛 (saṃyoga) 的內容。我們受到十種結縛的影響,因此不斷在生死輪迴,只有破除結縛才可得以解脫。十種結縛包括:

  1. 我見 (sakkāya-diṭṭhi):存有我的觀念
  2. 疑惑 (vicikicchā):懷疑佛陀的覺悟,佛法、僧團、戒律、過去、將來和緣起法
  3. 戒取 (sīlabbata-parāmāso):執取不正確的宗教信仰和儀式,例如跟隨動物的行為
  4. 欲貪 (kāmacchando):貪取感官欲樂
  5. 嗔恚 (vyāpādo / byāpādo) :生氣、憤怒
  6. 色貪 (rūparāgo):貪戀在色界再生
  7. 無色貪 (arūparāgo):貪戀在無色界再生
  8. 慢 (māno) :量度
  9. 掉舉 (uddhaccaŋ):煩躁、分心
  10. 無明 (avijjā):不認識四聖諦

佛教的四果聖人包括入流果 (初果sotāpanna)、一還果 (二果sakadāgāmī) 和不還果(三果anāgāmī) 和阿羅漢 (四果arahant),他們除去心中不同的污染。

  • 入流果:消除我見、疑惑、戒取
  • 一還果:削弱欲貪和瞋恚
  • 不還果:消除欲貪和瞋恚
  • 阿羅漢:消除色界貪、無色界貪、慢、掉舉和無明

(篇幅太長,下回再說)

2010年8月19日星期四

Merit welcomes the doers of good

A man long absent and returned safe from afar, his kinsmen, friends, and well-wishers welcome on his arrival.

Likewise, his good deeds will receive the well-doer who has gone from this world to the next, as kinsmen will receive a dear one on his return.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一個久居外地的人,從外地平安回來,親屬、朋友和心腸好的人看到他時都會很喜悅。同樣地,從此世到他世的人,福德會來接引他,就好像親友迎接他的回來。

這首偈誦與佛教徒難提 (Nandiya) 有關。

難提生於一個佛教家庭,父母都是佛教徒。當難提長大,母親打算為兒子娶妻,人選就是自己的侄女。根據傳統,兩人適合結婚。母親對兒子說出娶妻的事情時,他拒絕了母親的建議,表示若果與這名沒有宗教信仰女子結婚,便會影響自己的宗教生活。

母親於是把兒子的回覆告訴侄女,說假如她在宗教上支持他的話,他才應承婚事,並吩咐她到家中參與宗教活動。侄女接受了姨母的建議。後來,難提與表妹結了婚。幾年後,難提的父母去世了。

難提繼承了父母的財富,希望為僧團在寺院興建一座大殿,妻子沒有反對。大殿建成後,難提邀請佛陀和比丘前來接受供養。佛陀在供養後說出了以上的偈誦,稱讚難提的善行。

2010年8月17日星期二

The non-attached go upstream

He who has developed a wish for the Undeclared (Nibbàna), he whose mind is thrilled (with the three Fruits), he whose mind is not bound by material pleasures, such a person is called an "Upstream-bound One".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上流人 (Uddhamsota) 是指三果聖人 (anāgāmī),他具備以下的特徵,包括努力取證涅槃、瀰漫達致證涅的心境、心不受感官欲樂 / 欲貪的束縛。

「不能解釋」(anakkhate) 解作涅槃。涅槃是不能用語言解釋的,佛陀也沒有指明甚麼是涅槃,他只指出前往涅槃的道路。

佛教的四果聖人包括入流果 (初果sotāpanna)、一還果 (二果sakadāgāmī) 和不還果(三果anāgāmī) 和阿羅漢 (四果arahant),他們除去心中不同的污染。

  • 入流果:消除我見、疑惑、戒取
  • 一還果:削弱欲貪和瞋恚
  • 不還果:消除欲貪和瞋恚
  • 阿羅漢:消除色界貪、無色界貪、慢、掉舉和無明

這首偈誦與一位年老的比丘有關。

一位老比丘在寺廟進行修習,並指導年輕的比丘。當他生病時,一位學生詢問他在修習上取得甚麼成果。老比丘保持沉默,不久便去世了。那位年輕的比丘很傷心,不知道老師會投生哪處,於是前往詢問佛陀。佛陀說這位比丘並未能完成修習,亦即未達到阿羅漢果,但得到了三果,會在梵天入滅,不會再來人世間。

Venerable Thich Nhat Hanh - What is Nirvana?

2010年8月13日星期五

The virtuous are dear to all (II)

Whoso is perfect in virtue, and insight, is established in the Dhamma, has realized the Truths, and fulfils his own duties - him do folk hold dear.

Ven. Nàrada, Dhammapada

這首偈誦與大迦葉有關。

有一日,王舍城慶祝節日,佛陀與比丘們在入城化食,在路上看到一些拿著糕餅的小孩。小孩正趕入城,沒有留意到佛陀和比丘。

佛陀問比丘:「你們今日想吃糕餅嗎?」

比丘回答:「世尊,小孩都帶走了所有的糕餅,我們怎可能吃到呢?」

佛陀說:「如果你們想吃,其實也是可以的。」

佛陀記載佛陀有預知的能力,知道甚麼事情有可能和不可能。佛陀知道比丘們能夠吃到糕餅,因為小孩將會供養大迦葉。

大迦葉沒有與佛陀同行,稍後才加入化食的隊伍。大迦葉很受人們的歡迎,人們見到他會感到喜悅。果然如佛陀所料,當小孩看到大迦葉,紛紛供養糕餅給大迦葉。大迦葉吩咐小孩先供養自己的老師佛陀和比丘。

佛陀於是說出了以上的偈誦。

2010年8月12日星期四

The virtuous are dear to all (I)

Whoso is perfect in virtue, and insight, is established in the Dhamma, has realized the Truths, and fulfils his own duties - him do folk hold dear.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這個人具有戒和正見,站立在法之上,知道真諦,做好自己的工作,人們都喜歡他。

法師介紹了大迦葉 (Maha Kassapa) 的生平。大迦葉是佛陀其中一個傑出的弟子,在佛陀的指導下成為阿羅漢。大迦葉是第一次佛經結集的負責人,我們今天能閱讀佛陀的思想,他居功不少。

大迦葉生於一個富裕的婆羅門家庭,當到適婚年齡,父母便為他娶了妻子。雖然他不太願意,但順從父母的意思。其實,他很早就希望出家修行。在婚禮的晚上,他向新婚妻子說出心中的意願,原來妻子亦有同樣的想法。翌日,兩人離開家庭,分道揚鑣,各自找尋修行的老師。

大迦葉在路上遇見佛陀,感到佛陀就是他要找的人。在聽過佛陀的說法後,大迦葉希望成為佛陀弟子,佛陀便問他有否帶備出家人穿的衣服。大迦葉拿出早前購買的絲質袈裟給佛陀看,佛陀說它很好,於是把自己的和他交換。大迦葉是唯一曾與佛陀交換袈裟的弟子。根據記載,佛陀與大迦葉的樣貌十分相似。

大迦葉長期居於森林,不斷在森林禪修,間中才到寺院探望佛陀。大迦葉年老時,佛陀叫他到寺院居住,以便獲得較好的食物和衣服。然而,大迦葉拒絕了佛陀的邀請,指村落有很多的麻煩事情,森林的動物也不會傷害他,因此希望繼續留在森林生活。

有一次大迦葉到寺院探望佛陀。阿難陀 (Ananda) 很敬重大迦葉。阿難陀邀請大迦葉到比丘尼居住的寺院說法。比丘尼對大迦葉的說法方式不太喜歡,其中一位比丘尼說大迦葉在阿難陀面前說法,就好像一個賣針的小販向製造針的人推銷針一樣。由於大迦葉已經是阿羅漢,他未有生氣。

(篇幅太長,下回再說)

2010年8月11日星期三

Avoid what which should be shunned (II)

Avoid what which should be shunned

Applying oneself to that which should be avoided, not applying oneself to that which should be pursued, and giving up the quest, one who goes after pleasure envies them who exert themselves.

Give up both what is dear and not dear

Consort not with those that are dear, never with those that are not dear; not seeing those that are dear and seeing those that are not dear, are both painful.

Hold nothing dear

Hence hold nothing dear, for separation from those that are dear is bad; bonds do not exist or those to whom naught is dear or not dear.

Grief springs from what is dear

From endearment springs grief, from endearment springs fear; for him who is wholly free from endearment there is no grief, much less fear.

Grief springs from affection

From affection springs grief, from affection springs fear; for him who is wholly free from affection there is no grief, much less fear.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愛著(piya)和厭惡以四種形式出現。

  • 愛著生起愛著:你有一位朋友,其他人喜歡你的朋友,你因而喜歡他們。
  • 愛著生起厭惡:你有一位朋友,其他人不喜歡你的朋友,你因而不喜歡他們。
  • 厭惡生起愛著:你有一位敵人,其他人不喜歡他,你因而喜歡他們。
  • 厭惡生起厭惡:你有一位敵人,其他人喜歡他,你因而不喜歡他們。

渴愛(tanhā)和無明(avijjā)是兩個重要的心理因素,使人的生命持續,不斷輪迴。

渴愛可分為三類:

  • 欲愛 (kāma-taṇhā):追求感官欲樂,滿足感官的欲望
  • 有愛 (bhava-taṇhā)追求再生和生命的延續
  • 無有愛 (vibhava-taṇhā):追求摧毀生命,又指執取涅槃

無明不是沒有知識,而是不明白真理。無明等同邪見,與正見 (sammā-diṭṭhi) 相對正見是明白四聖諦。

四聖諦簡單來說是苦和苦的止息。無常是苦,當人認識到無常的道理,就能明白無我。無常、苦和無我是互相關連的。

2010年8月10日星期二

Avoid what which should be shunned (I)

Avoid what which should be shunned

Applying oneself to that which should be avoided, not applying oneself to that which should be pursued, and giving up the quest, one who goes after pleasure envies them who exert themselves.

Give up both what is dear and not dear

Consort not with those that are dear, never with those that are not dear; not seeing those that are dear and seeing those that are not dear, are both painful.

Hold nothing dear

Hence hold nothing dear, for separation from those that are dear is bad; bonds do not exist or those to whom naught is dear or not dear.

Grief springs from what is dear

From endearment springs grief, from endearment springs fear; for him who is wholly free from endearment there is no grief, much less fear.

Grief springs from affection

From affection springs grief, from affection springs fear; for him who is wholly free from affection there is no grief, much less fear.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心專注在不正確的方法,執取鍾愛的東西而忘記生命的意義,心存妒忌

計著鍾愛的東西,討厭不鍾愛的東西

看不到鍾愛的東西時會生起苦,看到不鍾愛的東西時會生起苦

捨棄對鍾愛的執著、捨棄對不鍾愛的執著

世間充滿兩面性,例如鍾愛和不鍾愛、好和壞、黑和白等,它們都是束縛。Gantha解作「結縛」,共有四樣。

  • 貪abhijjhā:貪欲
  • 瞋vyāpāda:瞋怒
  • 戒禁取sīlabbata-parāmāsa:錯誤的宗教信仰和儀式
  • 見取 idamsaccābhinivesa:執著聽聞的見解為唯一的真理

悲傷由鍾愛生起、恐懼由鍾愛生起。鍾愛是一種執著,恐懼因執著而生起。如果沒有執著,人便沒有悲傷和恐懼。

常人都是由愛著(piya)和厭惡所驅使,它們是人心中的兩大要素,悲傷和恐懼亦因此存在。有時候我們會遇到非常傷心的情況,例如當親近的人逝世,悲傷便會出現。又或我們敵對的人,我們會害怕他們會傷害自己。悲傷源自愛著,而恐懼則源自厭惡。

愛著生起時,我們希望執取所想的東西。厭惡則相反,會令人設法離開不喜歡的東西。當完全消除愛著和厭惡,心便得到解脫。

(篇幅太長,下回再說)

2010年8月6日星期五

Blessed is the sight of the noble, sorrowful is association with the foolish, associate with wise

Good is the sight of the Ariyas: their company is ever happy. Not seeing the foolish, one may ever be happy.

Truly he who moves in company with fools grieves for a long time. Association with the foolish is ever painful as with a foe. Happy is association with the wise, even like meeting with kinsfolk.

Therefore:-

With the intelligent, the wise, the learned, the enduring, the dutiful, and the Ariya - with a man of such virtue and intellect should one associate, as the moon (follows) the starry path.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佛教中的聖者 (Ariya) 指遠離不善的人,它也可指四果聖人,包括入流果 (初果sotāpanna)、一還果 (二果sakadāgāmī) 和不還果 (三果anāgāmī) 和阿羅漢 (四果arahant)。我們應與具有修養和禮貌的聖者來往,但不要憎恨那些愚癡的人,只要避免與他們接觸便可以。

帝釋是一位佛教徒。有一日,帝釋前往見佛陀,但佛陀正在修習。如是這幾次也見不到佛陀。帝釋決定先派一名樂師作使者,然後才去見佛陀。樂師前往寺院,在佛陀面前演奏,唱著一首情歌。表演完畢後,佛陀稱贊他的演奏和歌唱十分配合,沒有任何的出錯。樂師接著說帝釋正在寺院外等候,佛陀吩咐人叫帝釋入內。

帝釋心中有幾個問題想詢問佛陀,包括有關人的行為、慈惡、感受和戲論 (Papañca) 的生起和清除。佛陀一一解答他的問題,帝釋聽到後成為了佛教徒,對佛陀和四聖諦產生堅定的信,得到法眼(dhammacakkhu)。法眼是指看到真理,明白任何生起的東西都會滅亡,生滅是世間的本質。佛陀最後說出了以上的偈誦。

2010年8月5日星期四

Happy is he who tastes the flavour of truth (II)

Having tasted the flavour of seclusion and the flavour of appeasement, free from anguish and stain becomes he, imbibing the taste of the joy of the Dhamma.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這是佛陀給一位比丘的教導。

在最後的旅程,佛陀由摩揭陀國前住毘舍離城。毘舍離城內有幾間寺廟,人們會到來祭祀各個天神。佛陀和阿難陀曾來到這些寺廟,並稱贊它們十分美麗。這次佛陀在其中一處停下來,身體生起嚴重的病來,他知道自己將會死亡。

佛陀對阿難陀說:「我曾修習四神足。修習的人若果願意的話,他能活完一百二十歲的壽命。」阿難陀不明白佛陀的意思,因此沒有說任何話。佛陀結果放棄了生存的意願,宣佈三個月後進人涅槃。

比丘帝須 (Tissa) 聽到後嚴肅起來,心想自己還沒有成績,決定在佛陀涅槃前努力修習。帝須於是放下其他的事情,專心修習。其他比丘發現他的行為有別於平日,他們向佛陀報告了有關的事情,並說感到他對佛陀沒有任何的信心。佛陀吩咐比丘把帝須叫來,問他如其他人所說。

帝須承認自己的態度不同了,因為他決定在這三個月內努力修習,在你涅槃前取得點績。佛陀聽到後讚揚帝須,指其他比丘誤解了帝須,接著說出了以上的偈誦。

2010年8月4日星期三

Happy is he who tastes the flavour of truth (I)

Having tasted the flavour of seclusion and the flavour of appeasement, free from anguish and stain becomes he, imbibing the taste of the joy of the Dhamma.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當人常被社會和日常事務纏繞,心便得不到休息。只有在獨處的時候,心才得到休息的機會,這就是獨處的味道。

心境平靜是另一種味道,心境安靜下來,心中便沒有煩亂。捨棄勝利和失敗後,心能平靜下來,因此能好好安睡。

佛法能帶來喜悅的味道,領悟佛法後心中會生起喜悅,這種細緻的感覺是物質所不能帶來的。當不斷學習佛法,這種味道便會出現。

當心中感受到這三種味道,就不會苦痛。

(篇幅太長,下回再說)

2010年8月3日星期二

Health is paramount (II)

Health is the highest gain. Contentment is the greatest wealth. The trusty are the best kinsmen. Nibbàna is the highest bliss.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這首偈誦與波斯匿王有關。

波斯匿王的食糧很大,每日進食大量的白飯。有一次,他吃得很飽後前往見佛陀。由於進食過量,胃部很不適服。佛陀知道後說出以上的偈誦,教導波斯匿王注意飲食,這樣身體才會健康。後來波斯匿王遵照佛陀的教導,減掉了體重。

進食太多的食物會增加體重,影響健康,甚至導致心臟病等疾病。有些國家的人因吃得太多,身體健康受損。法師說在芝加哥大學時,在大學餐廳吃午飯。一名女學生拿了很多的食物,完全不會選擇,但只吃了四分一便拋棄剩下的食物。法師與另一教授飯後,看到便問該學生這樣拋棄食物是否適當,然而她並不明白食物的重要。

一些人吃了很多的東西,身體變得肥胖,結果要找醫生減肥,或找醫生切除多餘的脂肪。若果人懂得飲食知量的道理,就不會發生這種事情。

Donapaka Sutta: King Pasenadi Goes on a Diet記錄了飲食對人的影響。

2010年8月2日星期一

Health is paramount (I)

Health is the highest gain. Contentment is the greatest wealth. The trusty are the best kinsmen. Nibbàna is the highest bliss.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健康是最高的得著,知足是最高的財富,信任是最親近的關係,涅槃是最高的喜悅。佛陀在這首偈誦給人們一些寶貴的意見。

若果我們沒有健康,就無法取得任何的東西,因此健康是十分重要的。健康可分為身體 (physical) 和心靈健康 (mental) 兩類。身體的健康受到食物和環境的影響,我們要選擇清潔的食物和妥善處理才進食,注重環境衛生。很多時我們都不懂小心照顧自己的健康,在患病時才知要找醫生醫治。

我們的身體需要食物來維持,同樣心亦需要食物,即心靈食物 (mental food)。身體和心缺乏食物會病倒,甚至死亡。我們透過感官把食物供給我們的心,看見或聽到不好的東西時,應把眼睛和耳朵關起來,不讓外間事物把心染污。我們要選擇心靈食物,知道那些對心有益或無益。佛陀說除了阿羅漢之外,所有人的心都存有疾病,沒有人能稱自己的心是健康的,並時刻受到外間的污染。

人的心中有各樣的欲望,驅使人做出各樣的行為。欲望是無窮無盡的,當一樣欲望得到滿足後,另一樣便隨之出現,這就是欲望的本質。知足 (santuṭṭhi) 是為欲望設一限度,知道到那處便停止,控制無休止的欲望。

人類的關係可分為社會 / 法律和血源兩種,血源關係是只父母兄弟姐妹,社會 / 法律關係則是餘下的。信任是人際關係中最重要和基礎的東西,當缺乏信任時,關係會出現猜疑和恐懼,若國與國失去信任,問題可能十分嚴重。佛陀提醒人們要建立互信,以維持社會的和諧。

涅槃指心的淨化,除去貪、嗔、癡三毒,心中會生起喜悅。

(篇幅太長,下回再說)

2010年7月30日星期五

Hunger is the greatest affliction (II)

Hunger is the greatest disease. Aggregates are the greatest ill. Knowing this as it really is, (the wise realize) Nibbàna, bliss supreme.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這首偈誦與一位佛教徒有關。

印度有一個地方阿納毘 (Alavi),城中的人大多是佛教徒,佛陀曾調伏了當地一個惡人。有一日,佛陀到了阿納毘,信眾知道後都很高興。佛陀坐在樹下,人們在佛陀身邊聚集起來,並供養食物。在一般情況,佛陀接受供養後會向信眾說法,但今次卻閉上眼睛坐著。原來佛陀正在等候一個貧窮的人。

這個窮人也是佛教徒,他在前往聽佛陀說法時,發覺一頭牛失蹤了,於是決定先找回牛。他用了一個早上來找牛,沒有吃飯便立即前去見佛陀。佛陀看到他後,詢問人們有沒有剩餘的食物,吩咐拿點給他。當他吃飽後,佛陀就開始說法。

佛陀首先解釋與別人分享東西的重要,亦即是佈施的意義。佛陀再說道德操守的重要,教人要修習善法。佛陀接著教人平息欲念,最後說出離心,不執著事物。佛陀然後向人們解釋四聖諦,窮人聽到後成為了入流果,第一次見到生命的實相。

在回寺院途中,比丘們談起佛陀今次的說法與前不同,認為這些食物都是信眾供養佛陀的,不適合分給別人。佛陀聽到後解釋當中的原因,若果這個窮人饑餓的話,他就不能明白佛法,因為只有在飽食後心才能良好運作。我們饑餓的時候,我們不能明白任何的事情。

Wisdom Books

Wisdom Books是一間英國書店,專門售賣佛教書籍,種類十分齊全,並設有網上購書服務。該店的書籍大多有折扣優惠,書價加上運費比大型網上書店,甚至香港的書店還要便宜。訂購和付運後書店會發出電郵通知,約5-10日收到書本。

image

image 

網址:http://www.wisdom-books.com/default.asp

2010年7月29日星期四

Hunger is the greatest affliction (I)

Hunger is the greatest disease. Aggregates are the greatest ill. Knowing this as it really is, (the wise realize) Nibbàna, bliss supreme.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饑餓是最嚴重的疾病,人每日都要面對和醫治。五蘊是最大的痛苦。涅槃是最大的喜悅。涅槃是指寂靜的心,當人除去貪、嗔、癡三毒,就能得到心解脫,帶來寂靜。

涅槃是一種體驗,我們用詞語來形容它的特徵,但真正的感覺是語言所無法解釋的。若果要用說話來表達的話,涅槃可解釋為除去貪、嗔、癡。

有一次,一位婆羅門請舍利弗闡述涅槃的意思。雖然涅槃不能用語言直接表達,但舍利弗也可用語言作了解釋,指出涅槃就是「清除貪欲、清除嗔恚、清除愚痴」。

(篇幅太長,下回再說)

2010年7月28日星期三

Lust is a fire

There is no fire like lust, no crime like hate. There is no ill like the body, no bliss higher than Peace (Nibbàna)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執著和貪欲是世上最熾熱的火。沒有任何東西比嗔怒那樣不幸。沒有苦能與五蘊相比。沒有樂比得上寂靜 (涅槃) 。

燃燒是火的本質,當心中生起貪欲時,心就像被燃燒一般。憤怒能摧毀一切的東西,造成極大的破壞和災難。五蘊是生命的生起,苦亦隨之開始,也無法避免。寂靜是指心的寂靜,是最高的快樂。

2010年7月27日星期二

一行禪師喜悅之旅2010 / Zen Master Thich Nhat Hanh in Hong Kong 2010

clip_image002

http://zen.buddhistdoor.com/

clip_image002[7]

http://zen.buddhistdoor.com/en.php

Victory breeds hatred

Victory breeds hatred. The defeated live in pain. Happily the peaceful live, giving up victory and defeat.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戰爭勝利帶來仇恨,又人帶來很多的敵人。戰敗的人因挫敗而無法安睡。平息勝負後人就能安睡。佛教中有修養的人是指修心和禪定的人,他們捨棄了勝負成敗。當我們決心贏取一些東西時,心會受到擺動。當失去一些東西,心又會感受痛苦。這是佛陀對戰爭和爭執的觀點。

勝利帶來仇恨,失敗帶來痛苦,捨棄則是中道,亦即「捨心」/「平等心」,沒有喜好或厭惡。人的心中存有貪和嗔,因此衍生喜好或厭惡。

這首偈誦與阿闍世 (Ajātasattu) 和波斯匿王 (Pasenadi) 有關

摩揭陀國和喬薩羅國是佛世時的兩大國家,分別由阿闍世和波斯匿王統治,兩國以通婚來維持和平。頻婆娑羅王 (Bimbisāra) 是阿闍世的父親。波斯匿王的一名的姐妹嫁給頻婆娑羅王,亦即後來阿闍世的母親。後來,頻婆娑羅王被兒子阿闍世殺害,波斯匿王的姐妹非常傷心。波斯匿王為此很憎恨阿闍世,於是向阿闍世發動戰爭,但被打敗。

波斯匿王的姐妹嫁到摩揭陀國國時,波斯匿王把一個城市作為嫁妝。頻婆娑羅王死後,波斯匿王取回該城。兩國結果再次爆發戰爭,波斯匿王同樣戰敗。波斯匿王對兩次戰敗感到很沮喪和丟臉。

頻婆娑羅王最終在第三次戰爭中打敗摩揭陀國,並俘虜阿闍世。頻婆娑羅王想到阿闍世是自己的侄兒,最後下令釋放他。

2010年7月26日星期一

Be without impediments

Ah, happily do we live we who have no impediments. Feeders of joy shall we be even as the gods of the Radiant Realm.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心無污染的人可快樂地生活,當心清除了貪、嗔、癡三毒,它便得到解脫。心獲得解脫能帶來很大的喜悅。

一名比丘進入禪定,盤腿坐著。人們看到後以為他己經死了,於是堆起柴草把他火化,柴草燒成灰燼後,比丘卻沒有受到任何的損傷,仍能地坐繼續化食。這顯示了心能駕馭人的身體,而不應由身體來駕馭心。

2010年7月23日星期五

Among the hateful be without hate; Among the sick be in good health; Among the passionate be without passion

Ah, happily do we live without hate amongst the hateful; amidst hateful men we dwell unhating.

Ah, happily do we live in good health amongst the ailing; amidst ailing men we dwell in good health.

Ah, happily do we live without yearning (for sensual pleasures) amongst those who yearn (for them); amidst those who yearn (for them) we dwell without yearning.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這三首偈誦對比了佛陀和常人的分別。

在充滿憎恨的眾人當中,我們沒有憎恨,自在地生活。

在生病的人群當中,我們健康地生活。這處的「生病」是指人的心中的各種疾病。

在追逐感官欲樂的人群中,我們沒有欲樂。

這三首偈誦與佛陀的親屬有關,他們因經濟原因而發生爭執。

佛陀屬於釋迦族人,與拘利族人有親屬的關係,兩族人互相通婚,兩國也是鄰居。佛陀的父親是釋迦族人,母親則是拘利族人。兩國中間有一條河流,兩族的農夫都從河取水灌溉。有一次,河流的水減少,拘利族人舉行會議,決定抽起全部的河水自用。釋迦族的農夫同樣有這樣的決定。由於兩族人無法達成妥協,結果爆發糾紛。

經濟原因使他們忘記了彼此的親屬關係,古今同樣如此。正當兩族要衝突時,佛陀來到調停。兩族人都非常尊重佛陀,他們放下武器。

佛陀問兩族人的領袖:「你們準備做甚麼?」

領袖們回答:「世尊,我們正準備打架。」

佛陀問:「為甚麼吧?」

領袖們回答:「我們今季無法就分配河水達成協議。」

佛陀問:「這些河水今季對你們有甚麼價值。」

領袖們回答:「河水可灌溉這麼多的農田。」

佛陀問:「假如你們因此而打架,被殺的人又值多少呢?」

領袖們回答:「人的價值是不能量度的,也是無價的。」

佛陀問:「你們是否瘋癲了?為了這甚少的東西而造成這麼大的損失。」

兩族人明白到自己的行為是錯誤的。

這個故事帶出一個訊息,佛陀指出人是世上最重要,最有價值的東西,水、土地或金錢都是次要的,沒有其他東西可與人相比。它亦顯示出佛教是一個以人為本的宗教。

2010年7月22日星期四

Honour to whom honour is due (II)

He who reverences those worthy of reverence, whether Buddhas or their disciples; those who have overcome the impediments and have got rid of grief and lamentation - the merit of him who reverences such peaceful and fearless Ones cannot be measured by anyone as such and such.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講述了與這首偈誦有關的故事。

有一次,佛陀與比丘由舍衛城前往波羅奈,途中佛陀停下來,也沒有說話。阿難陀看到後問佛陀為甚麼停下來。佛陀指附近有一位農夫正在田間耕作,吩咐阿難陀把那人叫來。這名農夫不是佛教徒,因此沒有向佛陀頂禮。

佛陀指著一處地方,然後問農夫:「這是甚麼地方?」

農夫回答:「大德,這是我們歷代祖先禮敬的地方。」

佛陀問:「你知道這地方的宗教重要性嗎?」

農夫說:「我不知道它有甚麼的重要,但根據習俗我們一直禮敬這處地方。」

佛陀問:「這做法會對你有好處,這個地方有很長的歷史。」

比丘們聽到佛陀這樣說,他們便問佛陀有關這處地方的過去。佛陀說迦葉佛 (Kassap Buddha) 覺悟後在這處居住,接著他說出一些有關迦葉佛的生平。

卡底迦拉 (Ghatikara) 是個陶匠,他是迦葉佛的虔誠信徒。有時候迦葉佛會到底迦拉家中化食,他的父母都是失明的,看不到迦葉佛,然而他們都能領悟到迦葉佛的到來。卡底迦拉的母親對迦葉佛說,廚房內有食物,假若他飢餓的話自行去取便可。卡底迦拉一家和迦葉佛都很親切。

有一次,波羅奈的國王邀請迦葉佛接受供養。迦葉佛與比丘前往王宮,供養完結後,國王邀請迦葉佛留在波羅奈結夏安居。迦葉佛拒絕了他的邀請。國王問迦葉佛是否己經接受了其他人的邀請。迦葉佛回答一位虔誠的信徒己邀請了自己。

國王聽到後感到不高興,因為迦葉佛寧願接受一名陶匠,也不肯接受自己的邀請。迦葉佛知道國王不悅,於是說:『當我拒絕你的時候,你感到不高興。但若果我拒絕卡底迦拉的話,他絕不會這樣。』迦葉佛稱許卡底迦拉後就離開王宮。

卡底迦拉不僅皈依三寶,更加努力修習,清除了心中不善的東西。

當迦葉佛涅槃後,人們興建了一座佛塔來紀念他。根據傳統,佛陀身體的骸骨、佛陀曾使用的物件和佛陀的雕像都是禮敬的對象。

佛陀在涅槃前提到應為四種人興建塔錄紀念,他們是佛陀、辟支佛、阿羅漢和轉輪聖王。當人們看到這些塔時會生起敬信,這種宗教情操有助人的修行。

2010年7月21日星期三

Honour to whom honour is due (I)

He who reverences those worthy of reverence, whether Buddhas or their disciples; those who have overcome the impediments and have got rid of grief and lamentation - the merit of him who reverences such peaceful and fearless Ones cannot be measured by anyone as such and such.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尊敬值得尊敬的人,包括佛陀或他的弟子,他們清除了渴愛、我慢和邪見,跨過悲哀的苦海。他們熄滅了心中的火,亦即貪、嗔、癡三毒,沒有恐懼。

戲論 (Papañca) 有多個的意思,其中一個是概念 (concept) 。在日常生活我們接觸到各樣的概念,我們把它們記在心中,並結合起來。如果沒有概念,我們就無法思想。當我們學習一種語言或其他知識,也涉及很多的概念。概念會泛生「自我」的觀念,出現「這是我的想法」、「這是你的想法」,各人對事物有各自的觀點。自我由包括貪欲、邪見和我慢三樣東西組成。我們會量度世間的事物、自己和別人,把人和事物分成高、低、平等三類。

佛陀沒有自我,他是如實看見事物 (see reality as it is) 的,不是思想事物。我們的思想都是根據邏輯的,哲學家的思想也是建築於邏輯之上。佛陀不是一個邏輯學家,他在說話時從不使用邏輯,而是如實地解釋。佛陀也不是個哲學家,他是個富經驗的修行者和導師。

佛陀沒有貪欲、邪見和我慢,他慈悲地對待各人,一視同仁,沒有分別心。佛陀的心沒有任何局限,也是無量的。相反我們的心卻受到各個概念的限制,這些概念與教育、經濟、種族和階級有關,使心變得分隔起來和有量。

當我們明白戲論的意思,我們便能明白佛教。佛陀對五比丘講解五蘊時提到「五蘊不是我的、五蘊不是我自己、五蘊不是實我」,目的就是要去除「我」的觀念。若果用這方法來訓練心,戲論就會消失,明白佛法。

2010年7月15日星期四

Things that tend to happiness

Happy is the birth of Buddhas. Happy is the teaching of the sublime Dhamma. Happy is the unity of the Sangha. Happy is the discipline of the united ones.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這首偈誦指出了四個喜悅的原因。首先是佛陀的投生會使人感到快樂。佛陀會向人們解釋和宣揚真理,人們因此而快樂。僧團和合亦會使人快樂,成員不會爭執。僧團的成員會遵從僧團的文化,注重教養,不會做出違反的事情。

The noble are rare

Hard to find is a man of great wisdom: such a man is not born everywhere. Where such a wise man is born, that family thrives happily.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智者的人是非常罕見和獨特的,很難在世上找到,只會在某一處的地方誕生。智者誕生的家庭和地方會感到十分歡喜。

佛陀釋迦牟尼是一個崇高的人,數千百萬年只有一位佛陀誕生。當約二千五百年前佛陀涅槃後,至今仍未有第二位佛陀出現。

公元前六世紀,佛陀在迦毗羅衛國誕生,屬於釋迦族人。根據上座部的傳統說法,他在誕生前在天上的兜率天居住,是一處充滿快樂的地方。

佛陀是釋迦族的王子,擁有很高的社會地位,受到人們的尊敬。由於生於王族,這有助他日後傳播佛法。若果他生於一個貧困的家庭,可能不會被人理會。

崇高不是指政治或經濟地位,而是智慧方面。智者會指導人們正確的道路,人們亦會因此而感到喜悅。

2010年7月14日星期三

Release from suffering is gained by seeking refugee in the Buddha, Dhamma and the Sangha (II)

To many a refuge fear-stricken men betake themselves - to hills, woods, groves, trees, and shrines.

Nay no such refuge is safe, no such refuge is supreme. Not by resorting to such a refuge is one freed from all ill.

He who has gone for refuge to the Buddha, the Dhamma, and the Sangha, sees with right knowledge the four Noble Truths - Sorrow, the Cause of Sorrow, the Transcending of Sorrow, and the Noble Eightfold Path which leads to the Cessation of Sorrow. This, indeed, is refuge secure. This, indeed, is refuge supreme. By seeking such refuge one is released from all sorrow.

Ven. Nàrada, Dhammapada

這首偈誦與一名外道有關。

摩訶喬薩羅是喬薩羅國的統治者,他死後由兒子波斯匿繼位。波斯匿王與佛陀是同時期的人,也是佛陀的信徒。波斯匿王很尊重父親的顧問祀得 (Aggidatta) ,每當祀得到來,他都會起座以示尊敬。祀得認為波斯匿王過於尊敬自己並不適宜,加上自己年紀老邁,國王應委任一個年青的顧問。祀得於是向波斯匿王請辭,到森林出家過修行者的生活。

祀得有很多追隨者,一起在森林修習。他向學生指出心中生起欲望是不恰當的,應該接受懲罰。他又教導學生向森林、山和樹等作為皈依處。

佛陀知道到祀得的行為後,決定設法讓他明白這樣的信仰和生活方式是錯誤的。佛陀指派大目犍連 (Maha Moggallana) 前往祀得居住的森林,指導他們正確的修行方法。

大目犍連來到的時候,遇到守護森林的巨龍,他以神通降服了這條龍。後來,佛陀亦來到,指出祀得的教法是錯誤的,誤導了跟隨者。佛陀於是說出了以上的偈誦。

2010年7月13日星期二

Release from suffering is gained by seeking refugee in the Buddha, Dhamma and the Sangha (I)

To many a refuge fear-stricken men betake themselves - to hills, woods, groves, trees, and shrines.

Nay no such refuge is safe, no such refuge is supreme. Not by resorting to such a refuge is one freed from all ill.

He who has gone for refuge to the Buddha, the Dhamma, and the Sangha, sees with right knowledge the four Noble Truths - Sorrow, the Cause of Sorrow, the Transcending of Sorrow, and the Noble Eightfold Path which leads to the Cessation of Sorrow. This, indeed, is refuge secure. This, indeed, is refuge supreme. By seeking such refuge one is released from all sorrow.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人們在遇到恐懼時,會向各種東西如向森林、石頭或廟宇等祈求庇佑。這些行為的根源是恐懼。佛教認為這不是正確的方法,也無法去除苦。皈依佛法僧,認識四聖諦—苦集滅道,才是至上和安穩的保護,所有的苦亦都會除去。

然而,直到現在仍有人相信森林、石頭和深山等能夠保護人,當他們看到大樹或大石,便會認為它們可能有精靈或神明存在。英國出現火車頭的時候,人們相信一些精靈在推動機器,使火車頭能夠行駛。這種信仰是世代相傳。

恐懼是與生俱來的,缺乏安全感亦會帶來恐懼。恐懼是一些宗教信仰的成因。佛陀教人皈依佛法僧,以獲得真正的安全。佛教認為單靠信仰是不足除去恐懼的,人應認識四聖諦,明白事物的實相。

苦可解作痛苦、五蘊和無常等。渴愛和無明是苦的成因,它們是不能分開的,使人不斷在輪迴中流轉。涅槃是苦的止息境界,是一種沒有生死的境界。八正道是止息苦的途徑。佛教認為信和智慧能拯救人生,解脫所有的苦。

(篇幅太長,下回再說)

Greed

There is a sufficiency in the world for man's need but not for man's greed.

Mohandas K. Gandhi

人的欲望是無窮無盡的,也無法全部滿足,當滿足其中一樣後,另一樣又會生起。欲望可視為人生存的一種動力,但當不懂知足時,便會被欲望所驅使,幹了各樣不好的事情。

2010年7月12日星期一

Ajahn Brahm: Dealing with difficult people

Mp3: http://media.bswa.org/mp3/Brahmavamso_2010_07_09.mp3

Dhammaloka Community Podcast

Insatiate are sensual pleasures

Not by a shower of gold coins does contentment arise in sensual pleasures. Of little sweetness, and painful, are sensual pleasures.

Knowing thus, the wise man finds no delight even in heavenly pleasures. The disciple of the Fully Enlightened One delights in the destruction of craving.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佛陀教導比丘要止息渴愛,追逐欲樂只會帶來痛苦。心無法從感官享樂得到滿足,只有從除去感官享樂才可以。

這首偈誦與一名比丘有關。

當這名比丘在寺院修行時,他的父親病重。父親想在逝世前與兒子見面,於是派人前往找兒子,但最終他沒有回家。比丘的父親在死前吩咐旁人,把收藏的一百錢交給兒子。比丘知道父親死後非常傷心,經常想到父親和這一百錢,心也變得十分猶疑,無法在修習上取得成績。他又想到現在自己擁有一百錢,沒有必要留在寺院過艱苦的生活,打算還俗重新生活。由於心中存有這樣的想法,他的性情大變,沒有按時參加僧團的聚集。

其他比丘把他的情況告訴佛陀。佛陀問他為甚麼有這樣的轉變。他把事情如實告訴佛陀。佛陀聽到後說出了以上的偈誦。

2010年7月8日星期四

如是我聞

「如是我聞」 (evaṃ me sutaṃ) ,又作「聞如是」和「我聞如是」,解作「這是我所聽到」的意思。各篇經文均以「如是我聞」作開端,它出自阿難陀 (Ananda) 之口。阿難陀是佛陀的在侍者,以記憶力聞名。佛陀涅槃後,僧團舉行第一次結集,阿難陀在會上背誦出佛陀講授的經文,他每說一篇經文時都先說「如是我聞」,表示這些都是從佛陀處所聽來的。

Ananda: The Guardian of the Dhamma

Ajahn Brahm: Winning and Losing

Mp3: http://media.bswa.org/mp3/Brahmavamso_2010_07_02.mp3

2010年7月7日星期三

學無前後

釋達多在覺悟前曾跟隨阿羅羅伽羅摩 (Ālāra Kālāma) 和優陀伽羅摩子(Uddaka Rāmaputta) 兩位導師,學習他們的修習方法。釋達多很快掌握了兩位老師所教授的學問。阿羅羅伽羅摩知道釋達多的成續後,便提拔他為領袖,一同帶領其他修行人。優陀伽羅摩子知道釋達多超越了自己的境界,於是把領袖一位拱手相讓,自己反而成為釋達多的學生。阿羅羅伽羅摩和優陀伽羅摩子都有高尚的人格,值得人們學習。

2010年7月6日星期二

Do good and be good

Do good and be good

Not to do any evil, to cultivate good, to purify one's mind, this is the Teaching of the Buddhas.

Non-violence is the characteristic of an ascetic

Forbearing patience is the highest austerity. Nibbàna is supreme, say the Buddhas. He, verily, is not a recluse who harms another. Nor is he an ascetic who oppresses others.

Lead a pure and noble life

Not insulting, not harming, restraint according to the Fundamental Moral Code, moderation in food, secluded abode, intent on higher thoughts, - this is the Teaching of the Buddhas.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這些都是佛陀給比丘和信眾的教導。

第一首偈有關戒、定和慧,第二首有關戒和定。

佛教中的戒是指道德操守,最基本的是五戒,包括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當所有人都遵守這些道德操守,社會就會變得和諧,不會出現衝突,也沒有必要制訂法律來規管人的行為。由於人沒有遵照佛陀的教導,統治者於是要制訂管治人們的法律。

佛陀教人先遵守道德操守,然後嘗試潔淨內心,透過修習除去心中的污染,增長智慧。

第三首偈教人要節制口業,使用正確的語言,不要濫用和說出不好的說話。文字有很多的意思,它是人與人溝通的工具,因此人應知道所使用文字的意思,否則其他人可能產生誤解。說話亦能影響社會的和諧。

我們是社會的成員,行為守到法律的規管,不能夠如森林中動物般生活,若果觸犯法律便會被處罰,我們應做奉公守法的公民。飲食方面要適可而此,過量會帶來痛苦。最後是遠離凡俗的住處,透過修習來提升心的質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