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日星期一

第一課 (I)

Mind is the forerunner of (all evil) states. Mind is chief; mind-made are they. If one speaks or acts with wicked mind, because of that, suffering follows one, even as the wheel follows the hoof of the draught-ox.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佛教經》(Dhammapada)被視為佛教手冊,由偈誦所組成。經(Sutta)概括來說是指佛陀的教義,經的內容和長短不一,《法句經》的每首偈誦可也當作經。

這首偈誦的故事是這樣的。

在佛世時期,有一個已婚的男人,多年來夫婦都未誕下子女,心中感到很痛苦。有一次,他在路上看到一棵大樹,於是向大樹禱告,希望樹神能賜他一個兒子。古印度人相信萬物有靈,認為大樹、森林和高山等都有神靈存在。不久之後,妻子懷了孕,並誕下一男嬰。他感到很高興,把兒子命名為「受神靈保護的人」。後來,他又添多一名兒子。

兩名兒子日漸長大,他們的父母亦因年老逝世。有一次,哥哥聽到佛陀的說法,被精妙的佛法所吸引,相信佛法對人們有很大的益處。他前往見佛陀,表達了出家的意願。佛陀問他家中有甚麼親人,告訴他要得到家人的同意才能剃度出家。這是佛陀定下的戒律,就算佛陀是僧團的領袖也不可違反。

該名男子回家徵求弟弟的同意,但遭遇反對。經過多次的請求,弟弟終於答應,讓他達成願望成為比丘,取名迦丘帕喇(Cakkhupala)。

修習佛陀的教法有兩種方法,一是研讀經文,一是禪修。佛陀根據弟子的根性來教導禪修的方法和題目。迦丘帕喇出家時已是成年人,決定採用禪修的方法。他向佛陀請求了禪修的題目,並詢問其他比丘會否一同前往森林進行禪修,共有六十名比丘與他同行。

比丘一行人到了一森林,附近的村民請求他們留下,說會提供生活物品給他們。迦丘帕喇問眾人會怎樣禪修,他們回答說會用行、住、坐、臥的方法。迦丘帕喇表示自己只會採用行、住、坐三個方法,不會臥下。

一個月後,迦丘帕喇感到眼睛出現毛病。比丘們問他會否到村內化食,他說不能張開眼睛,行動不便,不會前往。比丘們說會把得到的食物分給他。

兩個月後,迦丘帕喇的眼疾惡化。村內的醫生前來替他診治,並開出藥方,吩咐他臥下從鼻孔灌入藥物。迦丘帕喇記起自己曾說不會臥下,只站立把藥灌入鼻孔。後來,醫生再為他診治,發覺病情沒有好轉,便問他有否依據指示服藥。迦丘帕喇沒有回應,醫生亦明白他沒有根據自己的指示。醫生於是說既然他沒遵從指示,叫他不要說曾接受自己的醫治,以免影響自己的聲譽,說完後便離開。

迦丘帕喇知道病情不斷惡化,於是加緊修習。三個月後,他成為了阿羅漢,與此同時他的雙眼亦失明。阿羅漢是清除了三不善根 (三毒)—貪、瞋、癡的人,心靈得到了淨化、解脫和覺悟。同行的六十名比名也成為了阿羅漢,決定回舍衛城向佛陀報告。

迦丘帕喇吩咐眾人自行回去,並着人通知自己的弟弟派人來接自己。弟弟派了兒子接回迦丘帕喇。迦丘帕喇前往祈樹給孤獨園見佛陀。早上,他在園中行禪,踏死了很多地上的昆蟲。其他比丘得知後便告訴佛陀,投訴迦丘帕喇犯戒殺生。(篇幅太長,下回再說。)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