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3日星期四

第十課

自說 (Udāna) 是九分教其中一類,是「突然出現的深入宗教體會」(sudden expression of deep religious feeling),出自佛陀之口。在自說的第一章,佛陀說出了以下的話:
當人進行修習,所有的情況會變得明顯,所有的疑慮會消失,他清楚認識到事物的因果關係。
When the conditions are obvious for those who practices meditation, all the doubts will disappear. He clearly understands the causal relations of conditions.
釋達多是佛陀覺悟前的名字。釋達多在出家前常受到生、衰老和死亡三個問題的困擾,他時刻思索人生的本質,並想找出這些問題的成因。他於是離開王宮,四處找尋答案。他學習禪定,但問題化仍無法得到解決。他接着又學習耆那教的苦行方法,透過折磨身體來找尋解脫。

耆那教是由一位稱為尼乾陀若提子 (Nigantha Nātaputta) 的釋迦王子所創,他被信眾稱為大雄 (Mahavira)。耆那教認為靈魂被困在身體之內,只要折磨身體,靈魂就可得到解脫。

這種自我虐待的方法並未能帶來解脫,更令身體十分虛弱。最後,釋達多重新修習出入息念 (ānāpānasati),反覆思考心中的問題,最後終於明白到生老病死的原因,悟出人生的真諦。當釋達多覺悟成為佛陀後,心中充滿了喜悅,於是說出解脫後的感覺,亦即以上的偈語。
佛陀教導的是中道,它避免了「自我虐待」和「放縱享樂」兩個極端。

佛教是一種發現。佛陀所說的四聖諦和八正道等一直存在,只不過是人們未有察覺,佛陀把它們重新發現展現出來。這就好像一個被森林覆蓋的古城,佛陀找到前往古城的道路,再次把古城它重現於人們眼前。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