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30日星期五

Hunger is the greatest affliction (II)

Hunger is the greatest disease. Aggregates are the greatest ill. Knowing this as it really is, (the wise realize) Nibbàna, bliss supreme.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這首偈誦與一位佛教徒有關。

印度有一個地方阿納毘 (Alavi),城中的人大多是佛教徒,佛陀曾調伏了當地一個惡人。有一日,佛陀到了阿納毘,信眾知道後都很高興。佛陀坐在樹下,人們在佛陀身邊聚集起來,並供養食物。在一般情況,佛陀接受供養後會向信眾說法,但今次卻閉上眼睛坐著。原來佛陀正在等候一個貧窮的人。

這個窮人也是佛教徒,他在前往聽佛陀說法時,發覺一頭牛失蹤了,於是決定先找回牛。他用了一個早上來找牛,沒有吃飯便立即前去見佛陀。佛陀看到他後,詢問人們有沒有剩餘的食物,吩咐拿點給他。當他吃飽後,佛陀就開始說法。

佛陀首先解釋與別人分享東西的重要,亦即是佈施的意義。佛陀再說道德操守的重要,教人要修習善法。佛陀接著教人平息欲念,最後說出離心,不執著事物。佛陀然後向人們解釋四聖諦,窮人聽到後成為了入流果,第一次見到生命的實相。

在回寺院途中,比丘們談起佛陀今次的說法與前不同,認為這些食物都是信眾供養佛陀的,不適合分給別人。佛陀聽到後解釋當中的原因,若果這個窮人饑餓的話,他就不能明白佛法,因為只有在飽食後心才能良好運作。我們饑餓的時候,我們不能明白任何的事情。

Wisdom Books

Wisdom Books是一間英國書店,專門售賣佛教書籍,種類十分齊全,並設有網上購書服務。該店的書籍大多有折扣優惠,書價加上運費比大型網上書店,甚至香港的書店還要便宜。訂購和付運後書店會發出電郵通知,約5-10日收到書本。

image

image 

網址:http://www.wisdom-books.com/default.asp

2010年7月29日星期四

Hunger is the greatest affliction (I)

Hunger is the greatest disease. Aggregates are the greatest ill. Knowing this as it really is, (the wise realize) Nibbàna, bliss supreme.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饑餓是最嚴重的疾病,人每日都要面對和醫治。五蘊是最大的痛苦。涅槃是最大的喜悅。涅槃是指寂靜的心,當人除去貪、嗔、癡三毒,就能得到心解脫,帶來寂靜。

涅槃是一種體驗,我們用詞語來形容它的特徵,但真正的感覺是語言所無法解釋的。若果要用說話來表達的話,涅槃可解釋為除去貪、嗔、癡。

有一次,一位婆羅門請舍利弗闡述涅槃的意思。雖然涅槃不能用語言直接表達,但舍利弗也可用語言作了解釋,指出涅槃就是「清除貪欲、清除嗔恚、清除愚痴」。

(篇幅太長,下回再說)

2010年7月28日星期三

Lust is a fire

There is no fire like lust, no crime like hate. There is no ill like the body, no bliss higher than Peace (Nibbàna)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執著和貪欲是世上最熾熱的火。沒有任何東西比嗔怒那樣不幸。沒有苦能與五蘊相比。沒有樂比得上寂靜 (涅槃) 。

燃燒是火的本質,當心中生起貪欲時,心就像被燃燒一般。憤怒能摧毀一切的東西,造成極大的破壞和災難。五蘊是生命的生起,苦亦隨之開始,也無法避免。寂靜是指心的寂靜,是最高的快樂。

2010年7月27日星期二

一行禪師喜悅之旅2010 / Zen Master Thich Nhat Hanh in Hong Kong 2010

clip_image002

http://zen.buddhistdoor.com/

clip_image002[7]

http://zen.buddhistdoor.com/en.php

Victory breeds hatred

Victory breeds hatred. The defeated live in pain. Happily the peaceful live, giving up victory and defeat.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戰爭勝利帶來仇恨,又人帶來很多的敵人。戰敗的人因挫敗而無法安睡。平息勝負後人就能安睡。佛教中有修養的人是指修心和禪定的人,他們捨棄了勝負成敗。當我們決心贏取一些東西時,心會受到擺動。當失去一些東西,心又會感受痛苦。這是佛陀對戰爭和爭執的觀點。

勝利帶來仇恨,失敗帶來痛苦,捨棄則是中道,亦即「捨心」/「平等心」,沒有喜好或厭惡。人的心中存有貪和嗔,因此衍生喜好或厭惡。

這首偈誦與阿闍世 (Ajātasattu) 和波斯匿王 (Pasenadi) 有關

摩揭陀國和喬薩羅國是佛世時的兩大國家,分別由阿闍世和波斯匿王統治,兩國以通婚來維持和平。頻婆娑羅王 (Bimbisāra) 是阿闍世的父親。波斯匿王的一名的姐妹嫁給頻婆娑羅王,亦即後來阿闍世的母親。後來,頻婆娑羅王被兒子阿闍世殺害,波斯匿王的姐妹非常傷心。波斯匿王為此很憎恨阿闍世,於是向阿闍世發動戰爭,但被打敗。

波斯匿王的姐妹嫁到摩揭陀國國時,波斯匿王把一個城市作為嫁妝。頻婆娑羅王死後,波斯匿王取回該城。兩國結果再次爆發戰爭,波斯匿王同樣戰敗。波斯匿王對兩次戰敗感到很沮喪和丟臉。

頻婆娑羅王最終在第三次戰爭中打敗摩揭陀國,並俘虜阿闍世。頻婆娑羅王想到阿闍世是自己的侄兒,最後下令釋放他。

2010年7月26日星期一

Be without impediments

Ah, happily do we live we who have no impediments. Feeders of joy shall we be even as the gods of the Radiant Realm.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心無污染的人可快樂地生活,當心清除了貪、嗔、癡三毒,它便得到解脫。心獲得解脫能帶來很大的喜悅。

一名比丘進入禪定,盤腿坐著。人們看到後以為他己經死了,於是堆起柴草把他火化,柴草燒成灰燼後,比丘卻沒有受到任何的損傷,仍能地坐繼續化食。這顯示了心能駕馭人的身體,而不應由身體來駕馭心。

2010年7月23日星期五

Among the hateful be without hate; Among the sick be in good health; Among the passionate be without passion

Ah, happily do we live without hate amongst the hateful; amidst hateful men we dwell unhating.

Ah, happily do we live in good health amongst the ailing; amidst ailing men we dwell in good health.

Ah, happily do we live without yearning (for sensual pleasures) amongst those who yearn (for them); amidst those who yearn (for them) we dwell without yearning.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這三首偈誦對比了佛陀和常人的分別。

在充滿憎恨的眾人當中,我們沒有憎恨,自在地生活。

在生病的人群當中,我們健康地生活。這處的「生病」是指人的心中的各種疾病。

在追逐感官欲樂的人群中,我們沒有欲樂。

這三首偈誦與佛陀的親屬有關,他們因經濟原因而發生爭執。

佛陀屬於釋迦族人,與拘利族人有親屬的關係,兩族人互相通婚,兩國也是鄰居。佛陀的父親是釋迦族人,母親則是拘利族人。兩國中間有一條河流,兩族的農夫都從河取水灌溉。有一次,河流的水減少,拘利族人舉行會議,決定抽起全部的河水自用。釋迦族的農夫同樣有這樣的決定。由於兩族人無法達成妥協,結果爆發糾紛。

經濟原因使他們忘記了彼此的親屬關係,古今同樣如此。正當兩族要衝突時,佛陀來到調停。兩族人都非常尊重佛陀,他們放下武器。

佛陀問兩族人的領袖:「你們準備做甚麼?」

領袖們回答:「世尊,我們正準備打架。」

佛陀問:「為甚麼吧?」

領袖們回答:「我們今季無法就分配河水達成協議。」

佛陀問:「這些河水今季對你們有甚麼價值。」

領袖們回答:「河水可灌溉這麼多的農田。」

佛陀問:「假如你們因此而打架,被殺的人又值多少呢?」

領袖們回答:「人的價值是不能量度的,也是無價的。」

佛陀問:「你們是否瘋癲了?為了這甚少的東西而造成這麼大的損失。」

兩族人明白到自己的行為是錯誤的。

這個故事帶出一個訊息,佛陀指出人是世上最重要,最有價值的東西,水、土地或金錢都是次要的,沒有其他東西可與人相比。它亦顯示出佛教是一個以人為本的宗教。

2010年7月22日星期四

Honour to whom honour is due (II)

He who reverences those worthy of reverence, whether Buddhas or their disciples; those who have overcome the impediments and have got rid of grief and lamentation - the merit of him who reverences such peaceful and fearless Ones cannot be measured by anyone as such and such.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講述了與這首偈誦有關的故事。

有一次,佛陀與比丘由舍衛城前往波羅奈,途中佛陀停下來,也沒有說話。阿難陀看到後問佛陀為甚麼停下來。佛陀指附近有一位農夫正在田間耕作,吩咐阿難陀把那人叫來。這名農夫不是佛教徒,因此沒有向佛陀頂禮。

佛陀指著一處地方,然後問農夫:「這是甚麼地方?」

農夫回答:「大德,這是我們歷代祖先禮敬的地方。」

佛陀問:「你知道這地方的宗教重要性嗎?」

農夫說:「我不知道它有甚麼的重要,但根據習俗我們一直禮敬這處地方。」

佛陀問:「這做法會對你有好處,這個地方有很長的歷史。」

比丘們聽到佛陀這樣說,他們便問佛陀有關這處地方的過去。佛陀說迦葉佛 (Kassap Buddha) 覺悟後在這處居住,接著他說出一些有關迦葉佛的生平。

卡底迦拉 (Ghatikara) 是個陶匠,他是迦葉佛的虔誠信徒。有時候迦葉佛會到底迦拉家中化食,他的父母都是失明的,看不到迦葉佛,然而他們都能領悟到迦葉佛的到來。卡底迦拉的母親對迦葉佛說,廚房內有食物,假若他飢餓的話自行去取便可。卡底迦拉一家和迦葉佛都很親切。

有一次,波羅奈的國王邀請迦葉佛接受供養。迦葉佛與比丘前往王宮,供養完結後,國王邀請迦葉佛留在波羅奈結夏安居。迦葉佛拒絕了他的邀請。國王問迦葉佛是否己經接受了其他人的邀請。迦葉佛回答一位虔誠的信徒己邀請了自己。

國王聽到後感到不高興,因為迦葉佛寧願接受一名陶匠,也不肯接受自己的邀請。迦葉佛知道國王不悅,於是說:『當我拒絕你的時候,你感到不高興。但若果我拒絕卡底迦拉的話,他絕不會這樣。』迦葉佛稱許卡底迦拉後就離開王宮。

卡底迦拉不僅皈依三寶,更加努力修習,清除了心中不善的東西。

當迦葉佛涅槃後,人們興建了一座佛塔來紀念他。根據傳統,佛陀身體的骸骨、佛陀曾使用的物件和佛陀的雕像都是禮敬的對象。

佛陀在涅槃前提到應為四種人興建塔錄紀念,他們是佛陀、辟支佛、阿羅漢和轉輪聖王。當人們看到這些塔時會生起敬信,這種宗教情操有助人的修行。

2010年7月21日星期三

Honour to whom honour is due (I)

He who reverences those worthy of reverence, whether Buddhas or their disciples; those who have overcome the impediments and have got rid of grief and lamentation - the merit of him who reverences such peaceful and fearless Ones cannot be measured by anyone as such and such.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尊敬值得尊敬的人,包括佛陀或他的弟子,他們清除了渴愛、我慢和邪見,跨過悲哀的苦海。他們熄滅了心中的火,亦即貪、嗔、癡三毒,沒有恐懼。

戲論 (Papañca) 有多個的意思,其中一個是概念 (concept) 。在日常生活我們接觸到各樣的概念,我們把它們記在心中,並結合起來。如果沒有概念,我們就無法思想。當我們學習一種語言或其他知識,也涉及很多的概念。概念會泛生「自我」的觀念,出現「這是我的想法」、「這是你的想法」,各人對事物有各自的觀點。自我由包括貪欲、邪見和我慢三樣東西組成。我們會量度世間的事物、自己和別人,把人和事物分成高、低、平等三類。

佛陀沒有自我,他是如實看見事物 (see reality as it is) 的,不是思想事物。我們的思想都是根據邏輯的,哲學家的思想也是建築於邏輯之上。佛陀不是一個邏輯學家,他在說話時從不使用邏輯,而是如實地解釋。佛陀也不是個哲學家,他是個富經驗的修行者和導師。

佛陀沒有貪欲、邪見和我慢,他慈悲地對待各人,一視同仁,沒有分別心。佛陀的心沒有任何局限,也是無量的。相反我們的心卻受到各個概念的限制,這些概念與教育、經濟、種族和階級有關,使心變得分隔起來和有量。

當我們明白戲論的意思,我們便能明白佛教。佛陀對五比丘講解五蘊時提到「五蘊不是我的、五蘊不是我自己、五蘊不是實我」,目的就是要去除「我」的觀念。若果用這方法來訓練心,戲論就會消失,明白佛法。

2010年7月15日星期四

Things that tend to happiness

Happy is the birth of Buddhas. Happy is the teaching of the sublime Dhamma. Happy is the unity of the Sangha. Happy is the discipline of the united ones.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這首偈誦指出了四個喜悅的原因。首先是佛陀的投生會使人感到快樂。佛陀會向人們解釋和宣揚真理,人們因此而快樂。僧團和合亦會使人快樂,成員不會爭執。僧團的成員會遵從僧團的文化,注重教養,不會做出違反的事情。

The noble are rare

Hard to find is a man of great wisdom: such a man is not born everywhere. Where such a wise man is born, that family thrives happily.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智者的人是非常罕見和獨特的,很難在世上找到,只會在某一處的地方誕生。智者誕生的家庭和地方會感到十分歡喜。

佛陀釋迦牟尼是一個崇高的人,數千百萬年只有一位佛陀誕生。當約二千五百年前佛陀涅槃後,至今仍未有第二位佛陀出現。

公元前六世紀,佛陀在迦毗羅衛國誕生,屬於釋迦族人。根據上座部的傳統說法,他在誕生前在天上的兜率天居住,是一處充滿快樂的地方。

佛陀是釋迦族的王子,擁有很高的社會地位,受到人們的尊敬。由於生於王族,這有助他日後傳播佛法。若果他生於一個貧困的家庭,可能不會被人理會。

崇高不是指政治或經濟地位,而是智慧方面。智者會指導人們正確的道路,人們亦會因此而感到喜悅。

2010年7月14日星期三

Release from suffering is gained by seeking refugee in the Buddha, Dhamma and the Sangha (II)

To many a refuge fear-stricken men betake themselves - to hills, woods, groves, trees, and shrines.

Nay no such refuge is safe, no such refuge is supreme. Not by resorting to such a refuge is one freed from all ill.

He who has gone for refuge to the Buddha, the Dhamma, and the Sangha, sees with right knowledge the four Noble Truths - Sorrow, the Cause of Sorrow, the Transcending of Sorrow, and the Noble Eightfold Path which leads to the Cessation of Sorrow. This, indeed, is refuge secure. This, indeed, is refuge supreme. By seeking such refuge one is released from all sorrow.

Ven. Nàrada, Dhammapada

這首偈誦與一名外道有關。

摩訶喬薩羅是喬薩羅國的統治者,他死後由兒子波斯匿繼位。波斯匿王與佛陀是同時期的人,也是佛陀的信徒。波斯匿王很尊重父親的顧問祀得 (Aggidatta) ,每當祀得到來,他都會起座以示尊敬。祀得認為波斯匿王過於尊敬自己並不適宜,加上自己年紀老邁,國王應委任一個年青的顧問。祀得於是向波斯匿王請辭,到森林出家過修行者的生活。

祀得有很多追隨者,一起在森林修習。他向學生指出心中生起欲望是不恰當的,應該接受懲罰。他又教導學生向森林、山和樹等作為皈依處。

佛陀知道到祀得的行為後,決定設法讓他明白這樣的信仰和生活方式是錯誤的。佛陀指派大目犍連 (Maha Moggallana) 前往祀得居住的森林,指導他們正確的修行方法。

大目犍連來到的時候,遇到守護森林的巨龍,他以神通降服了這條龍。後來,佛陀亦來到,指出祀得的教法是錯誤的,誤導了跟隨者。佛陀於是說出了以上的偈誦。

2010年7月13日星期二

Release from suffering is gained by seeking refugee in the Buddha, Dhamma and the Sangha (I)

To many a refuge fear-stricken men betake themselves - to hills, woods, groves, trees, and shrines.

Nay no such refuge is safe, no such refuge is supreme. Not by resorting to such a refuge is one freed from all ill.

He who has gone for refuge to the Buddha, the Dhamma, and the Sangha, sees with right knowledge the four Noble Truths - Sorrow, the Cause of Sorrow, the Transcending of Sorrow, and the Noble Eightfold Path which leads to the Cessation of Sorrow. This, indeed, is refuge secure. This, indeed, is refuge supreme. By seeking such refuge one is released from all sorrow.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人們在遇到恐懼時,會向各種東西如向森林、石頭或廟宇等祈求庇佑。這些行為的根源是恐懼。佛教認為這不是正確的方法,也無法去除苦。皈依佛法僧,認識四聖諦—苦集滅道,才是至上和安穩的保護,所有的苦亦都會除去。

然而,直到現在仍有人相信森林、石頭和深山等能夠保護人,當他們看到大樹或大石,便會認為它們可能有精靈或神明存在。英國出現火車頭的時候,人們相信一些精靈在推動機器,使火車頭能夠行駛。這種信仰是世代相傳。

恐懼是與生俱來的,缺乏安全感亦會帶來恐懼。恐懼是一些宗教信仰的成因。佛陀教人皈依佛法僧,以獲得真正的安全。佛教認為單靠信仰是不足除去恐懼的,人應認識四聖諦,明白事物的實相。

苦可解作痛苦、五蘊和無常等。渴愛和無明是苦的成因,它們是不能分開的,使人不斷在輪迴中流轉。涅槃是苦的止息境界,是一種沒有生死的境界。八正道是止息苦的途徑。佛教認為信和智慧能拯救人生,解脫所有的苦。

(篇幅太長,下回再說)

Greed

There is a sufficiency in the world for man's need but not for man's greed.

Mohandas K. Gandhi

人的欲望是無窮無盡的,也無法全部滿足,當滿足其中一樣後,另一樣又會生起。欲望可視為人生存的一種動力,但當不懂知足時,便會被欲望所驅使,幹了各樣不好的事情。

2010年7月12日星期一

Ajahn Brahm: Dealing with difficult people

Mp3: http://media.bswa.org/mp3/Brahmavamso_2010_07_09.mp3

Dhammaloka Community Podcast

Insatiate are sensual pleasures

Not by a shower of gold coins does contentment arise in sensual pleasures. Of little sweetness, and painful, are sensual pleasures.

Knowing thus, the wise man finds no delight even in heavenly pleasures. The disciple of the Fully Enlightened One delights in the destruction of craving.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佛陀教導比丘要止息渴愛,追逐欲樂只會帶來痛苦。心無法從感官享樂得到滿足,只有從除去感官享樂才可以。

這首偈誦與一名比丘有關。

當這名比丘在寺院修行時,他的父親病重。父親想在逝世前與兒子見面,於是派人前往找兒子,但最終他沒有回家。比丘的父親在死前吩咐旁人,把收藏的一百錢交給兒子。比丘知道父親死後非常傷心,經常想到父親和這一百錢,心也變得十分猶疑,無法在修習上取得成績。他又想到現在自己擁有一百錢,沒有必要留在寺院過艱苦的生活,打算還俗重新生活。由於心中存有這樣的想法,他的性情大變,沒有按時參加僧團的聚集。

其他比丘把他的情況告訴佛陀。佛陀問他為甚麼有這樣的轉變。他把事情如實告訴佛陀。佛陀聽到後說出了以上的偈誦。

2010年7月8日星期四

如是我聞

「如是我聞」 (evaṃ me sutaṃ) ,又作「聞如是」和「我聞如是」,解作「這是我所聽到」的意思。各篇經文均以「如是我聞」作開端,它出自阿難陀 (Ananda) 之口。阿難陀是佛陀的在侍者,以記憶力聞名。佛陀涅槃後,僧團舉行第一次結集,阿難陀在會上背誦出佛陀講授的經文,他每說一篇經文時都先說「如是我聞」,表示這些都是從佛陀處所聽來的。

Ananda: The Guardian of the Dhamma

Ajahn Brahm: Winning and Losing

Mp3: http://media.bswa.org/mp3/Brahmavamso_2010_07_02.mp3

2010年7月7日星期三

學無前後

釋達多在覺悟前曾跟隨阿羅羅伽羅摩 (Ālāra Kālāma) 和優陀伽羅摩子(Uddaka Rāmaputta) 兩位導師,學習他們的修習方法。釋達多很快掌握了兩位老師所教授的學問。阿羅羅伽羅摩知道釋達多的成續後,便提拔他為領袖,一同帶領其他修行人。優陀伽羅摩子知道釋達多超越了自己的境界,於是把領袖一位拱手相讓,自己反而成為釋達多的學生。阿羅羅伽羅摩和優陀伽羅摩子都有高尚的人格,值得人們學習。

2010年7月6日星期二

Do good and be good

Do good and be good

Not to do any evil, to cultivate good, to purify one's mind, this is the Teaching of the Buddhas.

Non-violence is the characteristic of an ascetic

Forbearing patience is the highest austerity. Nibbàna is supreme, say the Buddhas. He, verily, is not a recluse who harms another. Nor is he an ascetic who oppresses others.

Lead a pure and noble life

Not insulting, not harming, restraint according to the Fundamental Moral Code, moderation in food, secluded abode, intent on higher thoughts, - this is the Teaching of the Buddhas.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這些都是佛陀給比丘和信眾的教導。

第一首偈有關戒、定和慧,第二首有關戒和定。

佛教中的戒是指道德操守,最基本的是五戒,包括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當所有人都遵守這些道德操守,社會就會變得和諧,不會出現衝突,也沒有必要制訂法律來規管人的行為。由於人沒有遵照佛陀的教導,統治者於是要制訂管治人們的法律。

佛陀教人先遵守道德操守,然後嘗試潔淨內心,透過修習除去心中的污染,增長智慧。

第三首偈教人要節制口業,使用正確的語言,不要濫用和說出不好的說話。文字有很多的意思,它是人與人溝通的工具,因此人應知道所使用文字的意思,否則其他人可能產生誤解。說話亦能影響社會的和諧。

我們是社會的成員,行為守到法律的規管,不能夠如森林中動物般生活,若果觸犯法律便會被處罰,我們應做奉公守法的公民。飲食方面要適可而此,過量會帶來痛苦。最後是遠離凡俗的住處,透過修習來提升心的質素。

2010年7月2日星期五

The good are rare (II)

Rare is birth as a human being. Hard is the life of mortals. Hard is the hearing of the Sublime Truth. Rare is the appearance of the Buddhas.

Ven. Nàrada, Dhammapada

這首偈誦與一位佛陀的信徒有關。

這人跟隨以往一位佛陀的教導,他在日常生活犯一些過錯,但也作了很多的善行。佛教認為人死前一刻的心境是非常關鍵的,不同的片段湧現出來。當這人在這生快將死亡時,心受到一件惡業的影響,結果投生為非人,並輪迴多世。後來,他再次投生為人,繼續尋找佛陀的教法。為了找出佛陀是否在世,他想出一個方法。他把女兒訓練成舞蹈員,並教她唱一首歌曲,歌詞就好像一個謎語,只有明白佛法的人才能解開謎底。任何人能說出謎底,便可娶他的女兒為妻。

這首歌曲的歌詞是這樣的:

  1. 誰人是統治者?
  2. 他怎樣被染污?
  3. 他怎樣才能得到清淨?
  4. 甚麼東西使人成為愚蠢的人?

很多人聽了後嘗試提出各樣的答案,但都未能猜到謎底。佛陀知道了這件事情,於是把謎底告訴了一位信徒,並着他前往說出答案。

佛陀的答案:

  1. 能夠調伏六根 (眼耳鼻舌身意) 的人是統治者。 [這處的統治者是指心]
  2. 當統治者存有執着,他便被染污。
  3. 假如統者沒有執着,他便能得到清淨。
  4. 執着使人成為愚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