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1日星期三

Honour to whom honour is due (I)

He who reverences those worthy of reverence, whether Buddhas or their disciples; those who have overcome the impediments and have got rid of grief and lamentation - the merit of him who reverences such peaceful and fearless Ones cannot be measured by anyone as such and such.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尊敬值得尊敬的人,包括佛陀或他的弟子,他們清除了渴愛、我慢和邪見,跨過悲哀的苦海。他們熄滅了心中的火,亦即貪、嗔、癡三毒,沒有恐懼。

戲論 (Papañca) 有多個的意思,其中一個是概念 (concept) 。在日常生活我們接觸到各樣的概念,我們把它們記在心中,並結合起來。如果沒有概念,我們就無法思想。當我們學習一種語言或其他知識,也涉及很多的概念。概念會泛生「自我」的觀念,出現「這是我的想法」、「這是你的想法」,各人對事物有各自的觀點。自我由包括貪欲、邪見和我慢三樣東西組成。我們會量度世間的事物、自己和別人,把人和事物分成高、低、平等三類。

佛陀沒有自我,他是如實看見事物 (see reality as it is) 的,不是思想事物。我們的思想都是根據邏輯的,哲學家的思想也是建築於邏輯之上。佛陀不是一個邏輯學家,他在說話時從不使用邏輯,而是如實地解釋。佛陀也不是個哲學家,他是個富經驗的修行者和導師。

佛陀沒有貪欲、邪見和我慢,他慈悲地對待各人,一視同仁,沒有分別心。佛陀的心沒有任何局限,也是無量的。相反我們的心卻受到各個概念的限制,這些概念與教育、經濟、種族和階級有關,使心變得分隔起來和有量。

當我們明白戲論的意思,我們便能明白佛教。佛陀對五比丘講解五蘊時提到「五蘊不是我的、五蘊不是我自己、五蘊不是實我」,目的就是要去除「我」的觀念。若果用這方法來訓練心,戲論就會消失,明白佛法。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