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日星期二

Death seizes the doting man

The doting man with mind set on children and herds, death seizes and carries away, as a great flood (sweeps away) a slumbering village.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執著兒女和財產,死亡會取去所有人,就像洪流沖走正在睡覺的村民。

人們很鍾愛兒女和財產,但當死亡時卻不能帶著任何東西。人的生命很短暫,沒有事物是永恆的,如果人不明白這道理便會生起很多的煩惱。一般人不知自己的壽命的長短,只有心得到修習,人才可預知生命的終點。當佛陀八十歲時,他知道自己的生命將會完結。

這首偈誦的故事曾在第八章出現。

公元前六世紀,古印度婦女的地位很低,沒有任何權益,假如她們在婚後不能誕下兒女,便會被社會鄙視。另一個影響女性地位的因素是家庭,若果她們來自富裕的家庭,處境會較好一些。貧窮家庭的婦女得不到社會的尊重。這首偈誦就是與一名貧窮和沒有兒女的婦女有關,她的姓名是吉舍瞿曇彌 (Kisa Gotami)。

吉舍瞿曇彌來自貧窮的家庭,結婚後誕下一名兒子,因此獲得社會的稱讚,她亦以兒子為榮。她的地位依靠自己的兒子,但可惜兒子很年幼便去世了,她感到非常悲哀,整個人崩潰了,不能接受兒子死亡的事實。她抱著兒子的屍體,到處請人幫助。

一位善心的人帶領她前往見佛陀。佛陀說他會救她的兒子,她聽到後感到很安慰,因為佛陀是唯一答應幫助她的人。佛陀說會給一些藥物給她,吩咐她從沒有親人逝世的家中取一些芥子,這就能救活她的兒子。芥子是古印度常用的香料,很容易找到。她所到的每家人都不能符合佛陀提出的條件,她明白到死亡不僅發生在兒子身上,死亡對所有人都是平常的事情。她回去見佛陀,佛陀問她有否找到芥子,她回答找不到。佛陀向她說法,她聽完後決定出家為比丘尼。

吉舍瞿曇彌在比丘尼的寺院生活,負責打掃寺院和整理油燈的工作。在燃點油燈時,她凝視著燈火,發覺燈火的燃亮和熄滅,心隨即集中起來,佛陀在這時出現。佛陀對她說出了以上的偈誦,讓她明白到佛法的真諦。

人的生命長短不一,就如樹上的果子在不同時候成熟和跌落地上,又或在成熟前已掉落。生命是不確定的,但死亡則是肯定的。(life is uncertain, death is certain.) 人們懼怕死亡,也忌諱與聯繫到死亡的事物,如中國人就不喜歡「四」,因為它與「死」同音。儘管人們嘗試忘記死亡,但死亡是人生必經的階段。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