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28日星期四

Learning without practice is of no worth

Though much he recites the Sacred Texts, but acts not accordingly, that heedless man is like a cowherd who counts others' kine. He has no share in the fruits of the Holy Life.

Though little he recites the Sacred Texts, but acts in accordance with the teaching, forsaking lust, hatred and ignorance, truly knowing, with mind well freed, clinging to naught here and hereafter, he shares the fruits of the Holy Life.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這兩偈誦與兩名比丘有關。

兩名比丘中,其中一位是學者比丘,另一位是修行比丘。兩人在家時是朋友,後來一同出家。年長的比丘問佛陀新比丘可跟從哪些方式學習。佛陀回答比丘可選擇學問 (gantadura 佛典的責任) 或修習 (vipassanādhura 內觀的責任),前者是研究經籍,後者則修習禪定。Vipassanā解作內觀,是「直接認識事物實相」的意思。

老比丘說自己年紀老邁,記憶力衰退,沒有能力應付書本的知識,於是決定到森林進行修習。修習是觀想事物的實相—苦 (dukka)、無常 (anicca)、無我 (anattā)。老比丘透過修習清除心中的污染物,成為阿羅漢。年青的比丘選擇研讀佛經,成為著名的學者比丘,在舍衛城教授佛經,很多人跟隨他學習。年青的比丘認為修習沒有作用。學習會使人變得傲慢,若果沒有謙卑的心,就不算博學的人。

有一日,老比丘到舍衛城見佛陀,年青的比丘決定趁機譴責他。佛陀知道了年青的比丘的想法,見面時問年青的比丘有關修習的事情。由於他沒有修習的經驗,因此不能回答。佛陀再問老比丘同樣的問題,相反他能夠逐一回答。

佛陀沒有否定學習經籍的重要性,但更強調修習。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