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0日星期五

By their efforts the wise create their own heavens (I)

By sustained effort, earnestness, discipline, and self-control let the wise man make for himself an island, which no flood overwhelms.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智者透過精進、正念、節制、戒律和自我約束,建立一個不被洪水淹沒島嶼。

Damena是調伏感官眼耳鼻舌身意。我們的眼不是用來看所有的事物,而是看對心有益的。耳不用來聽所有的聲音,只聽有益心的聲音。舌不用來嘗各樣的味道,只吃有益健康的食物便足夠。這就是調伏感官的方法。

Ogho洪水比喻心中的污染物 (Kilesa) ,人應建立一個不被污染物淹沒的立足處。

這首偈誦與兩名比丘有關。

大槃特卡 (Mahāpanthaka) 和小槃特卡 (Cûlapanthaka) 是兩兄弟。哥哥大槃特卡先出家為比丘,當時小槃特卡還很年幼。大槃特卡學習修習,幾年後成為了阿羅漢。阿羅漢是指心得到淨化的人。心由於受到貪、瞋、癡的影響而變得物污染,當清除它們後,心就變得清淨。

大槃特卡成為阿羅漢後,便想把佛法的益處給帶弟弟,於是吩咐弟弟到寺院出家為沙彌。比丘在寺院可選擇學問 (gantadura 佛典的責任) 或修習 (vipassanādhura 內觀的責任) ,前者是研究經籍和佛法概念,後者則修習禪定。Vipassanā解作內觀,是「直接認識事物實相」的意思。

宗教是一種經驗,當經驗透過文字表達出來,這便形成概念。

小槃特卡選擇了學習佛法概念,大槃特卡給他一首偈誦,吩咐他記着。小槃特卡早晚背誦這首偈誦,但每次只能記着其中一句,四個月後也無法背誦整首偈誦。

大槃特卡負責接受人們供養的工作,然後指示比丘到不同的家庭。有一日,國王的御醫耆婆到寺院,告訴大槃特卡想邀請佛陀和所有比丘接受供養。大槃特卡接受他的邀請,但不包括一位愚蠢的比丘。這名愚蠢的比丘就是小槃特卡。

當小槃特卡知道這消息後,感到很不高興,留在寺院也沒有意思,因此決定還俗。佛陀知道了小槃特卡的想法。早上,小槃特卡準備回家,走到寺門的時候,看見佛陀正在前面行禪。小槃特卡上前頂禮佛陀,佛陀問他一早要去甚麼地方。小槃特卡回答哥哥對自己不滿,打算還俗。佛陀說若果他要還俗,事前要得到批准才可,不可擅自離開。佛陀運用神通現出一塊白布,吩咐給小槃特卡當太陽升起時,用手觸摸白布一下。小槃特卡按照佛陀的指示,漸漸發現白布變髒,心集中在這轉變之上,明白到所有事物都是無常的道理。不久,小槃特卡就成為了阿羅漢。

成為阿羅漢的過程中,人要修習戒律、心和智慧。但小槃特卡卻能有同一時候修習這三樣東西,心中生起了定和智慧,亦帶出了戒的修習。

(篇幅太長,下回再說)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