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1日星期四

Free are they who have controlled their minds

Faring far, wandering alone, bodiless, lying in a cave, is the mind. Those who subdue it are freed from the bond of Mara.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心飄盪遠處,單獨而行,無形無體,存在五蘊之中。調伏心的人能解脫魔的束縛。

這首偈誦與一名年輕的比丘有關。

僧珈邏仕達(Samgharakkhita)是一名阿羅漢,他想為村中的一名兒童剃度,於是告訴妹妹讓侄兒到寺院出家。妹妹答應了他的要求,兒子出家後取名僧珈邏仕達侄兒 (Samgharakkhita Bhagineyya)。

僧珈邏仕達侄兒到了一間寺院結夏安居,村民向他供養了兩件袈裟。後來僧珈邏仕達回到所屬的寺院,看到舅父回來,便倒水給他喝,並站在背後為他搧涼。

僧珈邏仕達侄兒告訴舅父得到兩件袈裟,想把其中一件送給他。僧珈邏仕達說已有足夠的僧袍,不需要多一件,吩咐侄兒自行留着。僧珈邏仕達侄兒堅持送一件給舅父,但再遭到拒絕,心中感到沮喪。他想起在出家前兩舅甥分享各樣物品,後來舅父成為自己的戒師。當他想到舅父不喜歡自己,留在寺院也沒有意思,決定還俗。他心想還俗後怎樣生活,因為他不懂任何的謀生方法。他想可把僧袍變賣,再娶妻生子。有一日,他會和妻子和兒子乘車往寺院探望舅父。他會叫妻子交兒子給自己抱,但她拒絕,結果兒子不幸跌在地上,更被牛車輾斃。他認為妻子害死兒子,心中生起怒火,拿起棍來打她。

僧珈邏仕達侄兒當時其實仍在為舅父搧涼,結果扇子打到頭舅父的頭。僧珈邏仕達侄一直觀察着侄兒的思緒,便說:「你用棍打妻子,為甚麼打我呢?」僧珈邏仕達侄兒感到很羞恥,明白舅父知道自己的想法,於是離開寺院,返回家中。

比丘們把僧珈邏仕達侄兒帶往見佛陀。佛陀知道他的情況後說出了以上的偈誦。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