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6日星期二

Death takes the sensual unawares (IV)

The man who gathers flowers (of sensual pleasure), whose mind is distracted, death carries off as a great flood sweeps away a sleeping village.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採集花卉 (沉溺感官欲樂),心生染着的人,死亡就好像洪水一樣沉睡的村落。

有一日,波斯匿王前往迦毘羅衛國,佛陀剛巧也在當地的寺院。波斯匿王於是前往見佛陀,吩咐班杜拉的侄子準備馬車。到達寺院後,波斯匿王除下國王的儀仗,然後靜靜行到佛陀的房間,虔誠地頂禮佛陀。

當波斯匿王與佛陀談話時,班杜拉的侄子在拿着國王的儀仗,帶領軍隊返回憍薩羅國,擁立毘琉璃為新國王。波斯匿王離開時發覺所有軍隊和在侍從都離開了,明白到可能發生兵變。波斯匿王打算請求摩揭陀國的頻婆娑羅王派兵幫助奪回王位。波斯匿王來到王舍城時城門已經關閉,他只能在城門外度宿。第二日早上,波斯匿王在睡中逝世。頻婆娑羅王為波斯匿王舉行葬禮。

毘琉璃成為王帝後決定攻打迦毘羅衛國,報復釋迦族人欺騙父親波斯匿王。毘琉璃統領大軍,抵達迦毘羅衛國的邊境,看到佛陀坐在樹下。毘琉璃很尊敬佛陀,上前頂禮佛陀。

毘琉璃對佛陀說:「世尊,為甚麼你不坐在樹蔭較多的地方?」

佛陀回答:「雖然這處沒有太多的樹蔭,但從迦毘羅衛國方向吹來了涼風。」

毘琉璃聽到後,明白佛陀不支持他征伐迦毘羅衛國,於是帶領軍隊返回憍薩羅國。後來,毘琉璃又再討伐迦毘羅衛國,途中又遇到佛陀。毘琉璃同樣退兵。毘琉璃第三次領軍攻打迦毘羅衛國,佛陀也在軍隊途經的地方出現。毘琉璃又再取消出兵。

到了第四次,佛陀深思迦毘羅衛國的將來,意識到釋迦族人犯了共業 (collective kamma),他們的滅亡是無可避免的。這次佛陀沒有再阻止毘琉璃。憍薩羅國的士兵攻陷迦毘羅衛國,毘琉璃下令殺死所有的釋迦族人,只放過外祖父一家。

毘琉璃返回憍薩羅國,大軍在河邊紮營度宿。晚上下着大雨,引發河水泛濫,結果把所有人沖到大海淹死。佛陀知道這事情後說出了以上的偈誦。

比丘們問佛陀釋迦族人犯了甚麼共業。佛陀說在過往生中,他們把毒藥放在河中,毒死了其他飲用河水的人,因此形成了共業。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