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25日星期二

Do Much Good (IV)

As from a heap of flowers many a garland is made, even so many good deeds should be done by one born a mortal.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正如一個花環由眾多的花朵製成,同樣人亦應做很多的善行

在一次布薩日,毘舍佉到寺廟見佛陀。佈薩日是守八戒的日子。佛陀問毘舍佉為何在晚上到來。毘舍佉說當日是布薩日,信眾到寺院守戒。

Visākhūposatha: The Discourse to Visakha on the Uposatha with the Eight Practices 對佛教徒來說是重要的經文,它解釋布薩日的意義。布薩日一月兩次,分別在滿月和新月舉行,是守戒的日子。布薩日在佛教是重要的日子,佛教徒整日進行宗教儀式,會到寺院守八戒。佛教徒平日會守五戒,即不殺、不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八戒是五戒外加上過午不食;不觀聽歌舞、不香油塗身、不着香薰衣;不坐臥高廣大床。

戒 (Sila) 是道德操守,與日常生活有緊密關係,守戒是覺悟的起點。佛陀指八戒是佛教生活的第一步和基礎。佛教明白人在社會生活,要先整理生活才可潔淨人心。佛教的目的就是要潔淨人心,所有污染的東西都在人的心中。當清除心的污染物後,世界就得到潔淨,人亦能體驗涅槃,得到覺悟。要達到這目的,第一步是遵從戒律。當日常生活沒有麻煩,心就能較易集中。心不集中的話,就無法潔淨了。

我們在社會生活,有時候欲望會增加,這是社會的本質。社會普遍認為有更多的物質,等同文明程度更高,物質是量度文明的標準。佛教認為簡單的生活是文明的生活,當生活越簡化,捨棄社會認為必需的物質,這才是文明。簡單的生活不會製造麻煩,生活越多物質會衍生更多的麻煩。另一方面,社會亦會產生憤怒。我們在社會生活,有時候會與其他人有聯繫,有時候會有不喜歡的人,視他們為敵人,憤怒便因而生起。社會生活也使人感覺混亂。因此佛陀說若要潔淨人心,首先要安排好日常生活,過有秩序和沒有麻煩的生活。

現在,人都不關心道德操守,他們大多受到社會的影響,這是社會壞的一面。世界各處都有殺人的事件,佛教倡不殺生。偷盜和邪淫十分普遍,道德操守不被人尊重。佛教認為道德操守是第一原則,作為佛教徒都應學習。平日守五戒,布薩則守八戒。守戒有以下的特徵:要持續遵守戒律,不能中斷;要堅持遵守;嚴守戒律能帶領心入定。要讓心入定,就要除去污染心的東西。人心好像太陽一樣,污染物就似雲。當雲遮擋太陽時,陽光就消失。同樣,污染物會遮擋明亮的心。

(篇幅太長,下回再說)

2014年2月13日星期四

Do Much Good (III)

As from a heap of flowers many a garland is made, even so many good deeds should be done by one born a mortal.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正如一個花環由眾多的花朵製成,同樣人亦應做很多的善行。

當佛陀的兩大弟子舍利弗 (Sāriputta) 和目犍連 (Moggallāna) 圓寂後,佛陀知道後對比丘們說,感到團很空虛。這是佛陀對舍利弗和目睷連涅槃的感覺。

檀那闍耶送了一個以黃金、銀和寶石造的首飾給女兒毘舍佉作嫁妝,價值非凡,當時只有三位婦女有這樣首飾

毘舍佉抵達舍衛城,受到丈夫富樓那凡達那一家熱烈歡迎。結婚當日,彌迦羅邀請一些裸形外道舉行宗教儀式。彌迦羅和家人不是佛教徒,他們信奉耆那教。

耆那教是佛教前的宗教,由一位稱為瑪哈維拉 (Mahavira) 的釋迦王子創立,他與佛陀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在佛經中心瑪哈維拉被稱為尼乾陀若提子 (Nigantha Nātaputta),尼乾陀 (Nigantha) 是沒有任何束縛的意思。尼乾陀是裸形外道,修行者不穿衣服,因為衣服被視為一種束縛。尼乾陀宣傳自我摧殘和非暴力,認為可透過摧殘身體來使靈魂得到解脫,指身體強壯時,靈魂就不能自由。不給飲食,不讓身體有物質享受。尼乾陀認為經過幾年的苦行,他們就能獲得精神力量。另一宗教婆羅門指正確唱誦能產生神力。

彌迦羅請來裸形外道,他們坐在大廳。當毘舍佉看到這些裸形外道,感到尷尬,於是立即返回房中。當毘舍當時已經證得入流果。由於新娘不在,宗教儀式無法進行,裸形外道對此十會憤怒,指毘舍佉不適合留在這處,吩咐彌迦羅把她送娘家。彌迦羅並不如檀那闍耶般有權勢,說不可輕易送走她。彌迦羅心想為何毘舍佉會做出這樣魯莽的行為。

第二日,彌迦羅在吃東西。有一位比丘在門前化食,彌迦羅沒有理會,只顧繼續吃。毘舍佉看到這情景,於是走出去對人說公公在吃剩餘的飯菜。彌迦羅聽到毘舍佉這樣說非常憤怒,因為自己在吃新鮮食物,因此決定把她送回沙祇城。彌迦羅對毘舍佉說她不適合在這家庭,自己在吃新鮮食物,但她卻對人指這是剩餘的,這是說謊的行為,吩咐她返回沙祇城。毘舍佉回答嫁給富樓那凡達那時,父親聘請八位長者來照顧自已,若果她做錯任何事情,他們會指正。她說彌迦羅應詢問他們自已有否犯錯,然後作出裁決。彌迦羅同意毘舍佉的建意。

這八位長者問毘舍佉是否做錯事,彌迦羅說出之前的事情,指她說謊。他們問毘舍佉是否曾經這樣說,她回答是。然後他們又問為甚麼她要這樣做。毘舍佉說當公公吃東西時,她在背後扇風,看見一位比丘等候食物,但他沒有理會,只顧自己享用。她心想公公正享用前生賺取的東西,前生做了善業,今生能夠受益。但今生他沒有作任何的善行,沒有為來生積聚善業,因此吃的都是「剩餘的食物」。

長者問彌迦羅的話是否真確,彌迦羅回答是。事情得以解決。毘舍佉說自己是清白的人,沒有犯錯,現在可返回娘家。彌迦羅對她說不要生氣,可繼續留下。毘舍佉說自已是佛教徒,若果不能聽比丘說法,不能留下。彌迦羅同意讓毘舍佉舉行佛教儀式。毘舍佉說佛陀在舍衛城,她想請佛陀到家供養。彌迦羅表示同意。

佛陀到來後,毘舍佉請彌迦羅一起禮敬佛陀。當時一些裸形外道同在彌迦羅家中,他們阻止彌迦羅見佛陀。彌迦羅吩咐僕人對毘舍佉說自己不會前往。佛陀和比丘吃過午飯後,佛陀向毘舍佉說法作為道謝。彌迦羅聽到佛陀清晰的聲音,心中感到很喜悅,成為了入流果。入流果是指踏入八正道的人,引領人們到涅槃,消除所有的污泥。八正道的開始是信,終點是智慧。信是指佛陀的信心,智慧使心變得純淨。當人心中存有信,便不會再相信其他宗教,十分堅定,不會動搖。

有一日,舍衛城舉行節慶,毘舍佉前往祈樹給孤獨園見佛陀。她把結婚首飾交給女僕,認為不適宜配戴昂貴的首飾到寺廟。見過佛陀後,毘舍佉跟著看看寺廟的比丘們有甚麼需要。離開寺廟時,女僕忘記帶回首飾。毘舍佉對女僕說若有比丘觸摸過首飾,就不要取回,留給寺廟。阿難陀看到首飾,報告佛陀。佛陀吩咐阿難陀收拾好首飾,待它的主人取回。當女僕到了寺廟,問阿難陀有否見過首飾。阿難陀說已經收拾好。女僕告訴毘舍佉,說阿難陀找到首飾。毘舍佉說首飾現在屬於寺廟,自己不會取回。毘舍佉然後說首飾對寺廟沒有用處,她會取回首飾變賣,然後把所得的金錢用於寺廟。

毘舍佉出售首飾的消息傳出後,因價錢昂貴,沒有人購買。最後,毘舍佉自行買下首飾。她對佛陀我說希望為寺廟做點工作,佛陀建議她興建一所新寺廟。後來,毘舍佉依照佛陀的說話,在舍衛城建一所寺廟,由目犍連負責監督工程。九個月後,寺廟建成。毘舍佉請求佛陀在新寺廟結夏安居,佛陀接受她的邀請。

(篇幅太長,下回再說)

2014年2月5日星期三

Do Much Good (II)

As from a heap of flowers many a garland is made, even so many good deeds should be done by one born a mortal.

Ven. Nàrada, Dhammapada

Ven. Kakkapalliye Anuruddha Thera解釋了以上的偈誦。

正如一個花環由眾多的花朵製成,同樣人亦應做很多的善行。

這首偈誦與佛教女居士毘舍佉 (Visàkhà) 有關。

在佛世時期,印度分為十六個國家,例如摩揭陀和喬薩羅,它們互相兼併,建立更大的國家。它們部分是部族國家,部分由國王統治。摩揭陀有一富翁孟達卡(Mendaka),他的兒子是檀那闍耶 (Danancaya),孫女就是毘舍佉。毘舍佉嫁給舍衛城富翁彌迦羅 (Migara) 的兒子富樓那凡達那 (Punnavadahana)。摩揭陀和喬薩羅都是富裕的國家。

摩揭陀有五名富翁,喬薩羅只有一位。有一日,喬薩羅想向摩揭陀借一名富翁,以增加國家的名聲。喬薩羅由波斯匿 (Pasenadi) 統治,摩揭陀的國王則由頻婆娑羅 (Bimbisāra) 統治,波斯匿想向頻婆娑羅借一名富翁,因此派信差前往。波斯匿與頗婆梭羅是親屬,兩國締結婚姻聯盟。波斯匿的父親摩訶喬薩羅 (Mahākosala) 有一女兒喬薩羅黛維 (Kosala Devi),她嫁給頻婆娑羅,以迦尸 (Kashi) 作為嫁妝。頻婆娑羅與喬薩羅黛維生了阿闍世 (Ajātasattu),頻婆娑羅後來被兒子所殺。波斯匿對阿闍世弒父的行為非常憤怒,於是向摩揭陀發動戰爭,戰勝並取回迦尸。

頻婆娑羅認為不可借出富翁,因會這使國家貧窮,決定把留著五位富翁。頻婆娑羅為滿足波斯匿的要求,於是打算派檀那闍耶到喬薩羅。後來,波斯匿把檀那闍耶帶回喬薩羅。在往喬薩羅途中,檀那闍耶問所處的是甚麼地方。波斯匿說這是喬薩羅的一部分。檀那闍耶表示想留在該處生活,不前往人煙稠密的首都舍衛城。於是波斯匿就在該處建立城鎮沙祇城 (Saketa)。沙祇城與舍衛城很接近。 檀那闍耶在沙祇城生活,女兒毘舍佉也在當地出生。

舍衛城富翁彌迦羅想為兒子富樓那凡達那找一位妻子。富樓那凡達那不願意結婚,後在父母的催促下,他說若果有女子擁有以下的特徵,包括烏黑長髮、整齊的牙齒、身材均勻、皮膚光亮和樣貌年青,他就願意結婚。彌迦羅派出八位波羅門,帶著一條金頸鏈,四出找尋適合的人選,說若找到符合這些條件的女子,便把金頸鏈交給她,並帶她回來。

這八位波羅門到了很多地方,也找不到人選。後來,他們到了沙祇城。當時是沙祇城的開放日,人們可四處遊玩。當地的年青男子會在該日向心儀的女子提親。毘舍佉與親友外遊,波羅門看到她符合她四個的條件,但看不到她的牙齒。為看到她的牙齒,其中一位婆羅門說誰人與她結婚的話就會挨餓,喻意她是不幸的人。毘舍佉說她並非不幸的人。婆羅門因此看到她的齒,證實她擁有以上全部的條件,希望她能嫁給主人的兒子富樓那凡達那。他們對話時,突然下起大雨來,人們急忙奔跑找避雨的地方,但毘舍佉沒有這樣做。婆羅門問她為甚麼不跑。毘舍佉是聰明的人,她回答世上有四類人和動物是不會公開奔跑的,第一類是國王,因為人們會嘲笑他。第二類是王室大象,因為這就會與其他大象沒有分別。第三類是修行者,因為人們會嘲笑他。第四類是婦女,因為這不符合禮儀。

波羅門返回喬薩羅,報告彌迦羅找到適合的人選,富樓那凡達那與毘舍佉的婚訊在當地傳開。波斯匿知道毘舍佉是檀那闍耶的女兒,因此想與彌迦羅一同前往辦理婚事。檀那闍耶知道後,感到十分憂慮。他問毘舍佉怎樣招待波斯匿和彌迦羅。毘舍佉吩咐父親作好各樣安排。提親的事情辦妥後,檀那闍耶決定製造一樣特別的首飾給女兒作嫁妝,他用了大量的金錢來請金匠製這首飾,費時四個月來完成。

結婚當日,檀那闍耶給予毘舍佉教導,以適應日後的婚姻生活。

  • 不要讓家中的問題外揚,家庭有很多問題,問題應在家內解決,不要在外面討論;
  • 外面的問題不要帶回家;
  • 借東西給會歸還的人;
  • 假如親友向你要求東西,要滿足他們的要求,不應考慮;
  • 在家要格外小心,要尊敬長者,不要佔用高座。吃東西前不要先吃,要讓長輩和丈夫先吃;
  • 尊敬和保護家中的火,要舉行火貢儀式。要尊敬公公和婆婆,他們在當時被視作家中的神。

檀那闍耶以個人的經驗,給女兒毘舍佉一些有用忠告。

(篇幅太長,下回再說)